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引擎還重要嗎?  
合作媒體-愛范兒/作者:keso
鍾佩慈/編譯 2017-11-13 11:10

在《搜狐,搜狗,和懷了孩子的王小川》這篇文章中,我說搜索引擎仍然是非常賺錢的業務,也仍然有極高的用戶使用量,但它不再「性感」,不再代表未來的業務。

 

從搜狗的營收來看,搜索相關廣告的成長率,已經從2015年的50.8%,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10.2%。即使將搜索引擎看作是支持未來業務的提款機,這台機器也吐不出更多的現金了,更不要說拿來支持投資者的預期了。

 

王小川對此立即表示不同的看法,他說最近三個季度搜狗的營收成長速度放緩是有原因的。政府從去年三季度開始加強廣告監管,造成營收成長斷崖式下降。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的營收成長速度,是和去年跳崖前對比的,當然會很低。現在三季度開始相對去年三季度,成長的速度就回來了。

 

據搜狐第三季度財報披露,搜狗的營收重回50%以上的高速成長軌道。這似乎證明了王小川的看法,即搜狗營收成長放緩是外部因素導致的階段性現象,至少對搜狗來說,搜索引擎仍然是一個有著很大成長空間的關鍵業務。

 

對於年營收剛到10億美元級別的搜狗來說,搜索引擎可能確實仍然存在巨大的業務空間。但跳出這個井口,往更開闊的地方看,百度的年營收為100億美元級別,Google的年營收為1000億美元級別,而Google以如此巨大的營收,仍保持著20%以上的季度成長。若論對搜索引擎的倚重,百度和Google遠甚於搜狗,百度「All in AI」,GoogleAI first」,搜索巨頭紛紛佈重兵於人工智慧,這其實表明了它們怎麼看未來。

 

說搜索引擎不代表未來,不是說它要被用戶拋棄,也不是說它的商業價值已窮盡。搜索引擎經過20年的發展,早就已經成為了我們手邊必備、不可缺少的訊息工具,就像我們早已習慣了電燈、冰箱、洗衣機一樣。它們對我們仍然非常重要,但這些工具不再具有改變遊戲規則的能力,不再具有帶動大量相關行業共同快速成長的能力,不再具有書寫傳奇的能力。它們太成熟了,成熟到沒有失望,也沒有驚喜。

 

十幾年前我曾經說過,我們與人類任何已有的文明僅隔一次Google之遙。相比黃金時代的搜索引擎,今天的人們花費更多的時間,在和好友的微信聊天中尋找答案,在朋友圈一次次的刷新中尋找答案,在微博的熱點中尋找答案,在知乎獲得高票的回答中尋找答案,在今日頭條殷勤體貼的推送中尋找答案,在百度地圖的地標中尋找答案,在喜馬拉雅的音頻課程中尋找答案,在大眾點評用戶的評價中尋找答案,在豆瓣的打分和評論中尋找答案……通向答案的大門和路徑越來越多,我們有時候不得不使勁想才想起來用一次搜索引擎。

 

當世界從地球村重新回到孤島,當互聯網上有了越來越多的圍牆和界樁,當越來越多的數據和訊息被鎖定在一個個有牆的花園裡,以整合全球訊息為使命的搜索引擎,也變得越來越力不從心。曾經為世界變平而歡欣鼓舞的那些樂觀情緒,正隨著新保守主義和新孤立主義的興起,而隨風飄零。

 

回想起來,我們賦予搜索引擎的那些意義,實在是過於樂觀、過於一廂情願。當年Google離開中國,那是一件多麼嚴重、多麼天崩地裂的事,可實際上,我們高估了搜索引擎的能量,將太多它擔負不起的使命不由分說地放在它並不寬厚的肩上。

 

有人認為,在人工智慧的加持下,搜索引擎的技術和產品都面臨著持續的重大更新,未來的搜索引擎也許會以不同的形態存在於不同的軟硬件產品中。甚至,整個人工智慧都是由搜索引擎驅動的。

 

就算如此,這也早就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搜索引擎了。你甚至可以說,今日頭條就是個搜索引擎,小米AI音箱也是個搜索引擎,Google AssistantAmazon AlexaSiri更是搜索引擎,可是將搜索引擎概念這麼泛化有什麼意義呢?

 

 

讓我說得更加確切些,那個讓用戶輸入關鍵詞,然後按照相關性列出搜索結果的搜索引擎,仍然不可或缺,仍然非常賺錢,但是不重要了。就像當年有人說,IT不再重要,因為隨著IT變得日常,變得人人可用,它就不再能夠轉化成競爭優勢。

 

(圖文授權自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