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村淳:我知道自己只有35分,所以我比別人更用心!
Knowing
編輯部 2017-05-18 13:25

(示意圖/來源為Pixabay)

 

我在小學高年級的時候,曾經兩手提著裝滿巧克力的紙袋回家,但是升上中學之後,就與巧克力絕緣了。不過,我努力在籃球隊奮戰,個子矮、長相也差強人意的我,還是在三年級時交到第一個女友。

 

我的初戀女友是韻律體操隊的同年級女孩。韻律體操隊總是和籃球隊一起在體育館練習,我對她一見鍾情。她的形象與當時的熱門漫畫《鄰家女孩》中的女主角淺倉南重疊,練習彩帶與體操球的身影看起來相當耀眼。

 

我不敢向這麼耀眼的她告白,還是請好友代勞。儘管告白過程窩囊,但她還是點頭答應。我知道後高興得要命,整個人都飄飄然的。

 

於是,我們開始交往。雖然說是交往,但也只不過是在社團活動結束後碰面,一起回家而已(笑)。就算這樣,我還是非常開心。但是,這麼想的只有我而已……

 

僅僅一個禮拜,她就說:「我們分手吧。」我問她原因,她囁嚅著說:「因為,和田村同學在一起,一點都不開心。」

 

這讓我大受打擊,雖然我很開心,可是她並不這麼想,而我卻不懂她的心情……

 

被甩是一個打擊,但更大的打擊是,從前在班長、兒童會長選舉,或是籃球比賽等場合中,我總是身處在團體的中心,擅長在眾人面前說話、帶動氣氛,但是一旦和女生獨處,光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就耗盡全力,沒有多餘的心力傾聽對方的心情。我很後悔沒有發揮自己擅長的、能夠引出別人優點的談話技巧。

 

「和你在一起,一點都不開心。」被喜歡的女孩子這麼說,讓我一度跌落谷底。在中學三年級這個多愁善感的年紀,就被迫面對嚴峻的現實,反正我就是長得不高、不帥,連講話都很無聊……

 

但與此同時,我也心生反抗:「我才不會就這麼認輸!」

 

那次的失戀,讓我有了「我無法變成一百分」的自覺。就某種意義來說,算是看開了。我覺得,看開的人是最強大的。

 

這時我開始思考:「那麼,我是幾分的男人呢?」

 

不要說一百分了,無論外表、體格、學力、家世,從任何一點來看,都連一半的五十分也不到,我頂多只有三十五分而已。

 

認清這點之後,我把自己定位為「三十五分男人」,並且把目標鎖定在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與態度,才能把分數提高,即使只是再多五分也好。

 

因為自己什麼也沒有,能利用的,就只社交術。我只能找出適合自己的社交術,一點一點的強化自己。

 

就這樣,我開始從「加分」來思考。

 

 

本文節錄:【田村淳教你如何受歡迎:日本綜藝天王寫給為人際關係而煩惱的你】一書/下圖來源為時報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