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禕倫:我想要把觀眾帶進我的世界裡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1-20 11:00

最近在台灣掀起了一股好久不見的驚悚推理熱潮,植劇場系列新戲《天黑請閉眼》,而最近最流行的問候語也從「兇手是誰?」取代「你好嗎?」,許多劇迷都覺得飾演藍毅聰的陳禕倫在第二集就領便當實在很可惜,不過戲劇不就是這樣嗎?每個事件都環環相扣,每一個安排也都有其意義。

 

陳禕倫和藍毅聰的差別

 

在《天黑請閉眼》的藍毅聰是一個對事情比較不在乎,不過只要有了目標,就算不擇手段也一定要達到的人,不過陳禕倫本人是會想很多的人,即使有了很像要的東西,他也不會很果決地去爭取,而這件事也呈現在他的表演上面,造成一開始被導演磨了很久。

 

很多事都跟想像的不一樣

 

在開拍前演員們有一起上過幾次表演課,其中有一次導演希望每位演員可以挑一部電影裡面的片段,跟他們各自的角色類似的來做一個呈現,而因為那段時間陳禕倫所有的檔期全都卡在一起,雖然瘋狂找影片,努力找尋類似藍毅聰這個角色的樣子,但當時一直不太順利,再加上他是一個求好心切的人,「我知道講這個都不是藉口,但當時真的快爆炸了!」陳禕倫說。

 

後來陳禕倫硬找了一個影片給導演看,這件事也成為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當時他覺得用藍毅聰個性上的一個點去找那部電影裡面的場景,從中呈現出角色的黑暗面,可是陳禕倫自己也知道那不是導演要的東西,方向也不對,所以在第一時間跟導演交手時,就在陳禕倫心中種下了不安感,他自己清楚,這件事情會影響到導演對他的信任感,也會增加自己表演的不確定性。

 

在《天黑請閉眼》正式開拍後,陳禕倫才發現有好多無能為力的事情再發生,「就算做好了角色功課,在現場有很多突發狀況,還有怎麼翻譯導演的話,例如導演給我一個指示,並不是要我去做那些事,而是要我去理解為什麼要做那些事,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因為這都會連帶到角色的個性上面。」陳禕倫說。

 

其實我還不了解自己是什麼樣子

 

 

在拍攝時,導演一直想要把陳禕倫身上模特兒的東西磨掉,因為他想要讓別人看到不一樣的陳禕倫,他要呈現出來的藍毅聰是大家想像不到的樣子,因為有了前面一開始的小故事,讓陳禕倫在現場有點失去判斷能力,「我失去了我在現場判斷這個決定是對是錯的能力,導致我不敢做很多我覺得這個角色可以有的東西」陳禕倫說。

 

直到拍攝中期,有一場戲,導演跟陳禕倫說:「你看,你身體都在這樣晃,頭也這樣晃,實在很影響我看你的戲,你在演的時候以為這樣很自然嗎?但你現在自己看回放有覺得自然嗎?」那個當下,陳禕倫看見了自己在鏡頭前面的不安和不自在,導演又說:「你剛剛在回答別人的一段話,你的情緒應該是那個樣子,但你現在看回放,你有做到嗎?」

 

那時,陳禕倫才發現他以為自己在某種程度上很了解自己,但實際上遇到這些問題才知道原來他一點都不了解自己到底長什麼樣子,因為他平常太不留意生活上的小細節,導致遇到狀況時對於自己的反應感到陌生,「心裡面以為我有做到了,但其實真的什麼都沒有,有時候我不是故意那樣做,可能是一直以來模特兒的工作,就只需要我呈現在鏡頭前的一種樣子,但放在表演上,我忽略了當情緒和表情結合時,應該怎麼呈現。」陳禕倫說。

 

那時候張書豪建議他:「你應該要開始練習照鏡子,照鏡子不是要看你長得好不好看,而是讓你更了解自己到底長什麼樣子。」原來陳禕倫會覺得為什麼要做這麼方法演技的練習?我拿出真實的情緒來演不行嗎?但後來才知道在自己根本不了解自己是什麼樣子的時候,情緒跟表情就是結合不起來,所以靠一些方法來練習是必須的。

