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欣潔:政府對同志的態度會改變長輩的看法
Knowing
余宗翰 2017-05-23 20:00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近日即將出爐的同婚釋憲案判決,起自於三對同性伴侶登記結婚遭拒後所提起的行政訴訟,而這三對同性伴侶之一就是長年投身性平議題的呂欣潔和她的太太陳凌。

 

呂欣潔高中時發現自己是同性戀,大學投入協助同志的NGO,之後活躍於社運,也曾參與政治,於2015年和理念相近的人一起組成「社會民主黨」。同年呂欣潔還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那年617日台北市政府民政局開放同性伴侶註記,呂欣潔與陳凌「搶頭香」、成為第一對註記的伴侶;當時他們舉辦婚禮跟親朋好友分享喜悅。

 

舉辦婚禮也是想告訴大家同志成家就跟異性婚姻一樣,沒什麼不同。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同志要跟大眾相「同」何其困難。如今呂、陳與兩方家長會一起開心地出遊,呂欣潔在訪談中回想,這種和樂的場景對大學時代的她來說簡直是「妄想」。

 

不要小看長輩學習新觀念的能力

 

呂欣潔回憶,剛開始爸媽覺得女兒成為同性戀很丟臉,得不斷與他們溝通、灌輸正確的觀念,也不免吵架,花了十年左右才讓爸媽接受她的性傾向。呂欣潔分享一件趣事,當她第一次上電視節目的時候,爸媽雖然覺得講得很好,卻無法接受她講同性戀的事,將自己的同性戀身份傳出去。

 

在說服爸媽的過程中,呂欣潔認為「耐心」與「理解」很重要,而且千萬不要小看長輩學習新觀念的能力,要多跟他們溝通。還有,「要相信父母的愛」。呂欣潔分享,「其實問爸媽希不希望我開心,他們也希望我開心啊!」

 

 

我想找同伴!

 

前陣子黑人喜劇演員Wanda Sykes有一個脫口秀影片爆紅,題目是「同性戀比黑人還可憐」。為什麼呢?因為父母不會因為小孩是黑人而覺得丟臉,但若小孩是同性戀就...... 同為被歧視的群體,同性戀連被父母視為正常人的寬慰都須要奮力爭取,多麼心酸。

 

呂欣潔大學二年級時就投入了「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就此踏入為性平奮鬥的旅程。訪談時特意問到參加「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原因是什麼?呂欣潔回得輕巧:「因為社工系(當時就讀於台大社工系)的老師鼓勵學生參加NGO,二來我也想找與我同類的同伴。」

 

不想那麼悲情

 

關注呂欣潔的人應該都知道她有一位患有先天心臟疾病的妹妹呂欣宜。呂欣宜的身體隨時都有可能出狀況,成長的過程中動了好幾次心臟與腦部手術。老天開了一個玩笑,期待有妹妹可以一起玩的呂欣潔在迎來妹妹的那一年被迫長大。雖然身為不被人諒解的同性戀,又必須掛心親愛的妹妹,可呂欣潔自我澄清,雖然生活中有許多擔憂與煩惱,但她自認是個樂觀、開朗的人,不想那麼悲情。

 

可能為了突顯弱勢的困境,早期許多以同性戀為主題的書籍與電影大都呈現同性戀悲苦的一面。呂欣潔年輕時也曾迷惘於自己的性向,當她開始接觸同性戀書藉時,發現大多數關於同志的書都是悲情的,並不是開朗的她所想要的。

 

固然同志所要面對的煩惱比異性戀多,但並不代表身為同志必定是悲苦的。

 

 

大方講同志情慾

 

同志族群常常被貼標籤,比如「同志都很帥」等等;又或者,當同志承認有情慾時,容易被有心人士說成「淫亂」。所以對性事這一塊,同志是比較壓抑的,偏偏性教育、乃至於性教育對身心發展的重要性無可怠慢。

 

呂欣潔十分重視同性戀的性教育,曾建置推廣安全性行為的「Song YY 爽歪歪」網站,以及親密關係小組探討同志的親密關係。2015年,呂欣潔出版《好好時光:給女同志身體、性愛與親密關係的指導》,推廣少有人觸及的女同志性愛知識。

 

政治很複雜                                          

 

不只是性平議題,呂欣潔長年投入社運,關心的議題廣泛,比如勞工權力、年金改革、長照制度等等。但政治改革往往慢了社運好幾步,因而呂欣潔想藉由從政促進改革。

 

與社運的直來直往相比,政治圈是另一個概念。呂欣潔從政後發現政治很複雜,要考慮各方的利益、溝通、找到平衡。(呂欣潔特別強調,所謂的利益不只是利得利損的計較,還包含居住正義等人權考量。)而且,在實際推動政務的過程中,雖然無可厚非,但呂欣潔仍然難以接受黨派之間「只問你哪一隊,不問對不對」的思維,她自嘲,「我仍然太偏向理想主義者了」。

 

社工系學生很適合從政

 

呂欣潔對於政治殿堂裡的學習過程是肯定的,比如學會如何用政治人物的思維去思考問題、如何跟理念不同的人溝通以推動立法議程。曾讀社工系的呂欣潔認為,社工系學生會察覺結構性的問題,也懂得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事物,這些對於從政都有助益。呂欣潔認為社工系學生,以及奉獻社運的人不妨考慮從政,改變台灣政治環境。

 

 

政府的態度能改變長輩的看法

 

對於同婚釋憲的判決結果,呂欣潔認為大法官判違憲的機率較大,畢竟司法院會受理釋憲申請應該代表著他們覺得有必要呼應台灣社會支持婚姻平權的思想浪潮。

 

「政府的態度能改變民眾對事物的想法」,呂欣潔以自身經驗為例,有些無法接受同性戀子女的父母會說:「如果法律允許同性戀結婚,我就接受同性戀」。

 

呂欣潔指出,政府的態度能促成社會教育。舉例來說,以前大家都不知道反式脂肪對身體不好,是後來政府明令標誌規範,才使民眾廣泛地意識到反式脂肪的危害。同樣的,當政府對同志採取正向的態度,並訂定相關的性平法規,民眾才會意識到整個風氣的變革,而當社會的風氣轉變、越來越多人接受同志,父母被親朋好友說閒話的情形就會改善,比較能夠接納同性戀子女。 

 

 

(圖片來源為呂欣潔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