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在手臂割下傷疤,為了嚇走一個女孩…...
Knowing
編輯部 2018-05-15 15:35

(示意圖/來源為Pixabay)

 

我曾經在手臂割下傷疤,為了嚇走一個女孩。我問她喜歡什麼數字,選一個吧,她說二十七,於是我割了二十七條,藏在短袖制服底下。案發地點是離家很遠的公廁,我一個人騎車過去。那天我的手很冷,臉色蒼白,出來的時候失血疼痛。那次是很痛的,我記得。

 

當時其實有追問她為什麼不選二十八,她說故意的,她不要讓我如願。我猜她多少有料到,因為她掀開我袖子時並不意外。我還是不知道她愛我是愛我這個人還是我的病態,而我也是不懂愛的人其實。我記得那時我花了無數電話的時間與約出來見面,解釋我是個沒有愛的人。而她的顧左右而言他以及試圖控制的成分使我困擾,但我畢竟不想傷害任何人。可是我終究是傷害了。

 

思考愛這件事使我毀滅,一旦想望起這些,動盪的生活形態就會讓人脆弱。

 

我終究還是沒有愛的人,交往過幾個女孩,同時也傷害了她們全部。交往的生活也僅是生活而已,我甚至不知道是否愛過她們,只是努力的避免傷害而已。

 

但我終究是造成傷害了,那些愛過我的女孩們。

 

人與人的相處是否永遠無法避免這些,當我開始與人群接觸後,傷害就接踵而來。說到底我還是個笨拙的人,這些非得要反饋到我身體才會安心一點點,但一點用也沒有,回想起來是這麼清晰。

 

本文節錄:【精神病手記:反覆自殘的三年自述】一書/下圖來源為時報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