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那麼多人熱愛不斷跳槽?這種心態會讓職場和公司變成什麼樣?
合作媒體-新榜/Ilana Gershon
夏邦明/編譯 2017-08-11 09:00

 

支持新自由主義的哈耶克為市場經濟奠定了方向,也塑造了人們的職業觀:每個人都是一家公司,而自己要為自己的前途負責。跳槽,是為了更好的前途。

 

伊蘭娜·格爾森(Ilana Gershon)是位於美國布盧明頓的印第安納大學人類學專業副教授。 2017 年,她剛剛出版了著作《在新的經濟環境中感到精疲力竭:人們如何在今天找到(或者找不到)工作》(Down and Out in the New Economy: How People Find (or Don't Find) Work Today)。


本文由 AEON 授權《好奇心日報》發布,你可以在 Twitter 上關注他們。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美國人的職業前景規劃方式出現了轉變。一種新的社會哲學思潮——新自由主義,改變著美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其中就包括僱傭關係的性質。


在這種背景之下,職業發展顧問和商業作家必須做出回應。儘管社會主義國家的思想家曾經嘗試在社會的每一個領域都適用馬克思主義思想,但蘇聯還是未能逃過解體的命運。與此同時,得意洋洋的美國經濟界知識分子開始爭先恐後的廣泛接納弗雷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米爾頓·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和其他朝聖山學社(Mont Pelerin Society,哈耶克發起的新自由主義學術團體——譯者註)成員的極端個人主義思想。在工作領域,經濟界的知識分子發明了一種新的比喻:每個人都應該將自己當成一家公司,每個人都是自己公司的 CEO。在他們眼中,人人都是一個名叫 CEO of Me, Inc 的公司。這個比喻迅速流傳開來,深刻的影響了公司的經營模式、人們對自己工作的理解認識以及人們對工作的規劃模式。隨後,美國人的辭職次數越來越多。


哈耶克(1899-1992)是一位影響力巨大的奧地利經濟學家,其核心理念是認為市場能提供管理世界的最佳模式。因為哈耶克和其支持者的巨大影響力,如今有很多人都認同哈耶克的理念。然而在哈耶克和其支持者最初推廣這種理念的時代,世人都覺得它太過古怪,因此很少有人讚同。在哈耶克和朝聖山學社的成員看來,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是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共同特徵,終將導致災難。哈耶克認為人類有太多缺陷,無法承擔規劃複雜現代經濟的重任。現代經濟系統的訊息量極大,複雜程度超乎想像,所以單個個體不具有操控現代經濟系統的能力。同時,即便是許多個體組成的群體也依舊無法勝任。現代經濟系統的複雜性使人類的局限性暴露無遺。如此一來,徹底解放市場,讓市場來組織大規模生產和分配活動便成了最佳解決方案。

 

(哈耶克/圖片來自 Wikimedia Commons)

 

哈耶克知道市場不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在世界之上,也知道是交易者、消費者和法律構建起了市場。一旦確立,市場便有向壟斷發展的趨向,而其他導致市場降低效率的商業行為能夠創造出平等的競爭場所。因此我們不能完全任由市場實行自我監管和自我調節,要用法律和政府對其進行必要的控制。


實際上,確保市場順利運轉正是政府應該存在的主要原因。政府不應該為公民提供公共交通和郵政服務等服務。在哈耶克眼中,私人利益才是提供和管理這些服務的最高效手段。同樣政府也不應該為公民提供任何形式的社會福利,因為社會福利影響市場分配財富的效率,還會給市場帶來太多集中計劃經濟的特徵。


相反,政府的任務應該是集中於市場這個主題:保證市場能夠正常運作,確保市場能夠促進競爭,進而刺激創新發展。市場競爭是我們的目標。關稅和其他國家主義政策會影響全球市場的健康發展。鑑於此,哈耶克非常反對這些專橫武斷且妨礙競爭的政策。他想要看到的是一個全球性市場。


