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我們想成立文史人才的工廠
Knowing
余宗翰 2018-06-09 10:00

 

很多人出社會後就不看歷史了,除了缺乏動機,歷史書籍的厚重、不夠貼近生活等等都有所影響;但《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以下簡稱《故事》)團隊認為歷史可以是輕鬆有趣的,就像說故事一樣。

 

《故事》共同創辦人涂豐恩就讀台大歷史所時,嘗試易讀性高的歷史書寫,也在臉書開了「大人的世界史」粉絲團。2014年,涂豐恩和歷史所學長陳建守、筆名「謝金魚」的作家謝佳螢,共同創辦了《故事》平台。《故事》至今已和百位以上的歷史愛好者合作,發佈有趣的歷史文章,內容橫跨各國、各領域。

 

至今走到第4個年頭,《故事》除了在網路平台上推廣歷史,也希望能「虛實整合」、結合學校的歷史教育,期盼某些推廣企畫能幫助教育現場的老師。雖然《故事》的調性輕鬆,背後卻有很多想法與理念。

 

KNOWING新聞專訪《故事》創辦人涂豐恩、社群經理何昱泓、專案經理吳亮衡,以下為採訪精華(三人回答分別以顏色標示)摘要:

 

成立《故事》的動心起念

 

希望《故事》能成為學界與教育圈的橋樑,把學界最新的研究成果引進校園裡。很多老一輩的老師以前接受的台灣史教育比較少,偏偏台灣史教育是當前義務教育較為注重的,因此他們在教學現場可能會遇到很多問題,加上未來108課綱有很多關於東南亞、穆斯林的內容,老師可能不知道怎麼教;《故事》希望可以用歷史推廣平台的方式,支援教學現場。

 

事實上,現在已經有些歷史老師用《故事》的內容補充課程,也有學校請我們辦研習,跟老師們一起設計課程,而我們也能藉此測試能否與學校課程做連結。另外,108課綱還包含戶外實地踏察的課程,很多高中老師不知道怎麼做戶外踏察,那《故事》舉辦的歷史導覽小旅行或許能與踏察教學做結合。

 

因為很多人出社會後還想進修歷史知識,今年《故事》會以講座的形式開設歷史課程,教授大家平時比較少接觸的歷史。

 

(《故事》共同創辦人 涂豐恩)

 

對台灣的歷史教學有什麼觀點,想跟大家分享?

 

主要可分為兩點。

 

第一,即便課綱改變很多次,教學方法也不斷更新,但整體而言,大眾還是認為歷史是個背誦的學科,我們似乎花太少時間去思考和辯論;但歷史應該是一門需要思考的學問。

 

第二,過去我們花很多時間辯論台灣史與中國史的比重,可是對於台灣與中國以外的歷史,我們投注的關心卻太少太少了。每次出現課綱爭議,都有老師抱怨中國史教不完,但好像很少聽到有人說世界史分配的時數太少?我們認為,世界史的比重應該增加。

 

 (《故事》社群經理/專欄作家 何昱泓)

 

《故事》想給閱眾什麼樣的收穫?

 

我們有個slogan,「認識過去、理解現在、想像未來」。歷史就是藉由認識過去,瞭解自己現在處於什麼位置。

 

台灣是一個認同分歧嚴重的國家,我們覺得很多誤會源自大家不夠瞭解過去;《故事》想藉由歷史讓大家知道,每個人的不同認知有其歷史脈絡。我們希望《故事》的文章可以提供不同的看待歷史人物的角度,從不同的角度看會有不同的想法,進而讓閱眾得到更全面的瞭解。

 

其實看法分歧也不是壞事,重點是大家能否瞭解彼此?大家都有不同的立場與認同,但大家怎麼看待不同立場與認同的人?歷史可以幫大家想像每個人不同的未來,透過彼此理解走向下一個階段,而非不斷爭吵。

 

我們學歷史的人花了很多時間讀書,在歷史這個領域比別人知道較多的東西;但我們也無法直接硬梆梆地灌輸歷史知識給別人,別人可能覺得無趣,所以《故事》把歷史內容轉化為有趣的故事、講座、小旅行,告訴大家,看似生硬的歷史其實有很多好玩的東西。

 

(《故事》專案經理/專欄作家 吳亮衡)

 

《故事》想培育自己的寫手嗎?

