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意箴:學著正視所有恐懼,逃避絕對無法解決任何事情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6-23 17:00

你有沒有過那種愛到骨子裡的感覺?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一個賭氣就整整離家十年,靠著自己的倔強以及對愛情的執著,這一轉身,就是不回頭,不過有很多事情隨著時間的流逝會漸漸改變,當你猛然回首才發現那些以為還在原地的人事物早已跟自己認知的不一樣了。

 

湯有珊和鄭花慧代表林意箴的內外在

 

曾在植劇場的愛情成長系列戲劇《荼蘼》中飾演湯有珊的演員林意箴,這次在《花甲男孩轉大人》中飾演敢愛敢恨的鄭花慧,這兩個角色個性鮮明,綜合起來剛好代表了林意箴這個人。

 

之前大家看到林意箴演湯有珊的時候都會說:「這跟妳本人也差太多了吧!」但其實林意箴認為:「鄭花慧是外顯的我,也就是別人眼中的我;而有珊則是內在的我,只有我知道的自己,兩個角色差很多,但正好就是代表了我的內在與外在。」

 

想得深一些,或許社會中的衝突也會少一點

 

 

當初許多觀眾在看《荼蘼》時,會不太諒解湯有珊的行為,但林意箴從來不會覺得這個角色不討喜,「其實不管是什麼角色,他做每件事情的背後都一定有動機,通常大家會覺得這件事不討喜,是因為他們不了解那個動機,可是我覺得可以再看得更深一些,大家或許就能拋開一些成見,不要單方面一味地去討厭角色。」林意箴說。

 

其實這個道理也能同理在社會上,社會中存在著各式各樣的人,每個人的個性、想法、價值觀、成長環境都不一樣,每當在新聞中看到一些案件,許多人第一時間會去質疑、謾罵,但或許大家能先冷靜一下,思考他做這件事情背後的原因,想得深一些,多了一點同理心,社會中的衝突可能也會少一點吧!

 

痛苦不一定會導致不好的結果

 

 

而對於花慧面對愛情時敢愛敢衝、犧牲奉獻的行為,林意箴認為自己在愛情裡是比較自私的那一個,因為害怕自己的付出無法得到相等的回報、害怕自己會受到傷害,所以在潛意識中會先保護自己,相對來說,林意箴並沒有花慧那麼的勇敢。

 

在演《荼蘼》的時候,因為角色的性格比較負面,導致林意箴的情緒跟著有珊上下起伏,而這也讓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感到很低潮,整個人陷入痛苦中,但後來她發現,這個過程雖然痛苦,但這個痛苦是可以為角色加分的,當觀眾透過畫面感受有珊的情緒,那都是真實的狀態和感覺,想通了這一件事情讓林意箴了解到不用害怕痛苦這件事,因為痛苦不一定會導致不好的結果。

 

至於拍攝《花甲男孩轉大人》時,因為花慧這個角色實在太過哀傷,與她相比,林意箴認為自己的人生簡直微不足道,不管是任何事情,花慧遇到的可能都比她哀傷超過一千倍,甚至是一萬倍,而這是林意箴沒辦法去體會到的事情,所以當時瞿友寧導演就和她聊了許多自己人生中很傷心的事情,其實把這些私密的傷心事攤開來講就是在揭自己的傷疤,但導演卻願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演員這些事情,或許在某種程度上是在取得一個信任,因為林意箴本來是不太願意去跟別人談論自己的私事,不過透過和導演的交流以及拍攝的過程,林意箴漸漸學會如何去敞開心房,而她也了解到,敞開心房之後,才可以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去鋪陳角色的更多情緒。

 

拍攝前所想的總是跟拍攝後遇到的困難不同

 

 

其實林意箴一開始拿到《花甲男孩轉大人》的劇本時,覺得花慧這個角色太好發揮了,沒想到真正進入拍攝時卻有很多地方使不上力,或許是因為之前演有珊的時候太痛苦,潛意識中有點抗拒進入花慧,腦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不要太進入角色!會像之前一樣受傷!」人的防衛機制有時真的是有理說不清,當身體知道你會受傷時,就會開啟一些東西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而林意箴認為她當時的狀態就是這樣。

 

而因為這潛意識的保護機制也連帶影響到了林意箴的哭戲,原本她是一個淚點超低的人,所以即使當時看到劇本中的花慧幾乎每場都在哭,她也覺得應該完全沒問題,沒想到到了現場卻一滴淚也擠不出來,過程中還發生過上戲時怎樣都無法掉眼淚,但換場休息時林意箴就跑去田埂中間大哭一場,那時林意箴自己還驚覺:「我真的是演員耶!到底有誰會因為自己哭不出來而去大哭一場啦!」

 

有一次在拍攝時,因為有一個攝影師手持攝影機要跟拍林意箴退後,但當時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超出鏡頭了還繼續跑,導演就立刻喊卡並把她叫過去,那次是瞿導第一次真的對她發脾氣:「妳剛剛在幹嘛?到底在演什麼?妳覺得這樣的鏡頭我可以用嗎?把這件事情好好記起來,以後演戲的時候不要再發生了!」當時林意箴的心情非常低落,一個人默默走去窗邊,看著底下的車水馬龍,眼淚就自己一滴一滴落下來,從那刻開始她的眼淚就沒有停過,林意箴形容這是一個magic moment,她認為每個演員都會有這樣一個時刻,你不會知道是怎麼發生的,但它就是發生了,雖然不知道在之後的戲中,面對哭戲是否還是有困難,至少在《花甲男孩轉大人》中,林意箴給了自己一個交代。

 

我就是演員啊!

