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線學長許光漢:「充實自己,讓生活成為表演的養分」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6-11-25 11:00

上禮拜五植劇場的《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開播了,有別於前兩部的風格,這部戲走的是驚悚推理,不少人看了覺得心情特別沈重,因為實在太社會寫實了,而在新演員當中,完美蛻變的許光漢著實令觀眾感到驚艷。

 

從大家熟知的「莊浩洋學長」轉變成置身於社會底層、渴望被愛的「陳威政」,許光漢經歷的變化有多大?

 

從《戀愛沙塵暴》到《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的心境轉換

 

在《戀愛沙塵暴》殺青後不到一週,許光漢就馬上進入《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劇組進行拍攝,在短短的時間內要跳脫前一個角色,再進入全新的角色,對他而言,這個銜接是辛苦的,不過許光漢很慶幸的是《戀愛沙塵暴》屬於比較歡樂的愛情喜劇,相對來說對角色的負擔沒有那麼重,而拍攝當下的氛圍也較輕鬆自在。

 

但《姜老師》是部驚悚推理劇,為了拍出那個氛圍,不只演員得繃緊神經,連全部的工作人員都很緊繃,而許光漢飾演的陳威政,是一個有性成癮的遲緩兒,在戲劇的銜接、角色的詮釋,許光漢都做足了功課。

 

在《姜老師》這部戲中碰到很多困難,第一個困難就是陳威政這個角色呈現的方式,「我覺得遲緩兒這樣的角色,外顯反而簡單一點,但是陳威政的症狀是比較輕微的,所以他其實可以跟正常人交談、互動,反而是在陳述一些基本台詞時是最難的」許光漢說。

 

在前置作業期,許光漢跟著劇組一起去陽光基金會做志工,從旁了解他們的樣子和生活,「我觀察到的是,其實他們跟一般人沒有什麼不一樣,都可以正常溝通,只有在某些時候會發現他們比較容易卡在一個想法中出不來,而這也是我能揣摩的地方。」

 

要演繹出「好像跟平常人一樣,但其實並不一樣」是他在接觸這個角色時碰到最大的困難,因為最生活的東西對這個角色來講反而是最不容易的,所以拍攝《姜老師》時有不少印象非常深刻的場面,其中最讓許光漢無法忘記的就是要去侵犯人,「因為那個病態的感覺真的是沒有尺度的,不是只有你想像到的性騷擾,而是抱的舔的通通來,當下做的時候真的覺得很崩潰、無法突破,心裡也會無意識地抗拒這件事,但在那個狀態我知道自己必須要把所有包袱都丟開、豁出去,才能呈現出好的效果」,在下定決心丟掉包袱演出之後,許光漢順利地讓自己專注進入陳威政這個角色。

 

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走演員這條路的?

 

 

之前本來是想往歌手方面發展的許光漢,在經歷過《刺蝟男孩》的表演課,以及後來去馬來西亞拍了人生中第一部戲劇,從那之後開始感覺自己喜歡表演這件事,所以去看了很多相關書籍和電影,在Qplace上完各種課程之後,更是確定自己想要走的方向,「因為表演這條路是沒有止境的,而且它也沒有規則,我想要一頭栽進去,去感受、去體會其中的奧妙和樂趣。」許光漢說。

 

其實許光漢算是今年才真正踏入這個行業,「參與植劇場、進入Qplace算是我人生的轉捩點」,在四年前去馬來西亞拍過一部偶像劇回來後就一直起起伏伏,這段時間經歷了無數的挫折,也思考了很多事,當時剛好接觸到Qplace的徵選,這個機會像是為他帶來一線曙光般,儘管一切從零開始,他也甘之如飴。

 

莊浩洋和陳威政之間的差別

 

其實莊浩洋和陳威政這兩個角色不能說差別很大,而是應該說天差地遠,莊浩洋放蕩不羈到勇敢去愛,讓許光漢找回了一開始戀愛的感覺,而他後來專心一意認定亦珊是他愛的女孩而執著地去追求、表達,這一點是跟許光漢本人蠻相似的。

 

而陳威政這個角色是把某一些人的黑暗面外顯出來,其實每一個人心中都會有黑暗的一面,只是可能隱藏的很好或是自己沒發現,透過演繹這個角色,讓許光漢挖掘到心裡一些類似的東西,而這些東西是他以前沒有注意或發現過的。

 

