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茲跑去《時代》雜誌當編輯了
合作媒體:愛范兒/作者:方嘉文
鍾佩慈/編譯 2018-01-10 14:00

2017年無疑是動蕩的一年。

 

美國人在不穩定的政治環境下,不只要面對肆虐的颶風,還經歷了恐怖的大型槍殺事件,而原本心目中喜歡的演員也逐個被曝出是色狼。

 

似乎沒有什麼可以讓人感到樂觀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新年伊始,發行了94年的《時代》雜誌決定邀請比爾·蓋茲擔任雜誌史上首位客席編輯(Guest Editor),和讀者分享他的「樂觀主義」。

 

(圖自《時代》)

 

雖然蓋茲也承認,從每天的報紙看來,的確很難感到樂觀。但他認為,從某種層面上看,這也是因為壞消息本來就更具有報導價值,因為「這是人類的本性,進化讓我們擔心想吃我們的動物」。

 

在一定程度上,壞消息能夠獲得更多關注,是一件好事。如果你想改善世界,你需要被一些事情激怒。但同時,你也需要一些好的事情來維持平衡。

 

「當你看到好的事情在發生,你可以將自己的精力投入至此,並帶來更多進步。」蓋茲在《比爾·蓋茲:我決定要參與編輯一期《時代》的原因》一文中寫道。

 

(在新聞編輯室開會的蓋茲,圖自《時代》)

 

他強調,他的樂觀並不是盲目天真的樂觀精神,而是具備數據支持的。

 

在文中,他例舉道,和1990年的情況相比,如今全球在5歲前死亡的兒童數量已經減半,而全球極度貧窮的人數,也從1990年的佔全球總人數1/3減少到現在的1/10,暴力行為數量在下降,同性戀和女性的權利也在逐漸改善。

 

但為什麼我們還是感到沮喪?因為,隨著人們對惡行的包容度減少,「世界改善的速度還沒趕得上我們的期望值。」

 

在這期《時代》雜誌中,蓋茲邀請了部分他尊敬的人,來分享他們能夠對世界保持樂觀的原因,並包含了很多相對不為人知的事實。

 

「這期雜誌是了解我們的世界,以及它透過什麼方式在變得越來越好的快速入門課。我希望你能夠受到啟發,以行動來將世界變得更加好。」

 

該期《時代》雜誌於2018年1月5日出版,並帶有AR延伸閱讀內容。

 

(圖文授權自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