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星辰:記得,要當個永遠的初心者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6-12-02 11:00

從《戀愛沙塵暴》中喜怒無常的恐怖情人任嬌嬌到《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下稱《姜老師》)中從來不願把心裡話說出口的姜淑貞,葉星辰似乎在很短的時間內經歷了兩段非常極端的人生。

 

從嬌嬌轉變成姜老師

 

當時《戀愛沙塵暴》殺青後一週,葉星辰就馬上進入《姜老師》的劇組,她覺得這個調適是很可怕的,因為只有一週的時間要快速進入角色,《戀愛沙塵暴》是一部節奏非常快的喜劇,而《姜老師》相對來說比較深沉,壓迫感也很重,所以當時葉星辰選擇讓自己講話的語速、走路的步調,甚至是思考都放慢,「我自己認定嬌嬌有屬於她的『嬌嬌語』,所以我把她的聲音設定為音頻非常高的女生;但在詮釋姜老師的時候,我會盡量把語調、速度都降低」在角色的轉換中,葉星辰做了這樣的改變。

 

我要跳脫大家對我的印象

 

「我其實一開始完全沒辦法進入嬌嬌這個角色,因為我們拿到劇本時通常都會先挑出角色跟自己的共通點,但我發現竟然一個都找不到!嬌嬌跟我本人差了十萬八千里,雖然曾經討論過我是不是不該接下她,但後來還是覺得我必須嘗試。」

 

許多人在《戀愛沙塵暴》之前可能就認識葉星辰了,她曾經在電影《KANO》中演出阿靜這個角色,而也是在《KANO》之後讓葉星辰覺得自己有點被定型,有一段時間一直演類似的東西,所以當時接到任嬌嬌,雖然挑戰很大,但還是覺得或許這是一個能擺脫大家對她既定印象的機會。

 

原來嬌嬌是一個艱鉅的任務

 

 

很多人在還沒做以前都會認為事情應該沒有想像中那麼難,但葉星辰在真正進入拍攝時才發現這是件非常艱鉅的任務。北村豐晴導演是一位非常風格化的導演,他在現場都會要求演員要開到一百給他,但葉星辰一開始接收到太多人對於嬌嬌這個角色的想法,讓自己越來越混亂,甚至把自己鎖在一個框框裡,問自己說:「我真的要這樣做嗎?」「我真的要開100%嗎?」「觀眾看到這樣的葉星辰會不會覺得很奇怪?」但是當這一道牆自己築起來的時候,整個人就會無法去演出,導演也看得出來她的狀態不對。

 

那一段時間讓葉星辰覺得挫折感極大,怪自己為什麼會排斥嬌嬌,為什麼做不到導演的要求,但有一次她自己靜下心來想:「我是不是可以試著打開這道牆,去接納導演的東西,也讓我自己釋放出來。」在那天之後,她自己突破了那道牆,拍攝也就越來越順利。

 

為了適應嬌嬌這個角色,葉星辰踩著高跟鞋去逛百貨公司、觀察名牌店裡的客人、去高級的spa店跟店員聊天,後來發現她原本以為的千金大小姐其實跟想像中不同,這些客人看起來都跟常人無異,差別可能是在行頭和氣勢,而葉星辰認為前期的嬌嬌碰到的問題就是「氣勢」,那一個理直氣壯的感覺是她沒有的。

 

但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氣勢哪能是一時半刻可以顯現出來的呢?所以葉星辰自己創了一條新的路,她開創了可愛版的嬌嬌,雖然有別於導演原本設定的浮誇嬌嬌,但大家看過葉星辰的表演後,都覺得這是最適合她自己以及這個角色的樣子。

 

所以拍攝完《戀愛沙塵暴》後,葉星辰也學到了心境的轉換,「你必須要接納,必須要適度的改變自己。」

 

心裡要有表情才會有

 

在飾演姜老師的時候,葉星辰把整個人的動作和眼神都慢下來,她在拍戲時常被導演盯的一點就是眼神很碎,因為想事情時眼睛會無意識地動很快,雖然一直嘗試著要去控制自己的眼神,但還是非常難,導演一直告訴葉星辰說:「心裡要有表情才會有」,意思就是,心裡要有這些事情,表情才能讓觀眾感受得到,所以在融入角色時心裡思考的東西、眼神的控制,都是她一直在學習,並且尋找方法的。

 

在進入角色的時候,前期的作業都只是調適,演員只是去揣摩、去想像,但在正式拍攝之後就會慢慢陷下去,「在拍攝《姜老師》差不多三到四週的時候我覺得很恐怖的是我整個人開始很緊繃,不只肩膀變得非常僵硬,每一天晚上也都睡不好,甚至是收工回家還是處在那個緊繃的狀態。」葉星辰回憶道。

 

或許是當時葉星辰整個人融入姜老師的角色,導致有點出不來,「那時候心情一直都很悶,好像有很多事積在心裡,但又說不上來,還常常很想要哭,後來想想,可能姜老師遇到太多恐怖的事情,而她又總是放在心裡不說出口。」這是葉星辰心疼姜老師,也從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因為她們都屬於遇到天大的事也不說出來的那種人,所以平常葉星辰都會用運動、做菜、哭來抒發自己。

 

為什麼我就是做不到一百分?

