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午餐」為鏈圈帶來極大傷害,現在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牛頓先生/張詠晴編譯 2019-06-11 17:49

 

「一頭大象,每天坐在動物園裡,它他媽就一直坐那。你真不想去看看?——《大象席地而坐》」

 

孫宇晨就是那頭坐著的大象,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大家都忽略了孫宇晨那一屁股坐下去壓扁的區塊鏈圈,人們看不到那些被壓在下邊的區塊鏈從業者,但他們卻能清晰刺耳的聽到觀眾的罵聲。

 

烏合之眾們通常忘了為何而出發,事件發酵到今日,還有幾個人關注巴菲特老爺子的飯,有人在乎具體哪天吃嗎?

 

事件的節奏已經越來越偏,從「天價巴菲特午餐」走向王小川、王興等一眾互聯網圈的大佬圍攻「孫宇晨是個大騙子」,現在已經走向「區塊鏈是個騙局」。

 

時代呼喚一場區塊鏈的「真理大辯論」

 

想起人類文明自然會想到「軸心時代」,而對於軸心時代的古希臘,最直觀的畫面便是拉斐爾的這幅《雅典學院》。畫面中央,柏拉圖一手指天寓意著他的理想主義,而亞里斯多德則伸手覆地,象徵著他的實用主義。

 

 

他們這個屋簷下的辯論,直到兩千多年後的今天,還深刻的影響著我們,影響著人類的文明。反觀現在,在網路上你一句「你傻逼」,他一句「80後沒資格說90後」,這樣的無腦對噴著實沒有意義。

 

王峰說的對,「互聯網和區塊鏈兩個圈子最近都太安靜了,不如來一場線下的辯論。」但如果只是在孫宇晨和王小川兩人之間,意義並不大。

 

我們正處在一個大變革時代,可以看到的是,經濟、文化、社會形態,無一不在受到區塊鏈的衝擊和改造。在這樣一個時代,作為「被侮辱與被傷害的人」,我們不需要只有情緒宣洩的潑婦罵街。

 

我們需要的,是一場「真理大辯論」;是一次對價值真諦的深刻碰撞;是一場配的上這個時代的、有思想、有深度、有推動的百家爭鳴。這場辯論是兩個時代之間的辯論,區塊鏈和互聯網時代的交鋒;這場辯論是「雅典學院」那樣,鴻師大儒濟濟一堂,只為真理而來的辯論。這場辯論會成為區塊鏈時代的標誌符號,成為後人津津樂道的歷史話題。

 

我認為,作為這個時代微不足道的一分子,有機會站在歷史的轉折點上見證並推動此事,是我們一生的榮幸。

 

 

愚者建立高牆,而智者則建立橋樑。橋樑連接的思想將引領這個時代。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巴比特專欄 | 區塊鏈從業者: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