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七國性騷擾調查結果出爐,法國沒有想像中「浪漫」
Knowing
合作媒體--界面新聞 2017-11-13 16:50

最近一段時間,性騷擾醜聞在世界各地呈「爆發」之勢,游走於不同行當各類「猥瑣」的癡漢色狼一時間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然而,最新調查發現,世界各國對於性騷擾行為的界定還存在不少差異,對於不良行為的應對與處理方法,不同國家和不同文化群體還真得進一步做出區分,以便「對症下藥」。

 

性騷擾存在大量「模糊地帶」

 

據《德國之聲》網站11日報導,根據歐盟基本人權機構2014年的調查研究,性騷擾現象在發達的歐洲是普遍現象,平均每兩位女性就有一人曾經是性騷擾受害者。其中,北歐國家瑞典竟然是性騷擾「重災區」:該國逾八成受訪女性表示,從15歲起她們至少有過一次被騷擾的經歷,丹麥、法國、荷蘭和芬蘭女性也有類似經歷,而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波蘭等國家的資料比例要低於前者。專家指出,這一資料不代表性騷擾現象「北、西歐比東、南歐更嚴重」,只不過發達國家對該類不良行為更為重視、抵制更為公開化;而有些國家仍將性騷擾視為不願對外公開的「醜事」,敢於揭發和曝光的受害者相對較少。

 

美國《新聞週刊》11日報導稱,為了弄清不同國家對性騷擾行為的具體界定,英國民調機構Yougov對歐洲多國進行了更為細化的調查研究,向德國、英國、法國、丹麥、瑞典、芬蘭和挪威7個國家共8490名被測試者發送了問卷。結果顯示,對於惡劣的、「顯性」的騷擾情節,歐洲諸國基本可以達成一致:比如從女性的裙底拍照、公然提出性要求,以及令人極度反感的「鹹豬手」和「暴露狂」等。諸如此類的「明槍」容易防範,但在更多情況下,性騷擾往往以更為隱晦的形式出現,讓人防不勝防。在Yougov的調查中,就發現了大面積的「模糊地帶」,不同國家的被調查者對性騷擾的界限呈現出較大的態度差異。

 

「隱性」騷擾難判定

 

在媒體看來,「隱性」的性騷擾行為可能表現為來自異性上司「關懷備至」的頸部按摩,也有可能是一聲口哨、一個「眼神」,或者一句輕浮的言語調戲。德國《本地報》稱,調查顯示,相比其他國家,丹麥和德國的受訪者對於這種隱晦行為的「寬容度」較高。

 

例如,「瞄胸」對於女性來說是一種非常不禮貌的行為。但德國只有29%的受訪者認為這是性騷擾,丹麥的比例只有26%,是這一單項中比例最低的兩個國家。相比之下,在社會風氣一貫被認為「自由開放」的法國,卻有約一半的受訪者將這種行為視為性騷擾,英國和芬蘭位居其後。對異性大開「黃腔」也不是什麼好習慣,但丹麥只有17%的受訪者認為這種行為構成騷擾,德國的比例是35%。相比之下,英國對於「黃色笑話」表示反感的受訪者高達約7成,其次是法國和芬蘭。

 

此外,在「異性邀約」這個單項上,全部7國的受訪者均表現出較為開放的態度;但在「眉來眼去」這項上,法國再次令人大跌眼鏡:該國僅有23%的受訪者認為對女性「放電」、「拋媚眼」無傷大雅。

 

「反性騷擾革命」進行中

 

隨著世界各地不同行業接連被踢爆存在性騷擾現象,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認識到這種「惡習」所帶來的威脅,她們在選擇發聲為自己討回公道的同時,也希望用自己的經歷提醒其他姐妹免受傷害。目前歐洲各地正發起「#metoo」等網路活動,許多女性大膽站出來對性騷擾行為提出指控,一些國家還舉行了反性騷擾遊行。有媒體認為,各國女性正在進行一場改變社會的「反性騷擾革命」,以讓性騷擾問題更加得到重視。

 

不過,德國電視一台認為,要真正改變性騷擾問題,還是要提升男女間的平等關係,並提高法律約束力。據了解,德國和瑞典等歐洲國家已經實行了工作場所拒絕性騷擾的法規。法國法律也對性騷擾有著明確的界定標準,受害人不僅可以報案要求懲戒「施暴者」,還可以通過勞資調解法庭,以雇主沒有保護好員工利益為由進行起訴。

 

輿論認為,政府應該監督企業執行反性騷擾法規,而受害者也應該在遇到問題時主動求助反性騷擾救助機構。歐洲婦女反職場性侵協會發言人稱,很多受害女性往往只想懲罰騷擾者而忘記向雇主施壓,其實向勞資調解法庭申訴也是一條保護自身的重要途徑。

 

 

以上圖文,由界面新聞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