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治理、工作量證明與商鞅變法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村頭二舊/張詠晴編譯 2019-04-15 17:55

 

大家看這個年份,公元前360年了,秦國統一六國是公元前221年,真正全力進攻六國是這之前的十年,先後滅韓、趙、魏、楚、燕、齊六國。十年統一天下。

 

這一切的成就除了明君英主的光環,最大的源頭就是商鞅變法。他自上而下的定了一種新的規矩,誰在規定的範圍內工作量大,誰就可以獲得獎勵,這也就是當下區塊鏈產業流行的PoW(工作量證明機制)。這樣一套共識的法則,由群主商鞅提出,國家法律規定,政府強力執行。

 

社群管理

 

商鞅是個有智慧的人,上一回已經說到他對自己命運的判斷,可是智慧未必有大成,更加重要的是他的狂野的想像力和強大的意志力。

 

變法,當然有所謂的既得利益集團,如果以國家為一個巨大的社群,肯定有群裡的人跳出來,反對你的社群管理。要麼說服他們兼顧他們的利益,要麼把他們踢出群。秦國大官也是社群領袖之一_甘龍就是要被踢出群的人。

 

舒適圈之辯

 

現在大家都在喊,「要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好像跳出舒適圈是非常大的突破,對人生有更好的交代。其實真相是你的舒適區並不怎麼樣,很少見到皇親國戚高官富賈整天說要跳出舒適區的。君不見,整天在台上讓你跳出舒適區的,如果你真跳出舒適區:成功了他是人生導師,不成功,他賦予了你正確的人生態度,你還得謝謝他。導師?導師最喜歡信口開河。秦國老貴族就是被逼出舒適圈的人。

 

辯論

 

商鞅和甘龍的辯論《資治通鑑》裡有寫,《商君書》也有寫,甘龍並不是無能之輩,就像莊子和惠子的對話,即使有高有低,也是同一個層次上的對話。甘龍認為約定俗成的東西不要變,人民循著國家的法度,已經成為習慣,這樣才能國泰民安。

 

有道理嗎?是挺有道理的。但是大家記住任何辯論的目的不是在辯論會上思考論點對錯,而是說服別人,說服在場的所有人。論點,在上場之前已經確定了。臨陣變節,含情脈脈,只會讓人覺得惡心。

 

商鞅對於這樣的問題,根本不在乎,就像王安石變法的時候,說出「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一樣,商鞅也爆出千古絕句「論至德者不和於俗,成大功者不謀於眾」。所謂老百姓只配做國家政策的執行著,不能為國出謀劃策,當政策行之有效的時候,他們會開心。

 

「常人安於故俗,學者溺於所聞」說的是一般人只會循規蹈矩,而讀書人沈溺於自己的見聞。認知的邊界,一眼可見。這世界就應該靠菁英制定規則,笨蛋們只需要遵守規則就好了。立論駁論,連打帶消,鎮住場子,下面就是開始立法了。

 

制定共識機制(立法)

 

於是,秦孝公讓商鞅做了左庶長,這個官職當時是軍政要職。商鞅的政策總結如下:

 

1,給人民編上小組織,五個人一隊(伍),十個人一隊(什),互相監督,犯法連坐,

2,種田織布等能支撐軍事和政府開支的產業,只要工作努力,可以免除繇役;

3,大秦帝國不養懶漢,懶惰的窮人,全家都會由國家收編全部變成奴隸。

4,軍功是給國家的貢獻(工作量證明PoW),皇親國戚沒有軍功,也是垃圾,平民百姓,只要有軍功,就可以加官進爵,光宗耀祖;

5,尊卑有序(PoW工作量證明後獲得了獎勵,不斷累積的獎勵轉化為相對應權益),什麼級別配什麼車、衣服、妻妾。不能為國立功的,沒有奢侈消費的資格。

 

挖創始區塊

 

法令還沒有公布的時候,商鞅作為空降的領導,擔心下面的人不好好執行。於是就做了一場有名的政治秀。在國都南大門立了一根長長的木頭,發布:只要有人能把這根柴火搬到北門就送10金,沒有人理他。又說,現在價格漲到50金了。這筆錢當時不是小錢,猜想相當於公元2019年4月份的10個或者50個比特幣了。有個人將信將疑地搬了木頭,結果真的獎勵了。

 

後來,人們採訪這個受到獎勵的老哥,老哥很激動_只要是能對別人說自己的創富神話,誰不激動?老哥說:「當時,商君說這話我也不信,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因為把一根木頭從南邊搬到北邊,沒有什麼實質性作用呀」

 

老哥不知道,兩千多年後其實有個東西叫PoW工作量證明,看似沒啥用,但是你有工作量證明,並且廣播出去這個消息,你就有獎勵。你現在移動一根木頭就好像挖出了創始區塊了,規矩從這裡定下來了。你做得越多,廣播得越厲害,這個共識就越穩固。

 

變法一年後(開源碼跑了一年)

 

秦國百姓數以千計的人到國都說新的法規不方便,想修改共識機制。這個時候,太子也觸犯了法律,如果換了別人肯定會覺得尷尬棘手。商鞅一看,這就是機會呀,說,新法沒有人遵守就是因為王公貴族帶頭不好好實行。太子是儲君,不方便受刑。現在只好處罰他的老師了。眾人還沒來得及求情,太子的老師公子虔被挖去了鼻子,公孫賈臉上被刺了字。

 

第二天,秦國百姓聽到這個消息,明白,群主商鞅是個狠人,是個不要命的瘋子。必須守法了。十年之後,秦國一片太平,小偷絕跡,人民都熱愛到戰場上為國效力,在街上打架鬥毆成為非常羞恥的事情。也就是說馮小剛主演電影《老炮兒》中的情節在秦國是不可能了,還讓你那把鋼叉去鬥富二代,富二代也沒有了,如果不能立軍工,法拉利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秦國大治,這時候一幫人又來找商鞅說,這變法變得好呀,大人真是英明神武。商鞅一看,這裡面還有一些就是十年前過來說變法不好的人。眉眼低垂,輕輕說了一聲,「來人呀,把這幾個人給我抓起來,發配到邊疆」這幾個人一看,當年說不好不對,現在說好也不對,手足無措,大聲喊:「商君,我們可是民意代表,來支持您的政策的!」商鞅說:「亂法的刁民,我的政策,輪不到你們來評論。民意,哈哈哈,民意……把你們發配邊疆是仁慈,再多言,明天城門上就會多幾顆頭顱」

 

從今往後,再有沒有敢議論商鞅的新法了。共識機制繼續正常運行,直到社群領袖出問題,這是後話。

 

商鞅雄辯,引述原文如下:

 

衛鞅欲變法,秦人不悅。衛鞅言於秦孝公曰:「夫民不可與慮始,而可與樂成。論至德者不和於俗,成大功者不謀於眾。是以聖人苟可以強國,不法其故。」甘龍曰:「不然,緣法而治者,吏習而民安之。」衛鞅曰:「常人安於故俗,學者溺於所聞,以此兩者,居官守法可也,非所與論於法之外也。智者作法,愚者制焉;賢者更禮,不肖者拘焉。」公曰:「善。」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社群治理、PoW工作量證明與商鞅變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