 

 

在拍《姜老師》的時候遇到最難的就是因為導演是個指令非常明確的人,通常一聽就懂,但葉星辰卻時常覺得自己達不到他百分之百的要求,「導演腦袋中清楚的知道那個畫面應該是什麼,但可能跟我們的理解不同,所以當我們要去執行那個指令時,頂多做到80%,那個會讓我很氣自己,我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但為什麼我就是做不到一百分?」葉星辰說。

 

相比不同的戲劇路線,葉星辰認為節奏很快的喜劇反而簡單一些,因為《姜老師》有很多是不講話的戲,這代表著要完全只用眼神、表情去表達,不只要控制眼神的速度,心裡也要融入角色跟她想一樣的事。

 

從這兩個角色身上,我都學到了「勇敢」

 

雖然任嬌嬌和姜淑貞是完全性格迥異的兩個人,但葉星辰從她們身上都學習到了「勇敢」。

 

在拍《戀愛沙塵暴》的過程中,葉星辰養了16年的貓生病過世了,當時貓過世後拍的就是嬌嬌的主戲和亦得喪禮的戲,那段過程對她來說是非常痛苦的,在亦得喪禮時要跟他告別的那一段,「我投射自己在那場戲裡面,我也在跟我心愛的人道別」,在拍那場道別戲時,對葉星辰來說,不管是亦得還是貓,在那一刻、那個心情已經融合了,不是想著誰,而是感受到心愛的人真的離開她了。

 

但拍完那場戲之後,葉星辰感覺到嬌嬌的放下也讓一塊一直壓在她心裡的重石消失了,對她而言,嬌嬌讓她學會了「勇敢放下」。

 

姜老師其實是一位心靈受過傷的女生,不太容易說出心裡話,也一直扮演著傾聽者的角色,她在大學的時候被性騷擾,當時卻放棄提告,這也反映出現在社會有很多人在面臨這件事情的隱忍和退縮,不過姜老師在後面的轉變非常強大,她的勇敢也代表著曾經經歷過這些事情的人心境的轉換,所以從姜老師身上,葉星辰學到了「勇敢面對」。

 

希望觀眾不要預設立場

 

一般在新聞上看到性騷擾事件,我們可能都會指著電視罵說:「這種人就是該被處罰呀!」「怎麼不踹他個兩腳?」但葉星辰也曾經歷過類似的事情,她才發現,原來當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當下腦袋會是一片空白的,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所以當大家看到姜老師的經歷時,也不該預設立場覺得她理所當然要怎麼做,因為真的沒有那麼簡單。

 

演繹這兩個角色時,哪些事是你沒有嘗試過的?

 

 

《戀愛沙塵暴》是葉星辰很多的第一次,包括第一部嘗試這麼風格化誇張的喜劇、第一次拍吻戲、第一次踩高跟鞋逛街、第一次做指甲等;而姜老師則是她第一次嘗試床戲,葉星辰說當時在拍戲過程中完全沒有緊張的感覺,但在看回放的時候才覺得「天啊!我在幹嘛呀?怎麼好像很over?」而且當時是在一個很小的房間,原本有架一個攝影機在旁邊,後來是導演自己走進來拍,整段拍攝對葉星辰來說是一個很難得的經驗。

 

表演有點像是牛在反芻

 

對葉星辰來說,表演像是演員生命的經驗,可以用「牛在反芻」來形容。演員在看劇本的時候會想到自己曾經的某些時刻,是跟劇情有些雷同的,透過自身的經驗加上劇本,內化成自己的東西,再向外傳達給觀眾,「就很像是牛在反芻」葉星辰笑著說。

 

而透過表演讓葉星辰更加認識自己,「像是嬌嬌讓我發現心中也有想要任性的那一面,我原本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叛逆期,也很逆來順受,但在我看完《戀愛沙塵暴》之後,靜下心來思考會發現,其實那一份任性一直都在心裡,只是我自己控制住了而已,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會有這樣的一面,只是比重的問題,嬌嬌可能是把每一個女孩不敢表現出來的任性表現出來而已。」葉星辰說。

 

希望觀眾能從劇中認識自己

 