批評人士將哈耶克這種定義市場和政府的理念稱為新自由主義。隨著時間的發展,新自由主義逐漸成為社會主流思想。然而在實踐過程中,信奉新自由主義的人們遇到了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這是一種定義市場的特殊模式,具有很強的特定性。越來越多政府和企業開始認同市場的作用。在這個過程中,很多定義管理生活中其他領域(比如工作和職業發展)的思想開始漸漸崛起。畢竟,生活的每一個方面都需要屬於自己的定義和管理模式。


哈耶克曾經說:「市場是管理和決定價值的最佳主體。」可以想見的是,這種觀點忽視了很多生活中的困境。哈耶克認為市場具有極其基礎性的作用。他也知道,自己構建的模型需要由一種特定類型的人(也是全新類型的人)才能實現。


我們在生活中要做出很多複雜的決定,比如某個職位缺人時應該錄用什麼人來填補空缺或者如何利用一生時間打造職業生涯。哈耶克從未提出一種能夠做出複雜決定的有效模型。因此其他人不得不創造具體模型,指導人們理解日常生活中各種相互行為。這其中的代表就是創造出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概念的諾貝爾獎得主蓋瑞·貝克(Gary Becker)。在貝克和人力資本理念的啟發下,商業作家開始就人們應該如何投資自我發表文章。他們還各抒己見,宣稱人們應該將自己看成價值只有市場才能有效決定和衡量的資產。隨著時間發展,大量鼓勵提倡人們將自己當作一家公司的作品充斥世間:人人都是一家公司,需要具備大量技能、品質和經驗,管理許多資產和關係。除此之外,人們還要不斷提高自我,強化「公司」所擁有的一切。

 

(蓋瑞·貝克/圖片來自 Wikimedia Commons)

 

商業作家、職業發展顧問和其他接納貝克觀點的人認為每個公司的僱員(或者潛在僱員)都應該將自己當作一家公司。他們從傳統觀點向這種新觀點轉變的同時,社會評估公司價值的方式也出現了改變。不久之前,商界人士認為公司為很多不同階層的人(管理層、僱員、公司所在當地社區以及股東)提供了類型廣泛的福利和收益。其中,很多福利和收益都是長期性的。


評估公司價值的方式有很多。但是市場價值成為評估公司價值的主流模式之後,如何保證股東短期利益最大化就超越其他一切主題,成為公司的主要關注點。季度收益報表和股票價格變得越發重要,堪稱衡量公司成功與否的唯一指標。與此同時,公司對待員工的方式也發生改變。而且,這種改變一直持續至今,從未出現反复。最近一個例子能夠很好體現這種思潮:美國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認為現行的薪資水平不具有競爭力,因此宣布提升員工工資。實際上,該公司此舉是促進資金流向員工口袋,而不是將收益放進股東的腰包。華爾街立即做出回應:美國航空公司股價應聲下跌。


一般而言,公司為了保證股價維持高位要做很多事情:不僅要保證員工的工資盡可能的低,還必須要在商業允許範圍內盡可能保證員工職位的「臨時性」。勞動力越具有「消耗性」,越是「無足輕重」,工人群體就越容易發展壯大,也就越容易根據公司的短期需求找到工作。這就是市場和股東看待問題的方式。公司在經濟生活中具有壓倒性優勢地位,因此可以在自己特定行業生產環境允許範圍內違背很多承諾。但是,公司唯一不能惹怒的就只有股東而已。有了這樣的公司治理理念,忠誠的觀念自然會失去市場,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如今的公司面臨很多長期性義務,比如退休金和其他的僱員獎勵措施。公司們都想盡可能多的擺脫這些長期性義務,讓自己實現「自由」。為了完成短期項目,員工每天需要工作很久,工作強度也非常大。如今,這樣的員工變得越來越搶手。雖然公司從來都不會說得如此露骨,但它們在商業實踐中總是喜歡招收容易打發走的員工,喜歡錄用解除勞動關係時更加淡定的員工。對公司來說,從未想要在雇主那裡獲得長期承諾的僱員才是最好的。僱傭關係具有雙向性,忠誠亦是如此。企業不願給員工承諾,盡可能讓所有職位都變成短期職位。這導致員工慢慢認為臨時勞動合同也可以接受。長此以往,市場上就充斥著大量喜歡辭職的人。