 

從那次之後,陳禕倫會把每一場他要演的內容列出來,都請人跟他對一次,並且用手機錄起來,再慢慢做修正,有了這樣的自我訓練才發現原來心裡以為自己的頭沒有晃,其實在鏡頭前面都不是如此,原來想像中該有的表情都沒有準確呈現在臉上,原來因為我不夠有自信,讓我其實會害怕鏡頭,而更困擾的是,藍毅聰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飾演他的陳禕倫不能一直在鏡頭前呈現出沒自信又不安的藍毅聰,所以這件事情在拍攝過程中產生了一些困擾和阻礙,不過經過這些練習後,陳禕倫又更了解自己多一點,在表演上也有比較好的呈現。

 

表演不可能一蹴可幾

 

 

在拍攝時如果因為某個人的選擇錯誤而導致NG,那其實很浪費全劇組的時間,也因為這樣,一開始的陳禕倫花了比較久的時間才找到藍毅聰的樣子,對於自己的表現當然造成一定程度的壓力,但陳禕倫也知道表演不可能一蹴可幾,除了需要很多經驗,還要放輕鬆好好生活,留意生活中的小細節,所以現在同時在拍攝兩部戲的陳禕倫每次分析完一次劇本,就會再推翻自己一次,在正式拍攝前也都會在導演面前演一次,一起做討論,這樣對於角色的了解跟分析也會更精準,這些都是拍完《天黑請閉眼》後所累積的經驗。

 

所有經歷都會成為養份

 

到後期時,陳禕倫拍攝一場情緒很重的戲,那一次導演走過去對他拍手說:「不錯喔!」聽到的那當下陳禕倫真的覺得很感動,覺得自己終於有達成一個目標,而平常不太誇獎人的攝影師也稱讚他說:「今天不錯喔!」而那時候陳禕倫回覆攝影師說:「我剛剛演完那場自己感覺也蠻好的,但回頭看看,我好像搞砸更多...」但攝影師搖了搖頭說:「不用想那麼多,那些都會成為你的經驗,你也會帶著這些東西到下一部戲去。」當時聽到還似懂非懂,而真正進入下一部戲、下一個劇組後才真正體會到:「真的,這些都是我的經驗跟養份」。

 

如何專心「服務」角色

 

 

陳禕倫認為每個人在每個工作中多少都會有一點成長,就算沒有成長也會理解一些事情,拍完《天黑請閉眼》後陳禕倫成長很多,也了解了許多事情,包括在現場專注的能力、不被打擾的能力、如何專心服務角色這件事情,「以前總覺得在拍戲時會想要順著一個感覺走,拍著拍著多少還是會有一點覺得自己好像在演些什麼,但現在在拍戲,我會把角色擺在自己前面,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我後來理解到的事情,而且很重要。」

 

沒有一個演員不想被看見,但這個東西可能會帶進演員的表演中,陳禕倫所謂的「服務」角色,不是去扮演他,而是把角色擺在自己前面,專心和角色相處,去找尋自己跟角色連結的點,如果有不一樣的地方,就要從生活中觀察自己,並且練習角色的特質,「如果你可以找到跟角色相似的地方,然後在那裡面找到自己,但還是把角色擺在自己前面,你就會被看見。」陳禕倫說。

 

運動和健身是我看見堅持的方式

 

 

之前因為是模特兒的關係,想要把自己的狀態用好才開始運動,但久了之後,陳禕倫發現自己在運動中學習了很多事情,「運動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健身,我練的已經不只是身材,我覺得我練的是一個態度」陳禕倫說。

 

因為陳禕倫運動的強度很高,其實都會有想要放棄的時候,但很神奇的是,每次時間一到,他就會自動開始運動,陳禕倫認為在其他事情也要像運動一樣,不管他做的事情成效是好是壞,起碼要讓別人看到他想要完成它的態度。

 

所以以前的陳禕倫會說運動跟健身是他的生活哲學,但現在他認為「不如把它當作是我看到堅持的方式。」

 

模特兒跟演員的差別

 