飾演陳威政讓許光漢變得更謙卑,因為他在劇中算是處在社會底層、渴望被愛的角色,從角色中他感受到傷害、黑暗以及現實,所以他改變了看事情的角度,讓他願意用更低的姿態去看每件事。

 

我希望能透過角色去幫助更多人

 

對演員來說,演繹一個角色都可能代表著一個人人生的一部分,「我在姜老師殺青之後的一兩個月都沒有結束的感覺,我會覺得還活在別人的世界裡面,不是說沒有跳脫角色,而是會一直去想對這個角色能不能有更好的交代,不管哪種角色,我都相信這個世界上一定真的有這種人存在,所以我會希望透過看這個角色去幫助更多人。」許光漢說。

 

對於表演,我不設限!

 

 

許多人對許光漢的第一印象就是帥氣,大眾的直覺可能是認為他能做的表演就是那樣,飾演帥氣的、青春的、高高在上的,但其實看過《姜老師》之後你可能會改變這個想法。

 

雖然有人會覺得許光漢會不會因為大眾對他的這個印象而被框架住,但他本人似乎不那麼認為,他覺得他無法去改變大眾對他的第一印象,但他一直想做的事就是不管演醜的、演誇張的都可以,不會受任何的限制,久而久之,大家自然會看見他的努力。

 

在觀眾心中,你是什麼樣子?

 

當問到「你希望能成為觀眾心目中怎樣的存在」,許光漢笑著說「我不敢想耶!也沒想過這件事。」他不敢想像自己在觀眾心中是什麼樣子,但他希望他演的每一個角色,都可以帶給觀眾朋友一點什麼,幫助他們成長、懂事。

 

未來想要挑戰電影與古裝!

 

在出道前許光漢為自己設定的短期目標是希望可以演電視劇,有機會的話最好能演到一個很病態的角色,「真的很幸運,剛好都被我遇上了!」許光漢說。

 

而既然完成了短期目標,許光漢的長期目標除了希望能往大螢幕發展之外,他其實對古裝、武俠劇很有興趣,「因為這樣的劇有其歷史背景,年代、人物、口吻、習慣都跟現代人不同,要如何去演繹出來,應該會是個很有趣的體驗。」當說著自己未來的目標,許光漢的眼睛散發著光芒。

 

表演就是生活

 

 

對許光漢來說表演是什麼呢?「表演就是生活呀!」他毫不猶豫地回答。「對我來講表演已經融入生活,無法分開,我會一直學習新的事物去體驗生活,或者是把自己的感官看大一點,走在路上我會開始觀察別人,因為身邊週遭發生的事情,不論大小都很有趣,而這些觀察都會內化成我的養分。」透過觀察和不斷的學習,許光漢像海綿一樣不斷地吸取養份,在轉而成為表演的能量。

 

說到觀察和學習,許光漢很欣賞吳慷仁、黃健瑋、謝盈萱這些表演者,他認為他們就是在演那個人,他們有時候不是用自己在演,而是全部的進入角色來演繹,對目前的許光漢而言,他認為自己還不能百分之百做到這件事,「用自己去演別人很容易,但當你自己要面臨那個角色其實是很難的。」

 

保持熱忱最重要!

 

 

在面對工作時,一定會面臨環境上或是角色上的困難,所以許光漢認為演員最需要擁有的東西就是保持熱情與熱忱,之前林美秀為《戀愛沙塵暴》擔任大來賓時曾說了一段話讓許光漢印象深刻:「演戲就像是在扮家家酒,你要很享受那個感覺。」所以他了解到要如何讓自己跟工作相處,變成是他在享受工作,而不是被工作追著跑。

 

自己是很幸運的那一個

 

「能在植劇場拍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為植劇場這個計畫是在培育新人,所以演戲的過程都在教導他們,相對而言不管是劇本的完整度還有對演員的尊重上,他們都得到很多的資源與幫助,也比較能完整感受到拍戲的感覺。

 

「如果硬要說從植劇場出來的新人跟其他新人有什麼差別,那就是我們比較幸運吧!能夠擁有很好的團隊在扶持、培育我們,如果在沒有資源的情況下,可能都得靠自己去碰撞,而我們有老師、有資源從旁協助,相對而言我認為我們很幸運!」許光漢說。

 

我會更努力做到不讓粉絲失望

 

在《戀愛沙塵暴》播完之後,許光漢並不覺得生活有太大的改變,不過偶爾會發生一些趣事,「有一次去深坑老街有被認出來,被一位阿姨問說:『你是那個畫眼線的吼!』後來就被請吃了臭豆腐,是個很可愛的經驗。」許光漢分享道。