每個人都是一家公司,也都是自己公司的 CEO。持有這種觀點的人很容易成為喜歡辭職的人,因為商界漸漸接受哈耶克的觀點,認同市場價值才是衡量價值的最佳方式。這樣一來,員工的職業生涯就應該由在不同公司擔任各種職務構成。雇主能給的東西實在有限。在這樣的世界上,我應該如何規劃職業生涯?員工們也開始以同企業一樣的方式思考問題。在市場規則統治一切的社會裡,員工了解自身價值的唯一渠道就是尋找新的工作崗位。如果他成功找到,通常便會立即跳槽。


如果你是一個白領,那麼首先將自己當作一個喜歡辭職跳槽的人就是非常合理的行為。你會在一個崗位上工作一段時間,然後發現最好的結果是辭職跳槽去另一個崗位(最壞的結果是被解僱)。如果每個人都想要成為喜歡辭職跳槽的人,工作會出現什麼變化?首先,一個人們需要不斷尋找新工作的社會對好工作和壞工作有著與從前不同的評判標準。此前,好工作意味著工資、待遇、上班地點、上班時間、老闆、同事都不錯,晉升渠道也比較通暢清晰。如今,好工作是指能讓你為下一份工作做好準備的工作。通常而言,下一份工作都是指跳槽去其他公司上班。

 

 

 

換言之,好工作大概能為你提供學習的空間,教會你在今後需要用到的技能。或者你在一家名望十足的公司高就,其他公司都迫切想從你們公司挖人。


另一方面來說,如果你在崗位上學到的都是只適用於當前公司的技能,或者說你學到的不是跳槽後能夠順利轉化適用於新職位的技能,那你的工作就不是好工作;如果工作讓你疲於應對地方性監管規定,使你身陷詳細特定的地區無法抽身,那你的工作就不是好工作;如果你每天都要工作很久,因此沒時間尋找跳槽機會,那你的工作也不是好工作。簡而言之,能順利幫你跳槽到其他公司或者組織的工作就是好工作。選擇新工作的時候,你要考慮的就是它對你將來跳槽的幫助有多大。


頻繁的離職和跳槽深刻的改變著職場的環境。如今,做一名好的領導意味著你要幫助下屬學到將來跳槽去其他公司高就需要的技能。優秀的領導深諳此道。


我參加過一個伯克利大學為新領導舉辦的教育研討會。期間,一位發言者介紹了自己的領導之道:她一開始就清楚地告訴下屬,自己知道他們對目前這份工作的理解和期待。新員工入職的第一週,她總會和他們共進午餐。她會告訴新人說:「你不為我工作。實際上,是我為你工作。我的任務是確保你能很好的完成工作任務。終有一天,你會離職跳槽。沒錯,我們的職業生涯非常漫長。在這段歲月裡,我們將從事很多不同的工作。」從新員工入職開始,領導就告訴手下人他們會幫助新員工成為一名喜歡辭職跳槽的人。在領導的幫助下,新員工能在未來找到更好的職位,踏上另一塊通往職業生涯高峰的跳板。


辭職跳槽之風盛行之後,工作中良好分工的定義出現變化。如果你的目標是在跳槽到其他公司,那當前工作的各個任務和項目就出現了價值差異。員工們要奮力爭奪能幫助自己跳槽的任務和項目。出於知識產權因素和其他因素考慮,員工們還要避開與當前公司環境聯繫太過詳細具體的任務。


伯克利大學的社會學家萊納斯·黃(Linus Huang)在矽谷創業公司上班時,Java 成為歷史上首個風靡全球的編程語言。在他公司中,很多工作都需要利用通用編程語言 C++ 完成。對於公司利益而言,C++ 足以勝任。但是員工們都想用 Java 編程,因為熟練掌握 Java 能幫助他們在未來更方便的跳槽。於是,員工開始根據工作任務是否能提升自己 Java 水平來評估不同任務的價值。日常編程工作是維持公司運轉的基石,主要使用 C++。不久之後,公司領導發現很難找到願意接手日常編程工作的人。另一方面,所有人都願意承接為數不多的幾個 Java 項目。如果你的領導給你提供工作時認定你不久之後便會跳槽,那對公司有利的任務和項目便不一定對你也同樣有利。


