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盛平:演員是全世界最脆弱也是最棒的職業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1-06 15:10

「到底誰是兇手?」在看完《天黑請閉眼》的第一集後,觀眾們開始當起柯南,熱烈討論誰是兇手,誰是無辜的,而有不少人疑問,飾演黃毓秀的朱盛平為何一直戴著毛帽,又為什麼會從草叢堆裡出現呢?

 

黃毓秀和朱盛平都是團體中的開心果

 

黃毓秀是個非常樂天但又有點少根筋的女生,雖然她常常不小心鬧出一些笑話,但她也是團體裡面的開心果,而這點跟朱盛平很像,因為她從小就是個喜歡為大家帶來歡樂的女孩,而令人傻眼的行徑也不只一兩件,有幾次她開車會忘記把鑰匙拿下來或是忘記關大燈,在生活上,她們都有點少根筋。

 

面對影視,是個全新的挑戰

 

 

舞台劇出身的朱盛平第一次碰到這麼大的戲劇,讓她覺得最困難的就是鏡頭表演,因為在舞台上就是用全部的肢體、所有的面部表情、聲音動作去詮釋一切,所以要縮小表演是需要一些時間去調整的。

 

朱盛平印象很深刻有一場情緒非常大的戲,一定會搭配上身體的動作,而這場戲分別拍了全景跟特寫鏡頭,但朱盛平都用同樣的方式去表演,就會發現在特寫中她的很多東西都被限制住,包括身體動作、頭的晃動,當時朱盛平感到很疑惑,在拍一個情緒那麼大的戲,卻感覺什麼都不能做太多的情況下,到底該怎麼呈現?

 

「幸好那時候張書豪指導我說,在這種特寫中你應該要用眼睛去表演,簡嫚書也跟我講在這顆鏡頭中你唯一會入鏡的就是頭跟手,所以除了眼睛,你還要善用你的手。」當下朱盛平突然領悟到該怎麼做,她也發現有時候要站在觀眾的角度去看自己,才能知道原本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在觀眾眼中可能不是這樣。

 

而這場戲對朱盛平來說意義重大,因為在那之前她沒有想過可以用眼球來表演,在很小的空間以及被限制的表演中,原來還是可以運用一些方法來達到很大的效果,這是朱盛平在拍《天黑請閉眼》之前沒有領悟過的事情。

 

每個角色都是活生生的存在

 

在《天黑請閉眼》中,黃毓秀是個沒有被社會化,甚至可以說是最單純直接的人,所以在挑戰這個角色上面,讓朱盛平覺得很有趣的地方就在於她讓自己回到最原本的感受,就是不要想太多,因為剛開始拍攝時,朱盛平一直被導演要求情緒在更多,但從頭到尾情緒都那麼滿,她很怕觀眾會不會受不了,但後來她發現,根本不用想那麼多,也不要覺得自己的詮釋方式會不會很怪,因為現實生活中就是真的有這種人存在,而且這樣子的人在這齣劇中是有點在帶領觀眾去思考,去猜測誰是兇手,也順便為觀眾發聲,表達「怎麼會這樣子?」「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不是大家都好好的,都是同學嗎?」黃毓秀就是這樣的性質和功能存在。

 

練習成為一個左撇子

 

在進行角色前置作業時,朱盛平經歷了一個比較特別的體驗,因為黃毓秀是一個左撇子,而朱盛平本身是右撇子,所以她開始從生活中改變自己的習慣,這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並不只是寫字用左手,而是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要習慣用左手,包括用左手刷牙、切菜、化妝等,等於把所有慣於用右手的生活習慣全都改成左手,而也是因為有了這樣貫徹的練習,讓朱盛平在飾演黃毓秀時,很多時候不用多想,第一反應就是使用左手,這也代表了當她進入角色裡面時,似乎很自然地會去做這些事。

 

演戲好玩的地方在於體驗、領悟、學習、離開

 

 

從舞台劇中朱盛平學習到從進入一個角色到離開,一定會從他的身上帶走什麼,但這不代表你能永遠沈浸在那個角色中,「我的一位老師曾經跟我說,離開角色時要一階一階地往下走,不然你就會摔死。」所以朱盛平認為不管是用什麼樣的方式離開角色,都一定要慢慢地離開,不然很可能會找不回自己甚至進不了下一個角色。

 

朱盛平曾經演過一個舞台劇「晚安母親」,劇中只有兩位女演員,就是媽媽和女兒,「從舞台劇一開始女兒就跟媽媽說她要自殺,在那一個小時中你會看到媽媽怎麼竭力去挽回女兒,到最後放棄,對著女兒說『我讓你去』,我之前就是演那個媽媽,那段時間真的非常痛苦,我感覺我沒有能力救我的女兒,我無能為力。」那段時間朱盛平變得非常感性、也特別容易哭,但她清楚知道那個劇本結束了她就應該要走出來,如果一直沈溺在角色當中,她可能會變得不再是原本樂觀開朗的朱盛平。

