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為何會一瀉千里?讓我們從「尋租」說起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鏈聞/撰文:Jimmy Song,編譯:Newschainer/張詠晴編譯 2019-06-11 15:59

 

著名的比特幣佈道者 Jimmy Song 最近撰文狠狠地批判了 ICO 和各種「功能型代幣」。儘管這篇文章遲到了一年半,但是還是值得閱讀。不過需要提醒:Jimmy Song 是著名的「比特幣原教旨主義者」,這篇文章會引起以太坊愛好者的不適。對於其觀點,不用照單全收,兼聽則明。

 

在過去的三年時間裡,首次代幣發行(ICO)一直在主導加密貨幣產業。有人認為,初始代幣發行伴隨著以太坊的成長,已經成為一種全新的項目融資模式,甚至代表了去中心化的未來。然而,功能型代幣(utility token)究竟是什麼呢?從經濟角度來看,它們做了什麼,又帶來了什麼價值呢?

 

本文希望解釋一下功能型代幣究竟有沒有實際效用的問題,以及它們如何從去中心化應用獲得交易費用的方案。本文希望說明,首次代幣發行雖然被視為價值創造的載體,但同時卻又破壞了價值。

 

在我們正式開始討論功能型代幣之前,我們需要先瞭解另一個重要概念:尋租(Rent-Seeking)。

 

什麼是尋租?

 

尋租是指在不增加價值的情況下,從交易中獲取資金的過程。

 

描述尋租的最簡單方法,就是對某些活動徵稅,而不是做有用的事情。想象一個在中國版權局工作的典型政府官僚,他們沒有對出版物裡的內容做任何貢獻,只是標記一下相關內容,而他們的工資卻來自於對這些出版物徵收的稅金。

 

尋租者可以賺錢,而且他們基本上不需要做太多工作。正如每個企業管理顧問都很清楚的事情:大公司裡員工數量很多,真正做事的卻很少。這其實就是尋租者使用的伎倆,他們設法進入到市場缺乏自然競爭的舒適角度,比如壟斷產業,或者他們的交易是由監管強制執行的。

 

為什麼尋租如此吸引人?

 

尋租之所以這麼受歡迎,是因為它「錢多活兒少」,不需要做太多的工作,也沒有太多風險。顯然,人們喜歡做收入大於投入的工作,而且收入越高、投入越少越好。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常春藤聯盟畢業生喜歡追求銀行和金融工作,儘管他們對這些領域沒有任何特別喜好傾向,但這些領域充滿了尋租機會,蘊藏著巨大的財富潛力。

 

然而對於整個社會而言,尋租的悲劇在於創造了一個「淨負」(net negative)的影響,他們只是抽稅,而沒有生產出任何商品或服務,繼而給社會帶來了不必要的摩擦。這種摩擦主要來自於價值創造者和尋租者,尋租者正在從真正創造價值的人那裡竊取價值,而他們沒有帶來任何生產力。

 

為什麼尋租者會存在?

 

尋租的存在也是挺奇怪的,尤其是在我們所謂的市場經濟中,怎麼會允許一個拖累經濟的角色存在於有效的市場裡呢?對於那些沒有尋租機會的公司來說,難道不應該在自由市場裡摧毀那些有尋租機會的公司嗎?

 

如果在真正的市場經濟中,的確應該摧毀那些尋租者。但不幸的是,西方經濟體(或是任何其他經濟體)並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因為真正的市場經濟需要穩健的貨幣支持,而這恰恰是當前西方經濟體所缺乏的。

 

以法定貨幣為基礎的經濟體,會把新資金匯集到首選群體中,而這些群體反過來又比其他人擁有不公平的優勢,他們利用這一優勢在其所在產業周圍建立了監管護城河,並創造出類似於壟斷的東西,從根本上迫使每個人使用他們的產品或服務。

 

這種情況在政府壟斷中最為明顯,例如公共教育系統和政府機構,此外大型銀行以及大公司也是如此。每家大型銀行都可以獲得極低的利率,這使得他們能夠以部分儲備的方式重新貸出這些資金,以獲得巨大的、無風險的收益。如果這些資金得到回報,他們會賺錢,如果這些資金沒有得到回報,他們會得到很好的救助。這些利潤反過來又轉向尋租者,他們其實創造了一個「正面我贏背面你輸」市場環境,其實就是你怎麼樣都贏不了。

 

一些新資金也會流向大公司,因為企業越大,風險就越小。雖然規模大的企業並不一定是偉大的企業,但當企業規模足夠大的時候,遇到問題時獲得救助的可能性就會越高。反過來,大公司在面對較小競爭對手的時候擁有巨大的優勢,通常這些大公司會利用手上持有的雄厚資金,直接買斷他們的競爭對手。

 

從本質上來說,法幣會創造大量的尋租機會,因為法幣系統中會創造多餘資金,這些資金可以找到那些不附加價值的尋租方,這似乎就是政府和企業官僚機構存在的原因,也會為一個有效的市場帶來摩擦。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Jimmy Song:ICO 為何會一瀉千里?因為那是在尋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