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市帶來的惡果?關於交易所面對的那些敵意與質疑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31QU/小殼/張詠晴編譯 2019-08-09 17:12

 

一周前,波蘭第二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market 的共同所有人(co-owner)Tobias Niemiro 頭部中槍,死在了自己的故鄉;7 月中旬,因美國商品期貨委員會(CFTC)調查,一向高調的 BitMEX CEO Arthur Hayes 神秘消失;今年年初,加拿大交易所 QuadrigaCX 創辦人 Gerald Cotten 在印度因意外去世,但關於他詐死的猜測愈演愈烈。

 

被槍殺、被監管、被邊控、被反覆調查、被全球流放……雖然交易所站在加密貨幣食物鏈頂端,交易所創辦人無需加冕自帶王冠,但在鮮花掌聲外,交易所創辦人,可以說是區塊鏈和加密貨幣世界最危險的職業。

 

敵意與質疑

 

2017 年,中國「九四」到來,加密貨幣市場再次出現大地震。

 

「九四」政策叫停了所有 ICO 項目,也迫使 OKCoin、火幣網等停止新用戶註冊和充值,以這兩個為首的中國國內交易所紛紛轉移主體至海外。

 

據知情人士稱,「九四」那段時間,李林的精神和身體狀況很不好,甚至一度被傳患上憂鬱症。他還打算賣掉火幣網,但由於種種原因,這筆交易沒有達成。

 

但全民炒幣的熱情,已經被點燃。到了 2017 年年底,比特幣價格達到史上最高的 2 萬美元。即使幾個月前才經歷過「九四」的洗禮,創辦人們在當時也根本無法平靜下來。

 

迅速轉移海外的幣安,沒有因為「九四」受到太大的影響,並且成功「接收」中國國內的用戶,通過高調的波場行銷活動、創新的平台幣模式,幣安迅速崛起,在 7 個月內超越火幣網和 OKCoin ,成為當時全球第一大交易所。

 

幣安奇襲,火幣網和 OKCoin 反攻。

 

2017 年 12 月,OKCoin 的營運方 OKEx 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的融資;2018 年 1 月起,OKCoin 在一個月內上線超過 20 個 ICO 項目。

 

而在 2018 年 1 月12 日至 17 日,火幣網更是在 5 天內上線 7 個 ICO 項目;同時火幣網員工數量迅速擴展到 1300 人,業務佈局也在極力擴張。

 

兩個不甘示弱、彼此競爭的對手,在不斷膨脹的同時,還沒意識到真正的危機降臨得如此之快。

 

在比特幣價格到達頂峰後,隨後的一年時間裡,便一路下降,形成了 2018 年一整年的熊市行情。

 

也就是在這個時期,有多名 OKEx 的用戶爆料自己頻繁被曝倉。大批維權者聚集在 OKCoin 北京總部大樓,要徐明星給個說法,甚至有激進的用戶要當場自殺。

 

▲ 手持農藥的維權者

 

▲維權者拉起橫幅向徐明星索賠

 

2018 年 3 月,一篇名為《敵敵畏灑向徐明星》的文章指出,營運 OKCoin 的主體 OKEx 平台存在數據造假、操縱交易的嫌疑。而同時任職 OKCoin 和 OKEx 的徐明星既是「賭場」的主人,又是出「老千」的人。

 

壞消息接踵而來。OKEx 的 CEO 李書沸在 5 月離徐明星而去,歸順李林的火幣網,投入了「敵方戰壕」;加上趙長鵬、何一的出走,幣安的崛起,徐明星被質疑「剛愎自負」、「留不住人才」。

 

李林那邊的生活也不好過。火幣網內部技術人才不斷流失、新員工的不斷加入導致公司人員流動率極大,進而造成部門效率低下、內部腐敗頻發。

 

原本 3 月份還向記者表示要「投奔新生活」的李林,這時不得不開始在公司內部大規模裁員。這也導致許多被裁員工對李林頗具微詞。

 

而此時的趙長鵬,雖然日子比李林和徐明星要好過很多,卻為了逃避監管,只能帶著幣安在全球「流浪」。

 

2018 年 3 月,日本金融廳以幣安沒有在日本註冊為由向其發出警告。為了避免與日本法規發生衝突,趙長鵬不得不帶著幣安「搬家」去馬爾他。從那以後,趙長鵬和他的幣安在歐洲、非洲、東南亞頻繁出現。

 

這場熊市,讓加密貨幣市場元氣大傷,交易所創辦人首當其衝。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被槍殺、被邊控、被全球流放,交易所創始人是幣圈最危險職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