 

拉二胡幫助我更懂得情緒與節奏的拿捏

 

朱盛平從小就很喜歡表演,因為她認為表演能夠帶給別人歡樂,小時候站在電視機前面跳舞給大家看,當大家因為她而感到開心,就會讓她感到很滿足。

 

一開始學二胡其實是個意外,國小的時候朱盛平很嚮往彈古箏,「我也想要當那種氣質美女」朱盛平笑著說,所以她就跟媽媽要求要學習古箏,沒想到媽媽報錯了,幫她報成二胡班,所以就這樣糊裡糊塗地去學了二胡,剛開始學的時候拉起來都很像殺豬,但後來慢慢摸到了訣竅和技巧,就開始愛上這個樂器,「因為它是一個非常有傳統韻味的樂器,我們可以說它是東方的小提琴,所以我越學這個樂器就越喜歡。」

 

慢慢的,朱盛平開始有了一個夢想,「我想要把這個樂器介紹給外國朋友!我想要去紐約當街頭藝人!」而在20歲那年,她做到了!朱盛平帶著二胡一個人飛去紐約,在街上跟外國人介紹這個樂器,同時讓他們認識台灣,當時她不僅從紐約的駐台經濟文化辦事處拿了很多關於台灣的介紹,還自己帶了筷子送給這些外國人,在那個當下,朱盛平跟外國人交流音樂也分享台灣文化,這種體驗讓她更敢表演也更懂得如何表達自己。

 

學音樂是一個非常需要展現自己的事情,當你在演奏時,就感覺自己與音樂融為一體,完全進入樂章中的主角,「像是有一首曲子叫『蘭花花敘事曲』,這裡面的女主角叫做蘭花花,她經歷了複雜的愛情故事,所以當我在演奏這首曲子時,我真的會把自己想像成蘭花花,一起去感受她的痛、她的悲,音樂真的能夠說故事。」朱盛平說。

 

原本對於每次的音樂考試都感到很緊張的朱盛平,在某一次考試前告訴自己,就把這場考試當作是表演,想像自己是音樂家,那次的演出果然非常順利,她也驚訝地發現,原來自己真的很喜歡表演這件事,而且演戲對她來說是很享受的,所以才不會感到恐懼或害怕。

 

「音樂跟戲劇真的可以結合,而且是能互相幫助的,我覺得因為我學了音樂,我很懂得怎麼處理一些很感性的東西,因為音樂跟表演都是很感性而且很細膩的,所以音樂幫助我在演戲時,詮釋得更細膩;而在演戲中很注重節奏,也是因為學了音樂讓我對節奏很敏感,運用在表演上也幫助我更精準地去感覺那個拍子。」朱盛平說。

 

學了表演後更認識自己了

 

 

學了表演之後朱盛平才慢慢發現自己一些小習慣,像是她走在路上都會去踩落葉,原來是她很喜歡踩下去的感覺和聲音,後來才知道這會有讓她回到童年的感覺。

 

除了落葉之外,朱盛平也很喜歡下雨天,「因為雨滴打下來的聲音很療癒我,這些都是學了表演之後開始懂得觀察周遭、關注自己。」

 

而當了演員讓朱盛平更認識了各種不同人的型態,也相信戲劇中的角色都是真實存在於現實生活中的,「我很開心我自己選了演戲這條路,它幫助我去更了解人是怎麼樣的存在、我應該要怎麼樣生活、甚至更珍惜一些事情。」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很多事情都認為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不會對誰特別感謝,但朱盛平當了演員後她領悟到很多事,也了解到家人對自己的好是因為「愛」,她應該要更珍惜並且感謝自己擁有的一切。

 

當演員是全世界最脆弱的一種職業

 

當演員是全世界最脆弱的一種職業,因為表演需要放入演員自己,每當表演完,通常演員都會先去評斷、檢討自己,有時候還來不及別人批評,自己就會先懊惱一回,所以演員好像真的是用生命在表演。「但我覺得這是一個進步的動力,因為我們永遠都不可能完美,所以當然是希望我們的表演能夠更貼近角色、更打動人心,這也是我想要走表演的初衷,我很希望能透過角色去跟大家說些什麼、甚至是對我自己說些什麼。」朱盛平說。

 

作為一位演員當然時常會有低潮期,甚至質疑自己到底有沒有能力繼續走下去,但每次想要放棄時,朱盛平都會想起自己最原本喜歡表演的那種感覺,而當她記起表演帶給她的快樂時,力量就又回到她的身上。

