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流浪漢故事: 美國底層的殘酷現狀
合作媒體-新榜/作者:潛伏中的矽谷密探
夏邦明/編譯 2017-07-17 19:20

 

曾經中國的「犀利哥」因天涯論壇一篇神貼《秒殺宇內究極華麗第一極品路人帥哥!帥到刺瞎你的狗眼! 》一炮而紅,文章說,犀利哥歐美粗線條搭配中有著日範兒的細膩,絕對日本混搭風格,不輸藤原浩之流;髮型是日本最流行的牛郎髮型;外著中古店淘來的二手衣服搭配LV最新款的紙袋。只有那些敢於為潮流獻身的人才能懂得。

 

 

其實在美國的灣區,特別是舊金山街頭的流浪漢,每一個都風格犀利,但從來沒有哪個流浪漢單獨被美國的媒體和網民推上輿論,成為網紅。因為舊金山到處都是流浪漢,流浪漢已經成了一個現象級的問題,美國人和媒體都早已習以為常。

 

(2014年美國流浪漢分佈圖)

 

根據2017年最新統計數據,舊金山的流浪漢人數已經高達7500人,成為美國流浪漢佔當地總人口比例最多的城市(位居第二位的則是洛杉磯),並且有逐漸年輕化的趨勢,相比前幾年,更多低於24歲的人成為流浪漢。

 

數據來自《2017 San Francisco Homeless Count & Survey Comprehensive Report》

 

(舊金山流浪漢區域分佈圖)

 

當你走在舊金山的市中心,肯定會驚訝於這個被稱為「科技聖地」的地方,竟然是美國流浪漢最多的城市之一。這些流浪漢外貌奇特,年齡膚色和流浪方式各不不同。你走在街頭絕不會有逛動物園時的好奇和駐留,而是憑著直覺就感受到一種隨時被搶劫襲擊的危險感。他們中一些人會盯著你,甚至突然沖你大吼大叫,行人一般都是急匆匆躲開。從他們帶著厭惡和嫌棄的眼神中,你隱約看到了美國在經濟強大、技術先進背後的陰暗面。

 
這裡是幾個具體的流浪漢人生故事。

 

「幸福的人生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同。」每一個流浪漢都有成為流浪漢的故事,也許是突然失業支付不起高昂的房租房貸於是流落街頭;也許是入不敷出個人信用宣告破產。其中,精神疾病和毒品成癮是最令人嘆息的兩個原因。

  
上世紀五十年代,一場精神病院關閉行動席捲全美。一方面,各大公立精神病院收到的撥款愈加減少而病人日益增多,於是精神病院逐漸變得臭名昭著,因為「惡劣的居住環境,衛生條件不佳,對病人的錯誤治療和虐待」;另一方面,有人宣稱精神病院讓精神病人變得「有依賴性、太過被動、被社會排擠」。於是美國政府提出了「以社區支持為治療基礎」的方案,希望讓精神病人被各大社區接納和照顧。

 
但事與願違,很多患者根本得不到應有的支持,他們唯一的活路就是在大城市的街頭流浪了,至少不會餓死。這些流浪漢往往患有精神疾病,看起來瘋瘋癲癲,行為舉止匪夷所思,比如他們喜歡自言自語,或者和想像中的觀眾聊天,激動時破口大罵,令行人悚然而驚。你可以在十字路口看到他們,這是密探拍攝的照片。

 

 

有時候一些流浪漢精神病發作,驚嚇或傷害到過路群眾。一被舉報或被巡警看到就會被警察強行壓制送去監獄,當一個一個這樣的流浪漢進了監獄,監獄也慢慢成了一個精神病的收容所。他們終究從一個牢籠被送往另一個牢籠,但好處就是換得了規律的生活和正常的飲食。

 

 

這些人可能對市容造成了影響,對行人造成了驚嚇,但我們對他們總是抱有著同情,因為他們本身是弱勢人群,是受害者,命運由不得自己選擇。但是,有些走上吸毒道路並淪為流浪漢的人,算是活該嗎?這裡有兩的因為吸毒成為流浪漢的真實故事。

 

(在一個角落裡注射海洛因的流浪漢)

 

一個曾經年輕時在田徑賽場風光無限,屢次獲獎,早早成為人生贏家的他,無意觸碰到可卡因,結果失去了一切,成了一名流浪漢。黑人Alex在初中的時候就顯現了異於常人的運動天賦,那時沒有人跑得比他快,大學也因為他出色的運動戰績,錄取並給他發獎學金。他到了大學參加了無數次田徑賽場,屢次獲短長跑冠軍,成為了校園風雲人物。

 

