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盪出更多想法,區塊鏈跟科幻小說其實密不可分!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Apatheticco/張詠晴編譯 2018-10-11 14:55

「我想寫一些我喜歡的人,將他們放在一個虛構的世界裡,而不是我們真正擁有的世界,因為我們實際擁有的世界不符合我的標準。」_美國科幻小說作家Philip Kindred Dick

 

當我們談到科幻小說時,我們會談論些什麼?科學讓我們以不同的方式想像這個世界,而小說則讓我們想像其他生活中的其他自我_而且,也像科學一樣,讓我們以不同的方式想像這個世界,或者想像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從某種意義上說,技術讓兩者的結合得以實現,將科學概念和創新轉化為改善人類生活的工具。想像力是一種預見,甚至是一種挑戰。

 

對前端科技的樂觀

 

許多廣受歡迎的科幻作品都是「反烏托邦」的警示故事:如果我們將過多的權力交給機器或國家,可能會發生什麼。衝突往往會成就偉大的故事,有時甚至將危險或黑暗置於極端,從而讓我們更加清楚地瞭解現實世界。

 

但科幻小說還可以講述樂觀光明的故事,比如自由主義的英雄、更平等的社會和更深層次的知識。樂觀主義在科幻小說中總有一席之地:希望、寬容開放、自由和愛情故事。

 

同樣,可擴展Web 3.0技術可能帶來的美好未來,為故事的講述者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個人、機構和社會都在科幻小說中交互、重疊。如果人們可以在沒有中央機關之調解的情況下互相合作,那麼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在缺乏中間人的情況下,人們將如何處理點對點的商業交易,建立信任和聲譽?當公司發展成網路時,工作會是什麼樣子?個人的生活體驗又會是什麼樣的?

 

事實上,包括谷歌、蘋果和微軟在內的一些Web 2.0的巨頭,已經聘請科幻作家向其員工展示「設計小說(用於設計目的之科幻小說)」,並與開發人員和研究人員團隊會面,展開討論。用戶研究和用戶體驗應該從講故事開始,並使用戶及使用情境更加立體。

 

科幻小說真的能激發出好想法嗎?問問Joe Lubin!

 

ConsenSys的創辦人和以太坊聯合創辦人Joe Lubin,是忠實的科幻迷。他最喜歡的三部作品就是1982年的經典電影《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由Ridley Scott執導,改編自Philip Kindred Dick的小說《機器人會夢見電子羊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Neal Stephenson的小說《潰雪Snow Crash》(1992)和《鑽石年代The Diamond Age》(1995)。

 

這些作品中是否存在去中心化體系結構的影子呢?你可以自己去尋找答案。

 

區塊鏈生態系統中的所有從業者,都應該挑戰自我,想像一下我們能對Web 3.0工具和產品做些什麼。如果我們不考慮人類的未來,我們就會遺忘我們正在努力創建的東西。

 

下次當你或你的團隊碰壁了需要撞牆或尋求靈感時,可以考慮閱讀一部科幻小說,或者更好的辦法是,自己寫一篇吧。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為什麼區塊鏈世界需要科幻小說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