 

我想要好好體驗「人」

 

因為生命在前進,每個階段想法都會不一樣,朱盛平現在最想要的就是能好好體驗「人」,她希望觀眾透過她的表演,能讓他們看到些什麼,同時也認清自己,「我覺得不論演哪一種類型的角色,我都希望觀眾可以在這個角色當中得到一些東西,能夠認清自己是最好,又或者他們可以得到歡笑、哭泣,這些都是非常棒的事情。」不管未來接到什麼樣的角色,朱盛平都希望可以真的活在那個角色裡,以至於讓觀眾相信有這樣的人物存在。

 

「我小時候很不理解悲劇,因為覺得看戲就是要開心呀!為什麼要搞得那麼痛苦?直到長大之後才慢慢懂得悲劇,就是因為那些人物很苦、他們經歷了很多痛苦的事情,所以觀眾在看的時候會有種被洗滌的感覺,一方面可能會覺得自己好像沒有比那個角色還悲慘,二方面是覺得感同身受,因此有了新的想法,或是能夠更抽離地看待自己的經歷。」其實不管是任何職業,在現實生活中大家可能都會覺得很苦,但其實重點是能不能戰勝這種低潮,走過了是一種進化,也是一種勝利。

 

我不會讓自己空手而回

 

因為算是初入影視圈,朱盛平不希望自己是白白的來,空手回去,其實以前會很抗拒成名或是被關注的感覺,但後來才領悟自己喜歡表演就是希望可以被看見,「我就是一個很喜歡說故事、很喜歡展現自己的人,所以我一定要在影視這塊好好學習。」朱盛平說。

 

演員和觀眾是互相的

 

在舞台劇和影視中,觀眾帶給演員的感受不太相同,但絕對是互相的。

 

舞台劇的反應很直接,觀眾可以影響到台上的演員,對演員來說當下的感覺非常奇妙,就好像自己跟觀眾是一體的,每一場的氛圍都是共同塑造出來的,並不是只由演員單一呈現。

 

影視則比較像是事後筆記的感覺,演員完成了一部作品後,就等著播出後大家的反應,這中間的等待當然很煎熬、很焦慮,而且播出後也不能改變什麼,但朱盛平認為演員的成長就在於這裡,「演員跟觀眾一定是互相的,觀眾給予我的回饋能成為我進步、成長的養分。」朱盛平說。

 

一位演員一定要很會說故事

 

 

朱盛平認為一位演員一定要很會說故事,這所謂的說故事,不是只定義為用「說」的,而是可以用眼神、聲音、肢體去呈現,演員必須懂得怎麼去控制與詮釋,因為每個角色都是獨一無二的,他們擁有不一樣的個性與說話方式,所以每一次的呈現都不容易。

 

朱盛平覺得在表演中最難的就是不講話,只有肢體或眼神去表達,最高的境界就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觀眾就可以感受到演員想表達什麼,這是身為一位演員必須一直去提升與學習的。

 

雖然自己也是一位表演者,但朱盛平很享受當觀眾的感覺,當她遇到了一位很會說故事的人,她會覺得那是很迷人的。當一位觀眾在看一個很會說故事的演員表演時,那是一種享受,「所以我覺得身為一位表演者,就是應該要很懂得說故事,也必須擅於分享。」

 

進入Qplace最大的收穫就是找到了一群夥伴

 

當初在報名Qplace的時候朱盛平其實很猶豫,「人都是這樣,雖然很有自信但還是會在某些時候突然退縮,很怕自己會做不好。」朱盛平回憶道。

 

那時還是大學生的朱盛平每天下課就跟同班同學陳妤一起趕去Qplace上課,那段時間她們一直互相鼓勵,為彼此加油,最後成功徵選上成為Q演員,算是小小完成了他們當時期許自己達到的目標。

 

客觀來說24位未來星彼此間算是競爭關係,但對朱盛平來說,這24個人是夥伴,「因為我們24個人都有著同樣明確的目標,就是希望能為台灣戲劇做有一些改變和突破,我們想挑戰觀眾的思維,讓他們的口味更多元。」因為同樣的想法進入Qplace,對他們而言,雖然想法可能不完全相同,但目標絕對是一致的,這群人都想要為台灣戲劇盡一份心力。

 

要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

 

見過朱盛平的人都能感受到這個女孩身上滿滿的正能量,愛笑的她感覺就算天塌下來也能樂關面對,身為一位演員當然會遇到很多困難與低潮,但本身是基督徒的她,每當感到壓力很大、快承受不住的時候,都會告訴自己一句話:「要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遇到任何事情都要積極面對,因為這些經歷都會讓自己有所成長。

 

《天黑請閉眼》預告: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