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立楷:科技上的連結性讓我們相信共享經濟,這才是科技上帶來的創新價值
Knowing
何渝婷 2017-08-10 19:15

「十年前我們無法想像我們會去住陌生人的家、坐陌生人的車,現在因為科技上的連結性,讓大家都有一個評分機制、信任機制,這個時候資源就被開發出來了,所以我覺得這才是科技上真正帶來的創新價值。」Uber台灣總經理顧立楷在「WHATs NEXT!移動到未來」第二屆數位行動產業高峰會上表示。

 

去年Uber還在一個比較緊要的關頭,也有兩個月的暫停服務時間,當時其實有十分驚人的連署聲浪,在短短的一個禮拜內就有將近十萬人連署希望Uber可以留在台灣,而經過和政府長時間的溝通,最後終於達到雙方的共識,並在今年四月重新開始服務。

 

而讓Uber能回到台灣的關鍵就是找到業者跟政府的共同點在哪裡,這就回歸到管理規則與法規的精神,當初這些東西被訂立出來,為的就是要保護到消費者的安全與權益,所以當Uber用這個共識去當作出發點的話,相對就比較容易找到解決的方案。

 

其實要讓外來企業進入當地,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接地氣,顧立楷表示:「如果Uber要用美國的經營模式推進到全球的服務,一定會有很大的問題,如果每個地方沒有一個當地的團隊,就沒有辦法真的了解當地消費者的需求,所以Uber在每個地區都建立起一個當地的團隊,堅持一定要有本土的人,而不是從國外空降一個國外的主管進來,這個部分是我個人蠻認同的一個管理理念。」

 

顧立楷也分享道,Uber一開始是跟Apple Maps做結合的,因為Apple Maps在美國跟Google Map沒有差那麼多,使用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台灣的Apple Maps資料沒有那麼齊全,跟Google Map的差異性也比較大,所以後來也是亞洲的團隊去跟總公司回報這個問題,他們才了解到當地的差異性,並在系統上進行全新的更換。

 

而顧立楷在Uber工作的這幾年,發現很多台灣人都在Uber的各種不同國家工作,尤其是在美國,光是工程師、PM等都有非常多有才華的台灣人在美國的Uber,當時顧立楷感到有些困惑,會覺得為什麼這些人才不待在台灣,加入台灣的團隊呢?「我覺得台灣應該要思考如何把市場做好、讓人才被吸引過來,如果讓人才們認為台灣是有吸引力的市場,他們很願意來台灣發展,這對整個台灣來說也相對有提升的作用,我覺得這是一個國家可以慢慢開始投資的地方。」顧立楷說。

 

 

談到正夯的「共享經濟」,因全球行動網路的發展,共享經濟成為新興的重點發展產業,並創造了許多獨角獸新創公司,Uber就是最好的例子!

 

然而,Uber對台灣傳統運輸服務業,有著直接衝擊,也造成不少爭議。Uber台灣總經理顧立楷表示,競爭能夠促使大家去不斷的提升自己的產品,從而去贏得消費者的信任,不管是國外的創業團隊,或是台灣的團隊都應該要學會。

 

新創產業崛起 台灣必須改變思維

 

Uber進駐台灣,顧立楷看準新創產業的先機,接下Uber總經理一職,然而,開拓台灣市場的過程卻備受阻攔,與傳統計程車業者間的矛盾、政府部門不友善,最終導致Uber退出台灣市場,顧立楷面對國際化和傳統產業競爭,強調「競爭是幫助了消費者,幫助了供應者,亦是幫助了團隊。這樣才能更好的全方面的去看待產品的改進,才能跟得上日新月異的市場。」

 

Uber一路上在台灣的爭議不斷,面對新創公司的崛起,台灣確實沒有做好準備,顧立楷曾說:「Uber是台灣接軌國際的契機」,當「共享經濟」模式成為全球大力支持的產業,台灣早已落後,政府部門必須改變思維,接受新創公司進入市場,協助與傳統業者合作,產業運作模式的轉型,有助於擴大消費群、共創新經濟。

 

重返台灣市場 Uber修正模式再出發

 

今年五月,Uber以租賃車模式回歸市場,與剛進入台灣時的私家車模式相比,「新Uber」配合法規,轉變為更加純粹的媒合平台,如同顧立楷所言,競爭的結果是為消費者帶來更優質的服務,也能協助產業提升產品性質,Uber重返台灣市場的關鍵在於對目標市場的了解,配合當地法規及人文風情做調整。

 

有別以往的運作形式,「新Uber」做出許多妥協才得已重返台灣市場,顧立楷表示,「團隊的核心理念不能改變,符合消費者的需求,根據目標市場的不同來做在地化的改動,才能使得團隊和產品發展壯大。」目前,Uber提供最單純的平台及服務,未來,將會繼續與政府、相關業者研討重啟「共享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