葉星辰希望觀眾能夠像她一樣從角色中更認識自己,「我覺得認識自己太難了,我很高興很多粉絲看完《戀愛沙塵暴》之後,傳訊息給我說很開心我把嬌嬌演出來讓她們看,這讓我有一種被認定的感覺,我從嬌嬌身上看到自己不敢釋放的任性,很多觀眾可能也是這樣,所以等於我跟觀眾是一起在角色中找到自己。」

 

姜老師也是如此,葉星辰因為這個角色而被啟發,如果時光倒流,讓她再次遇到同樣的事情,從姜老師的身上學到勇敢的葉星辰或許有勇氣去制止他、阻止事情發生。

 

「其實這個社會中一直在發生一些很恐怖的事情,但更恐怖的是我們一直沒有勇氣去面對它們,包括自己也是。」很多事情你可能想要逃避,讓時間去淡忘,但這個東西不會因此消失,它會一直存在於身體裡面。

 

所以葉星辰希望大家能透過她演繹的角色、參與的戲劇去認識自己、面對自己。

 

認識自己也認識他人

 

 

 

葉星辰覺得接到很多種不一樣個性、職業的角色,下戲之後,在日常生活中也會遇到這樣子的人,而演繹過、接觸過這樣的角色,會讓她用不同的方式去理解,甚至去包容他們。

 

「這個是我覺得作為演員的一種新啟發,平常大家看到某個人、遇到某件事可能會直接貼標籤,像是觀眾們一開始看到任嬌嬌就會直接認定她是嬌嬌女、瘋女人,但我在演繹她時,我發現她並非是大家為他貼上的那種標籤,而在最後一集,原本在網路上一直批評嬌嬌的網友,竟然會為她而流淚,這個就是觀眾在轉變,大家開始在包容她、理解她,而這個轉變也應該套用在生活中。」葉星辰說。

 

未來想挑戰衝突性角色

 

「前陣子我看了一個劇本書《先讓英雄救貓咪》,書裡面其實在教人家寫劇本,我覺得很酷的是書中寫的是在設定角色時一定要讓大家都很有衝突才會吸引觀眾,例如收賄的警察、女教官教唆女學生賣淫,這種很反差的關係,不管是角色還是故事都會很吸引人,而我也會很想挑戰類似這樣的角色,尤其是特別社會寫實、貼近人心的。」從葉星辰眼中,看出她對表演的熱愛,她還曾說:「如果可以,我要演到80歲!」

 

出道前後心態的差別

 

出道前與出道後的心態是完全不一樣的。葉星辰在大學四年級時開始拍廣告,畢業之後不太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還曾想說要不要回去做服務業,因為她曾經在冰淇淋店打工,只要看著大家來買冰淇淋那個開心滿足的表情,她感覺自己也會被感染那個開心的氛圍,所以那時候對於是否進演藝圈並沒有想那麼多;葉星辰是在經過《KANO》的表演訓練之後,才發現自己喜歡表演,不只是想要做這件事情,而且是想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從那之後開始認定自己想要成為一位專業的表演者,而這份堅定也在她的心中得到明確的定位。

 

生活過好即可

 

雖然演過電影、拍過電視劇,葉星辰仍然不認為自己是「明星」,「我不會覺得我現在的身份一定要得到怎樣的排場或待遇,對我來說『自在』就好,顧好我自己的工作,不用追求太多光鮮亮麗的東西,因為生活過好即可。」葉星辰強調。

 

有看過葉星辰私下的照片,就不難看出這個女孩的自然,「我私下就是眼鏡、包頭、帆布袋」,所以曾經發生過坐捷運時遇到粉絲,粉絲竟然說「你怎麼可以坐捷運」,讓她不禁莞爾,「不然要搭什麼呢?」她笑著說。

 

演員只是我的份內工作

 

許多人可能認為身處演藝圈的人離我們遙不可及,而葉星辰以前的朋友也會覺得她入了這行好像地位攀升、賺很多錢,但葉星辰說:「其實這都只是工作,我還是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就像『這個人是Q Place的員工、那個人是劇組的燈光,而我只是一位演員』這只是我的份內工作而已。」呼應了她前面說的「生活過好即可。」

 

演戲就像跑步

 

演戲對葉星辰來說就像跑步,跑馬拉松的時候身體很痛,感覺就快到極限了,但看著終點就在前方,就會不自覺地告訴自己要撐下去,「演員的路就像是跑馬拉松一樣,不容易,可能會跌倒、會受傷,但我不會放棄。」

 

就像是馬拉松選手一般,葉星辰期許自己要當個永遠的初心者,每個人都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她希望自己能一直用這樣的心態去生活。

 

《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片花: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