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以太坊開始,幣圈開始變得癲狂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31QU/張詠晴編譯 2019-01-10 17:29

 

「Code is not the law,but good software is good。」

 

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是區塊鏈技術應用最成功的代表,有了比特幣,人們才在之後瞭解到區塊鏈技術,有了以太坊,人們才知道區塊鏈能夠與現實生活更緊密。

 

由於比特幣自身機能的限制,無法滿足幣圈用戶越來越「膨脹」的需求,「極客」們開始探索區塊鏈的新用法。

 

這就是以太坊。

 

2013年年末,V神發布了以太坊初版白皮書,在全球的密碼學貨幣社群陸續召集到一批認可以太坊理念的開發者,啟動了項目。

 

2015年7月30日,以太坊發布了Frontier版本。在這一階段,以太坊建立了一個生態環境,世人可以在裡面測試分散式應用(Dapps)。

 

自此,以太坊走上一條和比特幣截然不同的路。

 

以太坊是點對點的去中心化的虛擬機(Virtual Machine),用戶可以在已經配置好的環境中開發自己想要的程式,並把程式安裝在以太坊上進行運行。

 

整個以太坊系統就是可以由全球任何電腦加入的一個大網路,每台電腦只要安裝了以太坊客戶端,就可以成為以太坊的一個節點一個虛擬機。

 

以太坊在最初已到了全球的「超級電腦」的概念,人人都可以開發程式放在這個超級電腦運行。

 

作為一個平台,以太坊可以透過自己的貨幣工具,使P2P交易和應用程式便捷化。

 

雖然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是加密貨幣,但以太坊的主要目的不是把自己建成為支付替代物,而是使以太坊的營運便利化且貨幣化,從而使得開發人員可以建立,並運行分散式應用程式。這使以太坊擁有了有用的價值屬性。

 

換句話說:以太坊 = 區塊鏈1.0+應用。

 

截至目前,加密貨幣領域大多數加密貨幣,都在走類似以太坊的多功能化路線,前者有以太坊、EOS等,後者有在公鏈元年紛紛依靠公鏈而誕生的各種加密貨幣,諸如TRON、MOAC等。

 

有利必有弊,智慧合約給了以太坊路線無與倫比的優勢,但是其弊端也讓許多人恨得咬牙切齒。

 

智慧合約是好東西,但是卻漏洞百出。幾年間,各種區塊鏈2.0項目接連遭受駭客攻擊。遠的不講,2018年5月,駭客利用以太坊的漏洞攻破BEC,導致BEC市場崩潰,損失10億美元左右,BEC價值幾近歸零。

 

另一條公鏈EOS從成立之初到現在,短短半年也接連遭受駭客攻擊,甚至網友調侃駭客愛上了EOS。

 

相較於比特幣而言,以太坊為首的區塊鏈2.0路線,在發展過程中則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野心」,以太坊想透過自己的手將幣圈全部囊括。到頭來兜兜轉轉,終究還是一事無成。

 

2018年,以太坊市值跳水90%,而其生態上的各類應用也大多半死不活。

 

也正是從以太坊開始,整個幣圈的心態開始變得「癲狂」。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比特幣與以太坊路線之爭:敢問區塊鏈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