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退出伊核協議 中東衝突危機再起
Knowing
合作媒體:界面 陳柏丞/編譯 2018-05-14 16:00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5月8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單邊退出伊核協議,並將對伊朗實施最高級別的經濟制裁。川普在兌現自己總統競選承諾的同時,毫不留情地推翻了歐巴馬在伊核問題上的「外交遺產」,這一行為將在中東地區引發難以預測的地緣政治後果。

 

川普為何「撕毀」伊核協定?

 

川普堅稱伊核協議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協定」,因為協定有「可怕的漏洞」。歸納起來,其「漏洞」包括兩個方面:其一,伊核協議未能遏制伊朗中遠程彈道導彈技術的發展。伊朗擁有先進的彈道導彈技術,在國內建立多個集生產、儲存、發射等多種能力於一體的地下彈道導彈基地。其攻擊半徑範圍覆蓋美國和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所有軍事基地,對戰區內的美軍反導彈系統構成重大威脅。其二,伊核協議並非永久有效,其有效期限只有10到15年。根據協定,伊朗在未來15年內將濃縮鈾儲量降低至300公斤,並在未來10年內大幅削減其運轉中的離心機數量。川普對伊朗政權有一種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認為「落日條款」的存在,只能延緩伊朗獲得核武器的時間而不能消除伊朗的「核武能力」。

 

簡言之,川普認為伊核協議只能迫使伊朗在短期內做出「戰術性」妥協,但長遠來看難以讓伊朗做出「戰略性」的轉變(即放棄核武計畫)。川普上任後,美國重新將伊朗視為在中東地區的最大威脅之一,並選擇與以色列和遜尼派沙烏地阿拉伯結盟組建「反伊聯盟」。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也認為,伊朗在中東地區謀求擴張主義政策,是敘利亞阿薩德政權、黎巴嫩真主黨和伊朗什葉派勢力的「背後黑手」。從本質來看,川普認為只要伊朗的政權性質不變,美伊關係就不可能達成和解。因此,川普在伊朗問題上的終極目標是通過「以壓促變」謀求伊朗的「政權交替」。

 

以色列扮演「助攻手」的角色

 

在抵制伊朗問題上,以色列一直扮演著重要的「助攻手」角色。在伊核問題上,以色列的立場一直與歐巴馬政府截然不同,在伊核協定達成後,「美以特殊關係」更是跌入歷史冰點。川普上臺後,積極修復美以同盟,確保以色列的安全成為美國中東政策的核心支點。美國不惜冒天下大忌,決定將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便具有極大的象徵意義。

 

以色列一直把伊朗視為最主要的安全威脅。在以色列納坦尼雅胡政府看來,伊朗是「懷有地區霸權野心的激進主義」敵對力量,製造核武器是伊朗核計畫的終極目標,經濟制裁難以消弭伊朗的「擁核意志」。一個擁有核武器的伊朗會對美國或以色列的軍事干預形成「核對沖」關係,從而形成地區霸權並對以色列的國家安全構成致命威脅,因此有必要對其進行遏止乃至軍事打擊。

 

在川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之前,納坦尼雅胡於4月30日搶先發表,在關鍵時間點公布伊朗發展核武器的「新證據」。今年年初,以色列情報特務局(俗稱摩薩德,The Mossad)從伊朗獲得大量秘密核計畫的檔案和電子檔,並暗中運回國內。根據以方對這些情報的分析,以色列總理堅稱伊朗「阿馬德」(Project Amed)的核計畫仍在進行中,並指控伊朗欺騙國際社會。川普在發表聲明時,也稱以色列提供了「具有說服力的新證據」。以方的「關鍵證據」對推川普的決策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引爆中東地區的高衝突風險

 

川普的「核心決策圈」似乎認同以色列對伊朗秘密發展核計畫的指控,這意味著美國與伊朗再次達成核協定的前景暗淡。伊核危機的繼續發酵,將在中東引發一系列的連鎖影響。

 

第一,伊朗重啟濃縮鈾項目風險。在2015年伊核協議達成之前,伊朗的鈾濃縮技術目前已取得突破性進展。一般而言,是否能提煉出20%純度的濃縮鈾,是判斷鈾濃縮水準高低的重要技術參數,獲得濃度為20%的濃縮鈾意味著完成了核武器級別鈾提煉工作的十分之九。從核發展過程本身來看,伊朗已能連續提煉出濃度為20%的濃縮鈾,意味著初步具備了生產核武器的能力。目前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已宣布準備重啟濃縮鈾專案,但同時表示將暫時留在核協議之中,繼續與除美國之外的五大國進行核合作。未來,五大國的外交斡旋將對伊朗核計畫的前景起到至關重要的影響作用。

 

第二,以色列與伊朗對抗局勢升溫。目前,以伊關係不斷趨於惡化。以色列指出,5月10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境外部隊「聖城軍」(Quds Force)向戈蘭高地發射約20支火箭彈,隨後以軍向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基地實施報復攻擊。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後,川普對以色列的袒護立場將助長以色列的反伊情緒,易導致雙方之間的軍事衝突升級,從而走向戰爭與和平的臨界點。

 

第三,油價反彈加劇中東地緣衝突風險。伊朗是OPEC的第三大產油國,並扼守海灣石油運輸的生命線——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目前,伊朗的石油產量大約為380萬桶/日,石油出口量超過200萬桶/日。美國再次實施制裁後,伊朗的石油出口量將大幅縮減,國際油價將繼續反彈。伊朗石油的「去產能」,將有利於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等石油出口國,財政盈餘的增加無疑會讓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國家在中東地區遵行更加積極的介入政策,從而使中東地緣格局更加複雜。

 

綜上所述,美國的出爾反爾和單邊行動違背國際契約精神,將促使伊朗重新思考擁核的必要性與迫切性。伊朗是中東地區的大國,伊核危機的升級將加劇中東局勢發展的不確定性。

 

(以上圖文由界面新聞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