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Saifedean:比特幣使我們遠離「高消費主義社會」!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碳鏈價值/FloodedStrand/張詠晴編譯 2018-12-05 16:40

 

《比特幣本位》(The Bitcoin Standard)作者、經濟學家Saifedean Ammous在慕尼黑新書發布會上,發表了一場精彩的演講,本文為其演講的第二部分 。在演講中,他提到了資源稀缺的相對性,唯一真正稀缺的資源是人類的時間,以及為什麼比特幣可以充當人類時間量度的價值儲存。

 

Saifedean的演講富有啟發性,以下是演講影片內容整理:

 

強勢貨幣將改變鼠目寸光的「高消費主義社會」

 

如果擁有一種能將價值很好的儲存到未來的介質,這對社會會有什麼後果和影響呢?在我所撰寫的書籍《比特幣本位》中,有三個章節在討論這個問題,其中我主要對比了20世紀現代社會與19世紀金本位社會。

 

你知道,我們都愛想像這個社會是不斷在進步的,生活都在越變越好,這是我們被教育出來的看法,但是在許許多多方面都不是這樣的,委內瑞拉就是一個事物並不是越變越好的例子。

 

但是惡劣的例子不僅僅只有委內瑞拉。你想想看,19世紀的人們通常更傾向於儲蓄,為什麼他們儲蓄更多呢?為什麼他們不去消費,然後買許許多多他們根本用不著的東西呢?當然或許因為那時候並沒有太多(花哨)的產品。

 

但我認為更重要的原因是:如果人們的財富足夠保值,人們的錢財能夠像黃金那樣使價值跨越時間,你就會更少的消費;當然你也不會完全不消費,因為我們需要生存。但是,如果我告訴你,你的錢明年就會貶值10%,你就更傾向於消費掉它。就像委內瑞拉一樣,人們領到工資的第一天就會去把它花了。如果通貨膨脹越明顯,人們就越傾向於快速消費。

 

那些使用比特幣的人,會發現自己的資產在升值(儘管有漲有跌,但大體趨勢是漲的),而你的美元、歐元通常是一直在貶值,你不如花掉它們。所以與一百年前的人們相比,我們這一代人並沒有一種儲蓄的文化。我們不儲蓄,我們不停的消費。

 

我們先是消費我們父母的錢,直到他們不再給我們錢,然後我們開始向銀行貸款,然後我們奴役自己一生的時間來償還貸款_如果能還清的話。還清了這個貸款的代價,就是你又去貸了更多的貸款,就像你剛還清你的教育貸款,然後你又背上了房貸,如此往復。而一百年前這些東西都根本不存在,而那時,你一生都在累積財富,然後傳承給你的下一代,然後他們又累積更多財富,才又傳承給他們的後代,人們都盡可能少的浪費,都儘可能的多累積。

 

現代的社會價值觀已經演變成了「高消費主義」。人們每個月消費自己賺的95%-105%的積蓄,然後還認為這是正常現象。我認為,你無法將這些現象,與我們現在的貨幣在不斷貶值隔離開來,而這些因素都使人們從有遠見變得更加鼠目寸光。

 

這並不只在金融領域被體現出來。在我的觀點中,這同時體現在藝術創作中,體現在社會風氣中,體現在家庭紐帶(關係)中,體現在人們是否有追求的長遠目標中。

 

500年前的藝術家們,通常都花幾個月在他們的傑作中,如今要是幸運的話,可能就花了幾個小時。我們不再有創作出來傑作的音樂巨匠,我們有了短暫的3分鐘歌曲,有些時候再電腦上點點按鈕,就很快形成了一首歌曲。

 

房子、建築在我的書中沒有討論,因為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你只要全球任何地方旅遊,比較19世紀的建築和20世紀後的建築,結果是很驚人的,特別是在政府對建造有更多控制力的地方。你可以看到19世紀的建築物,那時人們建造的建築與世長存,而如今人們建造東西就是為了完成建造,去讓成本更低,然後政府就能說我們有了更多的住房。

 

因此,我認為強勢貨幣的社會結構和文化,對社會的影響結果將是巨大的。當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使用比特幣的時候,我們將見證互聯網上的一種新的經濟,就像一個新的國家被在互聯網上被發明瞭一樣。這個國家有它自己的「央行」,而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與美國貨幣政策或軍事政策獨立開來的「央行」,他們不能改變比特幣的貨幣政策,他們不可能關掉互聯網,人人都可以加入這個「國家」。

 

現在,人人都可以退出使用自己國家的央行,不管你在歐洲還是委內瑞拉還是美國,你都能加入這個互聯網「央行」,而這個互聯網「央行」是自動運行的,這是它最美的屬性。

 

這個 「央行」沒有經濟學家,沒有博士,沒有人能影響它。所有人的意見都是無關緊要的,如果你受夠了別人的意見,如果你受夠了別人拿你的貨幣來做一些你不喜歡的決定,比特幣就是為你而生的,這就是比特幣給我們提供的自由。

 

透過稀有性和沒有中心機構決策,它給我們了一個完美的價值儲存工具。中心決策假裝去幫助我們,實則恰恰相反。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經濟學家Saifedean:為什麼我認為比特幣將改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