 

 

以前林意箴對於跟別人說出自己的職業是演員這件事是有點彆扭的,總覺得有些心虛,不過參與過這兩部戲之後對於這件事變得比較坦蕩,因為當你燃燒著生命去完成作品時,就說服的了自己,也相信自己就是一名演員,對外也能更坦然地說出:「我就是演員啊!」這句話。

 

林意箴記得在拍攝某場戲前,她讀到了梅莉史翠普在得到金球獎終身成就獎時的感言,內容是:「身為演員本身就是一種特權,我們必須時時刻刻提醒彼此我們擁有這樣的權利與責任去體現同理心。」而那一刻林意箴也意會到:「對啊!演員就是一個能夠說故事、為別人發聲的職業,這是多麽棒、多麽有意義的事情呀!」而這也更堅定了她要往演員這條路繼續走下去的信念與決心。

 

當演員是我在人生中做過最叛逆的事

 

林意箴形容自己是一個很膽小、非常不勇敢的人,但為了克服這件事,她因為怕海所以去衝浪,而演戲也是她在挑戰自己而做的事情,其實原本的林意箴對很多事情都怕怕的,也不喜歡別人把目光投射到她身上,綜合這些特質來看,似乎都非常不適合去做演員,不過人生如果沒有意外、沒有挑戰,怎麼能算是人生呢?

 

大學畢業後的林意箴去當了幾年的業務,她漸漸發現原本在自己身上的色彩好像在不知不覺中被磨掉了,整個人就好像變成黑白的一樣,而她對於這件事感到非常害怕,如果生活沒有那麼精彩,每天都一成不變,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正當她心裡出現了對於當下的生活以及對未來的選擇感到迷惘時,正好在滑手機時看到了QPLACE的徵選資訊,其實在人生的轉折點往往都需要一個契機,而QPLACE的出現給了林意箴從沒想過的選項,也幫她導向了完全不一樣的道路。

 

不過進入QPLACE的受訓過程一開始卻讓林意箴極其痛苦,更是讓她深切感受到人真的沒有極限,因為每一堂課都需要在大家面前呈現老師出的題目,而這件事情讓林意箴非常不能適應,因為當一雙雙眼睛都盯著她看時,那些目光對她而言就像是火一樣在侵蝕著她,覺得太赤裸了。

 

慶幸的是,林意箴本身的性格是沒辦法半途而廢的人,雖然一直天人交戰下一次還要不要去上課,但她每一次還是都乖乖去報到,因為她認為如果只是碰到一些心裡過不去的困難就放棄,這不僅讓她覺得很丟臉,還會看不起自己,所以就一路堅持到了現在。

 

把害怕視為一種無謂

 

 

林意箴曾經說她會把害怕視為一種無謂,這是她剛開始去學衝浪時學到的,因為害怕並不可怕,只有你真的害怕了、退縮了才是最可怕的,要去正視任何恐懼,逃避絕對不能解決任何事情,就拿衝浪來舉例好了,浪一波一波地打過來,你可以選擇要衝或是不要衝,這沒有對錯,只是個人的選擇,當然有可能會判斷錯誤,但是如果一直想著「再等下一個吧!」那事情不會有任何發展,唯有去衝了才知道這個浪到底是好是壞,所以這也同理在人生中的選擇上。

 

希望自己能感染觀眾更多正面的能量

 

林意箴一直認為世界上如果每個人都能多一點同理心,社會會變得更美好,而演員最重要的條件就是擁有為別人著想的同理心,她相信每個角色都一定是真真實實存在在這個社會上,而觀眾可以透過各種影視作品去認識世界中某個角落中真實存在的人,用心去體會別人的種種,看見社會各種不同的面相。

 

演員這個職業能夠用演繹角色的方式去感染觀眾,讓他們知道其實很多時候自己不需要帶著偏見看待這個社會,世界是很美好的,這都是林意箴一直期盼能夠為社會帶來的正面能量。

 

對於演員這種相對不穩定的職業,除了靠興趣與信念在支撐之外,還要有面對低潮的勇氣,林意箴覺得演員一定都很常會對現況以及未來感到迷惘,可是她在這種時候都會跟自己說:「人生沒有最糟,只有更糟!」現在遇到的低潮一定不是最低的,之後一定有更低的時候,所以不要在這一次就被打敗,睡一覺起來,其實很多事都沒什麼大不了!

 

《花甲男孩轉大人》第五集預告:

 

 

(照片及影片皆由植劇場提供) 

 

【就想演戲】新媒體獨立出版計畫 

 

 

連結網址: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17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