辭職跳槽之風盛行之後,同事關係的性質也隨之出現轉變。這不僅僅是因為同事會與你爭奪搶手的優質工作任務。雖然你也許總是想與同事和睦相處,但跳槽盛行的時代讓我們找到論證聯合領導尤其重要的全新工具理性主義論點。既然員工們不會在一家公司待太久,你便可能經常見識辦公室裡的「改朝換代」。以前,表現出穩定踏實、謙虛低調和認真盡責的人能給領導留下深刻印象,從而迅速升職加薪。如今大家跳槽頻率很快,他們便沒有足夠的時間讓領導和同事發掘自己身上優點。如此一來,這類員工便可能永遠無法獲得穩定的晉升。但如果同事欣賞這些的品質,這類員工在未來跳槽後就有可能在新公司找到賞識自己的人。畢竟所有人都生活在跳槽辭職成為常態的經濟社會中,所有人也都了解自己的處境。這讓人們有了與同事和睦相處的新動力。著眼當下,一個空缺的崗位前通常站著很多眼中充滿渴望的求職者。此時,在理想雇主公司裡有一個能幫到自己的「內線」就有可能成為決定一切的勝負手。

 

 

 

跳槽盛行的經濟環境也改變了員工的情緒和工作場合的氛圍。如果你總是認為自己很快就要跳槽,那你對工作的感受也會有所不同。當公司認為員工的忠誠不再重要之後,企業家需要找到一種幫助員工與工作之間建立情感聯繫的全新方式。這在美國表現的尤其明顯。美國文化認為,員工要對工作和辛勤勞動充滿激情。一位人事主管告訴我說,相比於看上去經驗更豐富的人來說,他更喜歡錄用對工作激情更充足的人。他解釋稱自己可以教熱愛工作的人掌握必備的工作技能。他要的是每天能夠工作很長時間的僱員,因此對工作的激情就變得很重要。公司已經不再看重員工的忠誠,因此對工作激情的熱愛應該算是如今招聘時公司很重視的元素。


有趣的是,公司只需要員工對工作中的任務或者學習某些技能充滿激情。員工不需要非常喜歡與特定的人一起工作,也不需要熱衷於四處推廣宣揚自己所在的公司。一切熱情集中於工作或者需要學習的技能便可,熱衷於解決公司在特定市場所面對的問題就行。另外,公司要求員工帶著熱情去解決的在特定市場所面對的問題通常具有普適性,也就是說適用於很多同行業的其他公司。這絲毫不令人感到奇怪。這些問題不是僅僅某個公司自己需要解決的困境。在辭職跳槽盛行的經濟環境中,你需要為熱情而工作。換句話說,為熱情而工作意味著你要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任務身上,而不是公司身上。


公司需要培養員工對工作任務的熱愛,因為這能帶來更多收入,還能幫助員工完成跳槽大業。如果離職去新公司後依舊能從事讓自己感覺激情四射的工作​​,員工便更願意跳槽。一位負責人事工作的高管告訴我說,她利用人們對工作熱情的高度集中來說服其他高管不考慮現在公司提出的加薪刺激而選擇離職。她會告訴高管,如果他們對工作再也感受不到熱愛和激情,繼續工作就意味著傷害同事——因為同事們要和一個完全不熱愛工作的人共處。簡而言之,如果你在一家公司工作的主要原因是能感覺到工作的激情,那麼激情退卻之後,你便更容易選擇離開。


公司重新調整目標後選擇保證股東利益最大化,進而開啟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在這個時代中,未來如何跳槽是每個人接受一份工作前首先關注的問題。人們求職時就已經計劃好了跳槽的方案,看好了自己在未來想要入職的崗位。這之後,他們才會根據未來跳槽計劃選擇現在的工作。領導們歡迎新員工的方式也有所變化:幫助新員工成長,盡可能方便他們在未來去其他公司高就。喜歡你的同事希望你能在未來跳槽,因為跳槽之後的你也許能在今後幫他們推薦新的工作。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情況處處可見,即便是教條主義和理論上的想法在未來也有實現的可能性。


哈耶克的觀點讓員工將自己看成在一家公司。要想在新自由主義盛行的世界上生存下來,每一個員工必須要做善於辭職跳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