也許勝利的果實對Alex來得太早,他在大學的圈子特別高調,除了比賽,他將精力不斷揮霍在各種Party上,一步步尋求更高更猛烈的刺激。在大三的某一次Patry上,他伸手接過了朋友給他的海洛因,自此陷入泥沼。大學雖然畢業了,可染上的毒癮讓他不斷頹廢。從小就父母離去的Alex無法找工作,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原本作為一個黑人小孩,他有機會用自己的天賦擊敗起點過低的命運,可毒品最終葬送了他。現在的他流落街頭,雖然已經努力戒除海洛因,可是沒有得到醫治的後遺症一直困擾著他。

 
Melissa小時候父母相繼過早離世,無依無靠的她卻出落得窈窕動人,而且性格溫柔,學業表現優異。但是因為無力支撐學業,沒有經濟來源的她被迫早早進入婚姻生活,並和丈夫孕育了三個女兒。但是後來,丈夫染指毒品,面對著高昂毒品花銷和一家五口的經濟壓力,他選擇逃離Melissa和三個女兒,直接失踪。再次被親人丟下的Melissa情緒崩潰了,被現實擊垮的她,竟然踏上同樣的道路,開始吸食可卡因。在徹底沒有任何積蓄後,她狠心選擇拋棄自己的三個女兒,成為了一名流浪漢。

 

Alex和Melissa都是黑人。如果沒有田徑比賽的獲獎,Alex也許和Melissa一樣,早早得被迫放棄學業。可是最後的結局,兩人殊途同歸。毒品讓他麼成為流浪漢,並且瓦解了他們的精神力量,讓他們失去戰勝命運的勇氣,得過且過每一天。

 

 

但最悲劇的事情,不是吸毒後成為一名流浪漢,而是成為一名流浪漢後為了生存而去賣毒品,而有些毒販子為了販毒也會喬裝成流浪漢去售賣毒品,因為警察很少會察覺、並去搜查一個流浪漢又臭又髒的身體,有的毒販子乾脆會賣給真正的流浪漢,這些流浪漢再轉賣給一些人來賺錢,甚至很多美國的高中生的毒品都是從流浪漢那裡購置而來。

 

 

你可以花20美金在流浪漢那裡買到圖中的兩顆大麻粒子。還有在加州的醫療體制度裡,有些流浪漢患有疾病,可以向醫生申請開大麻藥方,而且是完全合法的,這就讓流浪漢有了購買大麻,再倒賣給他人有了另一種途徑。 (賣是違法的)

 

(坐著輪椅的流浪漢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曬自己的大麻。)

 

可不是所有的流浪漢都有精神疾病,吸毒,賣大麻。殘酷和罪惡的反面還有幸福與愛。


每次經濟危機後,一些美國的中產甚至中上產階級,會因為還不上房貸車貸信用卡貸款而導致信用破產,然後因此沒有公司肯僱傭他們,從而形成階層下滑的惡性循環,最後流落街頭。

 

 

這個彈得一首好鋼琴的流浪漢,曾經是一名音樂學院畢業的大學生,在人生經歷了金融危機後,失去工作後就開始選擇流浪到現在,被路人發現了他的才華,並給予了幫助。

 

 

 

上面這個流浪漢愛護動物,每個月花費5美金給流浪貓買貓糧,怕鴿子喝了不乾淨的水。

 

 

 

如果你有機會去舊金山市中心的圖書館,你一定會發現每一天幾乎每一個樓層裡都會有流浪漢在靜靜地看書,還有每天逛星巴克的流浪漢。

 

 

星巴克在台灣屬於中高檔的咖啡館,但在矽谷,星巴克遍地都是。有些流浪漢會總會去一個星巴克,每天刷洗臉,跟員工混熟後每天都能拿到星巴克員工提供的免費食物與咖啡。有些流浪漢每天會守在24小時的便利店門口,拿著紙杯子給來往的顧客開門,往往在便利店收到的零錢的顧客都會扔給幫開門的流浪漢。

 

 

還有些流浪漢接受了當地的組織的救濟,不愁衣食,有地方住。
 

流浪漢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現在流浪漢們也有自己的社區,他們並不需要東躲西藏。有的團體發報紙來宣傳流浪文化或者與流浪人利益相關的故事,特別是在嬉皮士文化很重的伯克利,有一類青壯年嬉皮士也享受著流浪漢的生活,他們會在街上擺賣自己做的手工飾品,逗弄自己飼養的小貓小狗,過得也很開心。

 

 

但並不是每一個流浪漢有這些機會和小小的幸運。那天凌晨覓她準備在市中心準備坐地鐵回家的時候,三個流浪漢躺在過道的樓梯上,舊金山的夜晚實在太冷。

 

 

初到舊金山,不禁讓人感慨,萬惡的資本主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一邊是資本源源不斷注入矽谷的科技公司,一隻只估值過十億的獨角獸散落在矽谷的各個角落。一邊是隨處可見,躺地就睡的流浪漢。正好構成了一個完整真實的美國。

 

每一個流浪漢曾經(或者現在)都過著和我們一樣的生活,而他們也和我們很多人一樣,在尋找著人生的第二次機會,改變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