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迢迢到伊朗找「電」,礦工們為何甘願這樣做?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星球日報/張詠晴編譯 2018-12-06 08:00

 

看到郭宏才懸賞100個比特幣,遍尋全球最便宜的發電廠,李明立馬輾轉找到了他。

 

那兩天,全球有400多個人揭了郭宏才的「皇榜」,四川、新疆、新加坡、吉爾吉斯、伊朗等等,眾多競爭對手中,李明在伊朗找到的4分錢一度的電,最終勝出。

 

11月初的德黑蘭剛剛入冬,遠處群山略現薄雪,李明已經忙碌在為郭宏才和因郭宏才的號召而來的人們找電的路上。他在伊朗做了十多年生意,在伊朗西北部的亞塞拜然,他見到了一大型發電廠的主管。

 

影響礦工和礦機的因素,主要是幣價和電價。

 

幾個月來,比特幣大跌,F2Pool 魚池創辦人毛世行曾告訴《Odaily 星球日報》,全球已經有6成礦機因為幣價大跌而關機了。幾大礦池監控的礦機「關機幣價」圖上,以電價4毛一度為例,每隨著一輪幣價下跌,就增加幾種由盈轉虧的礦機型號。但實際上,四川、內蒙、新疆等電力比較集中的地方,電價普遍在4~6毛一度。大批大批的礦工關掉礦機,再以低廉的價格賣掉,黯然退出「江湖」,但有如郭宏才這樣仍有資金儲備的人,試圖尋找有低廉電價的地方繼續挖礦。

 

這種形勢下,去伊朗找電,正如奔波在伊朗找電路上的李明近期所感受到的一樣,正形成越來越大的隊伍。

 

「電」現在意味著時間和金錢,在幣價還沒跌破「伊朗關機價」之前,人們希望盡快接上自己的礦機,繼續開挖比特幣。

 

不過,那裡是伊朗,一個受美國制裁的中東國家,擁有複雜的歷史、宗教、政治和習俗背景。半年前,因美國制裁,伊朗法幣里亞爾暴跌,經濟形勢很不穩定。更有業內人士稱伊朗方面曾突然沒收外來的礦場,「去了很可能有去無回,最後給別人做嫁衣裳。」

 

一切複雜的因素背後,去伊朗開礦場的路注定不會平坦。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揭秘伊朗開礦場:中東動蕩,美國制裁,伊朗跟礦工『互相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