劉心宇:人生只有一次,勇敢地跟著自己的心走吧!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4-21 17:00

植劇場系列新劇《夢裡的一千道牆》結合了愛情、親情與驚悚的部分,許多人害怕鬼而不敢看,但或許你能試著了解「鬼」的動機,為什麼會想留下?為什麼會走不了?

 

當劉心宇遇上江雨霏

 

劉心宇在《夢裡的一千道牆》中飾演江雨霏,她是一個新時代女性,對於自己想做的事情都會努力去爭取,並不會因為自己是女生而讓任何事在她身上有包袱或阻礙,當時劉心宇曾對雨霏寫下一句形容:「不會去向世界撒嬌的一個人」,她其實不是想要證明女生也可以很有能力,她只是單純認為這個世界就應該是只要我努力,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

 

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劉心宇的想法和江雨霏是很相像的,她們都對於想做的事有絕對的執著,即使遇到困難,也願意去接受它、面對它,因為她相信所有的困難都會成為生命中的某種能量,劉心宇對於人生的目標就是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並且更了解自己,而現在的心理師和演員雙職的狀態其實是大學以來預設的目標,某種程度上劉心宇確實走在自己的人生軌道上,雖然每個階段想法都會轉變,但每當覺得累、覺得走不下去的時候,回頭看看就會發現她的確在過自己想過的人生,原本的負能量也會消散不少。

 

 

外人對於劉心宇的印象往往會有種「淡如水」的感覺,好像遇到什麼事情在她身上也看不出一絲的波瀾,但其實她的內心是十分火熱的,只是不會那麼明顯地表達出來,許多演員會覺得自己今生非表演不可,不做表演就不知道自己能幹嘛,而對劉心宇來說她心裡一直清楚自己想要做什麼,而且也堅定地往這個方向邁進,但她從來不會覺得自己做這些事好像很勇敢或是多了不起,「其實我就只是在做我喜歡的事情而已,也沒什麼好需要多說的。」劉心宇說。

 

不管做哪個行業都沒有所謂的好壞之分,只是取決於你想不想,還有你願不願意堅持下去,劉心宇希望能傳達給大家:「如果你有什麼非做不可的事,那就勇敢去做,因為你不會知道人生的下一秒會發生什麼意外,如果到了無法由己的時候才後悔,是不是很可惜呢?人生只有一次,跟著自己的心走吧!」說著這話的劉心宇眼神閃閃發亮。

 

拍攝時遇到的困難

 

在拍攝過程中劉心宇覺得很大的困難都是來自於自己心裡的壓力,除了知道整個劇組都在趕殺青,無論是演員還是工作人員都很累,那個壓力是即使自己是新人,對拍攝還有很多不了解,卻知道不能拖到大家的時間,再加上沒有太多時間跟導演磨好這個角色,在表演上多少會產生壓力;經過這次的拍攝經驗,劉心宇也發現看劇本時的想像跟現場的樣子會有很多不同,以前演舞台劇都是經過精心的排練,演員會知道現場的樣子跟道具,但拍攝電視劇卻是到現場才會知道道具是什麼、自己身處在怎樣的環境中,很多很多的細節都必須自己去調適和克服。

 

當心理師碰上演員...會激出什麼火花?

 

當初為了瞭解江雨霏的記者工作,劉心宇特地去電視台拜訪了幾位新聞工作者,在交流的過程中,劉心宇感受到了他們身上有著那種對於可以接觸新聞而散發出來的熱情,以及談吐間自然流露的自信與率性,這也讓她重新思考「熱情」到底是什麼?「我想我喜歡用五感體驗人生的感覺,喜歡與人深刻交流,感受語言或身體的流動」這是劉心宇的答案。

 

心理系出身的劉心宇在學了表演之後,讓自己感性的層面更具象化地展現出來,以往在做角色功課時,都會先去分析劇本、角色,但後來發現,做太多這種文本的分析,其實會干擾劉心宇的表演,讓她在鏡頭前看起來有所保留,所以這次在做江雨霏的功課時,劉心宇試著不要做太多的分析,去拜訪記者時也盡量去感受他們散發出來的氛圍,讓自己投入當下的情境和情感的交流裡面。

 

 

演員都需要一直去探討、挖掘自己的內心,當被問到有心理師的背景對劉心宇來說有比其他人更認識自己嗎?「應該是有吧!」劉心宇不好意思地大笑,「不過我覺得透過角色也讓我更了解自己,每個角色都開啟我所沒看過的樣貌,找到我從沒發掘過、隱藏在我內心深處的東西,就好像我的角色打開了我心裡面的那扇門一樣。」劉心宇說。

 

身兼心理師和演員雙職,兩者有相似也有相異的地方,但對劉心宇來說反而是有相輔相成的作用,心理師必須在情緒的交流中還保持著一份冷靜;而當演員就可以沈浸在當下的情緒當中。但這兩個工作都是針對某一個人去做探討跟了解,而面對患者和角色時都會自然地產生一種同理心,想要去感同身受他的狀態。

 

有心理師的背景,讓劉心宇在面對各種角色時比較不會產生懷疑,許多人看到角色時可能會疑問:「真的有這樣的人嗎?」但是有著許多臨床經驗,劉心宇可以立刻搜尋腦中的資料庫,比起一般人,她的確看過更多極端的案例,所以她相信現實生活中就是有這樣子的人存在,在做角色功課時,也比較能有具體的想像。

 

和其他演員面對到的困難不同,對劉心宇來說,「傾聽」反而成為她的障礙,因為很多老師都會告訴學員們,一位好的演員一定要是個很好的聆聽者,但「傾聽」這件事對她而言從來都不是問題,但必須面對的就是在拍攝當下,很容易不小心職業病上身,一時忘記自己在演戲,開始真的在聽對手演員講話,所以之前王小棣老師就曾對劉心宇唸道:「你太認真在聽他講話了!」因為演員在表演當下應該要像白紙一樣,很中性地聽對方說話,「我會不自覺把角色丟掉,默默來到心理師的身份,所以我的功課就是提醒自己應該要在角色底下。」劉心宇說。

 

娛樂也是一種共鳴

 

 

當被問到希望觀眾從你的表演中得到什麼時,劉心宇笑著說:「只要有娛樂效果就好了!」因為她在學校當心理諮詢師的時候,遇到很多學生時常會聊戲劇、聊明星,那時劉心宇才領悟到,這些就是能帶給他們一種娛樂,成為生活中的調劑,其實娛樂也是某種程度的共鳴,「當演員能讓觀眾在某個時刻笑了,或是讓他有所感覺,那就夠了。」劉心宇說。

 

不過在面對角色時,劉心宇是抱持著敬畏的心情的,因為她認為所有的角色都是來自於真實的生活,劇作家筆下的角色肯定是某一個人生活的縮影,而她相信觀眾在看這個角色時,也一定會有人覺得:「啊!這就是我曾經歷過的事」或「對!這就是我的心聲」,這就是所謂的共鳴,所以身為表演工作者,在處理每個角色時都應該知道這是一件背負重量的事情,不能隨意待之也不能看輕它帶來的影響力。

 

雖然在演員這行還算是個新人,但劉心宇認為一位好的演員必須具備的條件是擁有「健康的身體和變態的心理」,其實各行各業在某種程度上也都必須具備這兩種條件,劉心宇希望大家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首先要先擁有健康的身體才有體力打拼,而變態的心理就是用瘋狂的意志去探索自己的人生,就像她在前面提到的:「如果你有什麼非做不可的事,那就勇敢去做吧!」

 

《夢裡的一千道牆》 第二集預告:

 

 

(照片及影片皆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