模特兒的東西比較自身,只要把自己的狀態顧好,外型上身高夠、有自己的樣子,其實工作就會有一定的量;但演戲不是,演員要跟角色相處,在相處前還得先找到角色,如果這些沒做好,到了現場影響到就不是自己而已,所以當演員一定要留意生活的小細節,這是陳禕倫在當模特兒的時候不會做的事。

 

其實陳禕倫不會特別覺得哪一個工作比較代表他,因為模特兒跟演員都是他,雖然在拍《天黑請閉眼》時很想要擺脫模特兒,甚至覺得模特兒成為他在表演上很大的阻礙,因為其他學員沒有經歷過模特兒這一段,他們可以比較自在地呈現出導演要求的事,但換成是陳禕倫做這些東西就會讓導演覺得他在耍帥,但其實並不是他刻意做了些什麼,而是不自覺會讓人有這樣的感覺。

 

我想要當演員,不是偶像

 

 

其實陳禕倫在徵選進QPlace之前在新加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那邊當一位演員必須要包裝自己,做很多他不喜歡的事情,讓他開始思考表演好像不只這樣而已,那他要的到底是什麼?所以當時放下了很多利益上的東西回來台灣,這段過程非常辛苦,有太多現實上的困難在吞蝕自己,但陳禕倫很慶幸有家人的支持,還有自己的不放棄,從《天黑請閉眼》的演員名單出來後,接著又剛好有機會參與電影《健忘村》的拍攝,現在也陸續演了《夢裡的一千道牆》以及《起鼓出獅》,這讓陳禕倫更堅信不放棄,一定能柳暗花明又一村,機會只會留給準備好的人,所以只能隨時做好準備去迎接下一個挑戰。

 

表演這東西,是需要學一輩子的事

 

「我不知道幾年後的我會是什麼樣子,但我知道表演這東西,是需要學一輩子的事,它是一條修行的道路,我可以說我比以前更有自覺,但是我離心目中好演員的樣子還有一大段距離。」陳禕倫說。

 

陳禕倫認為演員必須很放鬆、很柔軟、很誠實。為什麼說要柔軟?因為演員不能讓自己硬梆梆鎖在那裡,不讓人揉捏,這樣即使角色功課做好了,到現場遇到狀況還是沒有彈性去調整,永遠無法進步。

 

我們常說某個演員表現得很有「張力」,所謂的張力一定要先收,才能把它張開來,所以演員的空間是要保留給現場環境、導演以及對手演員,如果從一開始就把空間都撐滿了,那整個節奏就會被限制住,呈現出來的角色也會很無趣。

 

「演員一定要很誠實的面對自己,這是你對於任何事情的理解跟接受,還有面對大家,如果你一直帶著一張假面具來接觸人,那你也會帶著一張假面具來接觸角色,那演出來的東西就只是演出來的,我們必須很誠實來面對這些事情。」陳禕倫說。

 

許多演員都有提到,假的感情在鏡頭前不可能變成真的,所以一位演員必須很誠實地去接納自己的感受,因為這件事也會相對地呈現在表演上面。

 

我希望能把觀眾帶進我的世界裡

 

陳禕倫希望自己能把觀眾帶進他的世界裡,去感動他們,因為他也曾經被那樣感動著,所以不管角色好壞,是正是邪,只要觀眾被帶進去代表他們有一部分被觸動到,才會跟著演員走進去。

 

演員是個說故事,也是發聲者的角色,陳禕倫希望觀眾能看見他這個演員是有能力去告訴他們一些故事,或是帶給他們一些感觸的。

 

走下去就會有路了

 

演員這個工作並不如大家所想的那麼光鮮亮麗、賺很多錢,有太多的現實考量讓人想放棄,而陳禕倫在低潮期時就會一直鼓勵自己:「走下去就會有路了。」反正人生已經遇到了這麼多困難,再差也不過如此。

 

曾經有一位老師跟陳禕倫說「你要苦練功,但不要練苦功」意思就是方向要對,不然所有的努力都會變得一文不值。

 

很多事情說得容易做得難,陳禕倫認為在這一行就是看誰撐得比較久,誰會堅持努力到最後,還有誰願意為了這件事情做多大的犧牲?

 

《天黑請閉眼》第四集預告: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