 

其實在發現粉絲團人數漸增的情況下,會讓許光漢產生一種責任感,「我會更想要把事情做好,因為知道他們會有期待,以前可能不會想那麼多,但現在知道有人喜歡我的表演,而我就絕對不能讓他們失望。」

 

希望大家不會對遲緩兒有偏頗印象

 

 

 

許光漢對於大家看到《姜老師》的播出後會有怎樣的反應感到很擔心,因為就連他在拍戲當下都不太敢去看回放,有時連他自己都認不出來畫面中的那個人是誰,而在《姜老師》中的角色也跟觀眾印象中的莊浩洋學長差非常多,「看了可能都會被嚇到吧!不過還是希望自己有呈現出好的樣子,讓觀眾進入角色去了解他、憐憫他。」許光漢說。

 

另一個在播出後讓他很擔心的事情就是怕大眾會因為看了這部戲而認為所有的遲緩兒都有性騷擾的行為,「對他們套住這個既定印象是很可怕的,其實當初會這樣設定是考量到整個劇情走向還有角色厚度,但並不代表遲緩兒就是那樣,我會希望大家不要對遲緩兒有什麼想法,就當作正常人一樣去接納、相處,而且就我的觀察,他們做事是很認真、專注的,可能一般人還做不到這樣,那我們憑什麼去看低人家呢?」許光漢說。

 

遇到這兩位導演,讓我成長快速

 

連續經歷了兩位風格迥異的導演,許光漢有一些心得。「北村豐晴是一位蠻給演員很多空間的導演,劇中有很多東西都是即興來的,像是最後一集在山頂上我跟亦珊認定彼此,導演認為當下氛圍對了,就問我們要不要加點什麼,所以我說『怎麼那麼囉唆』之後直接親上去,就是劇本上原本沒有的,有時候時機對了、氣氛對了,即興的東西也會很有效果。」「我覺得北村導演抓戲劇的節奏很好,他常常希望我們演戲的狀態可以開到兩百,但當下可能會想說『有需要嗎?』『為什麼要開到兩百?』但看完戲劇之後,就會理解為什麼當時導演要那樣要求,如果沒有掌握好節奏跟狀態,那場戲就不會有效果。」

 

「而王明台是一位非常細膩又很有想法的導演,其實每一個畫面都已經在他腦中演過,他會希望我們能演出他腦海中畫面的感覺,但這方面很困難的就是我們會怕沒辦法達到他的要求,不過有明台導演在的好處就是,當我們在做一個角色功課時,讀完劇本大概可以了解70%,而剩下的30%是我們要給角色一些篇幅跟厚度,所以我覺得導演有畫面跟明確指令讓我們的這個30%縮短很多,在現場也更能把自己放心地交給導演,讓我們離角色更接近。」許光漢說起兩位導演,口氣滿滿的感謝。

 

很慶幸遇到這些前輩演員

 

「在拍《姜老師》的時候很感謝藍正龍,不知道是他很入戲還是當下的moment,每次他站在我面前,我就會莫名的想哭,感覺他會像真的是我哥哥一樣,很呵護我但又拿我沒轍,所以跟他對戲的感覺是很放心也很放鬆,反而比較困難部分都是我自己在做單一表演的時候。」許光漢在拍《戀愛沙塵暴》時沒有跟任何前輩接觸過,這是讓他覺得覺得很可惜的地方,所以他很珍惜拍攝《姜老師》時受到前輩演員們的照顧,他們不會特地教要怎麼做,但會做一些小小的提醒和鼓勵,讓原本跟前輩對戲很緊張的許光漢放心很多。

 

希望可以帶給觀眾不同的感受

 

《戀愛沙塵暴》是以家庭分散出來的,而《姜老師》則是由很多家庭組成一個故事,其實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所以從《姜老師》的故事當中,可以看到很多一般家庭隱藏的現象或問題。植劇場的系列故事其實都定位在很生活、很寫實上,不是那種遙不可及的故事,而是在看戲劇時會心有戚戚焉,大家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就是這樣吧!

 

許光漢給自己的期許就是希望自己能一直充實生活,並把這些變成表演的養分,大家看到他的演出能因此得到安慰或是成長,對一位演員來說就是最大的成就感了!

 

《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十分鐘精彩預告: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

 

延伸閱讀:陳妤:我想成為能帶給人們夢想的表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