 

有的,我們有內部的課程,教導實習生寫作的技巧。我們也設計寫作課程 ─ 寫作工作坊,並做為《故事》會員的優惠之一,先給他們體驗。(《故事》依每月訂閱金額不同有「故事初心號」、「專題製作號」、「瞰海旅行號」三種會員專案,會員福利有寫作教學、會員專屬電子報、講座優惠、小旅行優惠等等)如果會員的反應不錯,我們會擴大寫作課程的規模。

 

寫作課程今年會有更完整的規畫。為了讓寫手更認同《故事》,我們提供更多服務;比如當我們有合作的對象,會讓優秀的寫手接案,讓他們對《故事》平台有所認同;比起坊間只給稿費,我們還想經營優秀寫手的個人品牌。《故事》最終要做的是一個推廣歷史的平台,如果只是讓寫手們替我們寫專欄,有點可惜。

 

內容好壞決定著公司能否活得下去,所以我們需要很多優秀的寫手。站在公司的角度,我們想培養一群寫手去寫好玩的東西,並進行社會教育;站在市場的角度,我們想把歷史推廣的市場做大。這就像一個生態圈,一方面幫人做品牌,而這些品牌對《故事》也有幫助。我們要把《故事》做成人文知識的品牌,讓不同單位、領域的文章在平台上交流。

 

我們在2016年發現很多人喜歡看書評、書摘,所以創立一個叫《說書》的網站,受眾鎖定愛看書的人。《說書》最早只是一個專欄,但在《故事》這個品牌底下只能介紹與歷史有關的書籍;我們覺得它應該不只如此,所以把它分出來做另一個品牌。

  

《故事》未來會做影音內容嗎?

 

影像、動畫這一塊去年我們的募資影片出來後有很大的回響,所以《故事》今年決定要發展這一塊,也招收了一些影音製作的人才。

 

今年《故事》還會做線上廣播。有些會員或讀者跟我們反應,說他們在通勤或工作時無法看文字內容,用聽的比較方便。我們希望在Story Studio的基礎上可以再開闢一個新方向 ─ Story Radio。

 

現在有一些以說書出名的知識型網紅,你們會訓練自己看板人物嗎?

 

《說書》平台已經出來兩年了,因為我們人力的關係,比較沒有影音的部份,所以說書主要還是以文字內容為主。我們會舉辦一些活動,比如我們曾在圖書館辦過《說書時代》,以及其他不同系列的講座。《說書》剛開始做的時候沒有那麼多人做說書,但這幾年有很多人進入這個領域,比如囧星人、啾啾鞋等等。

 

(《故事》共同創辦人 謝佳螢)

 

說書也會像《故事》平台一樣培養寫書摘、書評的寫手嗎?

 

會,《說書》其中一個會員回饋就是讓會員每個月投稿一篇書摘,我們會修改,然後放在網站上曝光。未來也會做書摘、書評的課程。

 

現在《說書》的營運主要跟出版社合作,比如書摘的刊登,或讓專業的書評寫觀後評論。現在已經有很多出版社透過《說書》去曝光出版品,是出版社滿重要的曝光窗口。

 

《故事》與《說書》會不會互相幫襯?

 

其實兩方有各自的受眾,兩個品牌各自發展;但今年《故事》團隊擴編,我們希望可以整合兩個品牌,比如讓兩方的演講一起舉辦,有所交集。

 

跟《故事》的寫作工作坊一樣,《說書》也有回饋會員方案,會員每個月可以寫一篇書摘,我們會幫會員修改,然後放在網站上。現在已經有一些出版社在《說書》平台上蹲點,如果覺得某個作者寫得不錯就會透過我們談簽約事宜;若多家出版社都有意願,我們會幫該會員做篩選,選出最適合他的出版商,變成類似經紀人的角色。

 

(《故事》共同創辦人 陳建守)

 

對《故事》有什麼期許?

 

因為正規教育的改變茲事體大,我們期許《故事》可以在學校、課堂之外,創造其他學習歷史的機會,增加大家對這門學科的興趣;這是為什麼我們說「學校來不及教的,都交給我們」(《故事》在PressPlay上的slogan)。我們嘗試各種新鮮的歷史推廣方式,希望《故事》可以改變大家對歷史的想像,不再是教科書裡面硬梆梆的文字,而是活潑的、親切的、與生活有關的。

 

台灣有太多的歷史書是從大陸簡轉繁引入台灣的,但對岸的觀點可能「不夠台灣」,不見得與台灣人的生活有所連結。《故事》的文章很貼近台灣人的生活經驗,這是我們想做的。

 

很多人會問讀文史科系的人畢業後要幹嘛?所以我們有個夢,希望可以開創歷史人文教學的市場。如果過去沒有什麼工作機會提供給文史科系的人,那《故事》就要成立一個給文史人才工作的工廠。很多家長覺得子女學文史科系未來會餓死,所以我們想讓家長有信心,覺得學文史哲等科目未來不會餓死,反而有無限的可能性。


(圖片由《故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