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人隨筆。夏遊三帖
Knowing
吳仁麟 2019-07-11 18:25

 1.不老武士

 

「先程関西空港に着きました。今、帰りのバスの中です。昨日はお世話になり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また情報があれば連絡します。(剛剛到達關西機場,正在回家的路上,謝謝您昨天提點,如果有消息會儘快與您聯繫)」在關西機場降落之後,他傳了訊息給我。

 

看到這些話,除了敬意,我也反省自己對於生活和工作的態度,每次和這位66歲的日本商社會長碰面,都學習許多。

 

回想起他來台灣這幾天,我們談了不少也喝了不少,儘管我的日語連五十音都發不準,但是在友人協助翻譯下,兩人還是喝得開心也聊得開心。

 

在林森北路的日式Jazz音樂酒吧裡,三角瓶的Glenfiddich威士忌成了兩人的共同的語言。我和他都曾經在人生的某個時期迷戀這瓶Single Malt Whisky,兩人不能自己的一杯杯一飲而盡,也聊起過去的人生。

 

26歲那一年,56歲的老爸在洗溫泉的時候走了,他沒有選擇的接下會計師事務所,兩年內就考取了會計師執照。日本是「三師社會」,醫師、律師、會計師是構成社會的三大支柱,政府的管制也特別嚴,可以想見他當年有多拼。

 

拼了四十年,戰場從大阪一路打到中國和越南,對台灣也有相當的經營,我好奇身為老闆的他為什麼到了這年紀還這麼拼?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個責任,在交棒之前,我想把公司再帶到另一個高峰」他說,接班人早已選定,希望能把體質很好的公司交給他。

 

如同許多年長的企業家朋友一樣,66歲的他拼勁看來仍然像是30歲人。我於是明白,人不管活到幾歲,都該努力忘記年紀,那永遠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ありがとう!!

今回のお話しのことにより

情報の絞り、収集ほ

連絡も準備していきたいと思います。

こらかれ、楽しみ期待しており、色々と勉強になると思いますが

お互いに頑張りましょう!!

ハッピーサンデー、スカイサムライ先生( 謝謝您,期待未來向您學習,我會針對這幾天所談開始聯繫準備,一起來加油。週日愉快,天空武士先生)」在友人的協助翻譯下,回了他簡訊,同時再一次複習我那不太標準的五十音。

 

2. 不能賣的東西

 

讀完了四週的「生命科技」之後,開始讀「公共哲學」。這兩個主題看來距離有點遠,卻是緊密關連的。

 

如果我們放任生命科技的發展和使用,讓有錢人能長生不老,沒錢人只能等死,這世界會變成什麼樣?

 

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是我們這個時代最知名的公共哲學家,他認為社會存在的目的就是永續,永續的關鍵就是哲學,用大眾所認同的哲學來決定社會該如何走下去。

 

桑德爾的論述主軸一直是質疑資本主義式的民主化,這其實也是過去半世紀人類社會的主旋律。好像只要社會上大部分人認為對的事就是對,卻很少人去思考這樣的價值觀早就被金錢給操縱了。因為金錢會利用市場機制影響各項社會體制,比如我們的政治、法律、媒體甚至道德觀。

 

一個社會要能建全發展,就必須超越金錢的挑戰。在「錢買不到的東西」這本書裡,桑德爾舉了瑞士的例子,2001年,瑞士政府決定在一個只有一千多人口的深山小村蓋核廢料場,村子裡有百分之五十一的村民同意。

 

為了爭取其他百分之四十九村民認同,政府加碼每戶每年補助兩百五十萬左右台幣的補償金,結果竟然只得到百分之二十五人口的支持。

 

這個故事讓我印象深刻,我相信不只瑞士人,每個的人的心中都會有一些不能賣的堅持。

 

3. 被誤解的尊嚴

 

一年前第一次見到柯鴻圖,60多歲的他事業和愛情都正在重新開始。我們就這樣聊了一個多小時,大部分都在談他的創作觀和愛情觀。

 

那時候他剛好有場畫展,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系列的工筆荷花,特別是那些枯死的姿態,有種說不上來的殘敗之美。

 

最近他又開了展覽,大部分的作品還是花和鳥。三十多年來,他以台灣自然題材為主題,設計了八十多套郵票,這件事也像是一件雄偉的行為藝術品。如果有一天他找我策展,我就會特別強調這個重點。

 

從作品標示的年代看來,他幾乎每天都在畫,至少十天才能完成一幅,這些水彩畫不像油畫可以塗塗抹抹,一筆下去就沒辦法改。我好奇他這麼多情畫工又這麼精細,為什麼不畫女人?

 

「我其實也想畫啊」他說,是他的女人不讓他畫女人。

 

真的可惜了,我看著眼前那幅乾枯的荷花,是這次展出作品裡唯一的荷花,主題叫「尊嚴」。

 

「死相有死相的美,像這些枯死的荷花一點也不會比盛開的花朵醜」他解釋自己的創作心境。

 

我說,我還以為那些枯死的荷花是象徵坐懷不亂的老人,美色當前仍面不改色的悍衛男人最後的尊嚴。

 

他聽了之後,哈哈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