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傑宇:別害怕面對真實的自己,把學表演當作是走入一個心理治療的過程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5-12 17:00

《夢裡的一千道牆》片頭曲《殘夢》的歌詞提到:「如果我在這個世界上找不到你,我就去另外一個世界找你」,眾所期待的鬼王「還想」終於在上星期登場,許多人都疑問,為什麼名字叫做還想?不過其實還想也費盡心思做了很多努力,為的就是期待有一天會想起來自己到底為何執著於人世間,究竟是什麼執念讓他逗留,粉絲專頁上留下的文字也十分耐人尋味:「不想遺忘,渴望再見,所以還想,留在世上,不捨不走。」或許人和鬼都是如此,對人世有執著、有渴望,才會有動機。

 

留在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想」要幹嘛?

 

在一開始為還想做角色自傳的時候,楊傑宇就遇到很大的難關,因為他只有形成角色的前因後果,沒有塑造角色的前因後果,所以該如何創造他的個性,就真的非常困難。

 

而在正式拍攝之後,楊傑宇每天都要面臨至少兩個小時的特效化妝,因為這個妝很容易裂開,所以在演戲時,表情和肢體都不能太多,但是讓肢體歸零只能靠眼睛、嘴巴這些細微的地方去表達情緒,這些困難都讓楊傑宇在拍攝期間傷透腦筋。

 

除了妝和肢體語言之外,楊傑宇認為還想有一種「巨大的孤獨感」,這個孤獨感來自於心中的糾結,讓他無時無刻都處在憂鬱的狀態中,而如何呈現孤獨感其實沒那麼容易,因為這需要靠由內而外散發的氣場去支撐,所以楊傑宇試著讓還想進入到自己的生活當中,這樣也讓他的朋友們疑問,為什麼明明大家都有在接觸交流,但卻從楊傑宇身上感受到了孤僻、心事重重的感覺,也許這就是楊傑宇真正體會到還想心中的不安全感以及對人世間的陌生。

 

義無反顧的愛了,那然後呢?

 

 

在讀劇本的時候,楊傑宇都會一直思考還想的心理狀態和想法,而他對此也會產生一些疑問:「即使你義無反顧的去愛了,那然後呢?你就可以得到幸福嗎?」但後來他理解到劇本想要傳達的並不是一定要得到幸福這件事,而是在講你有沒有照著你想做的去做,有沒有跟著你的心走,為自己努力一回。

 

楊傑宇對於感情是屬於比較謹慎的類型,因為很怕受傷,所以會比較保護自己,一定要花很長時間去相處才有可能會在一起,雖然跟還想的感情觀截然不同,但當楊傑宇設身處地去理解角色的想法,就能完全了解他們,並且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的。

 

表演就像生命的旅程

 

時有耳聞有些演員因為入戲太深而感到憂鬱,或是陷在情緒中出不來,楊傑宇從以前在學校中受到的教育就是一個很明確的指令:「如果你今天沒辦法脫離角色,你就不是個好演員。」所以對他來說,他並不會考慮自己需不需要脫離角色,而是必須要。

 

不過這絕對不表示在演戲當下他沒有進入角色,楊傑宇引用王明台導演講的話:「表演就是要像水一樣,伸縮自如」,對楊傑宇來說,表演就是享受各種不一樣的人生,擁有很多一般人無法體會的生活,「當我在那個角色裡面時,我就真的覺得自己是那樣子過生活的人,所以表演就像生命的旅程。」楊傑宇說。

 

學表演就像是走入一個心理治療過程

 

 

從十歲開始進入劇校,一念就是十二年,在那個環境下楊傑宇所受的教育跟老師灌輸的觀念都是:「你是個演員!」所以很自然會認為自己這一生就是要演戲,也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件事。

 

畢業後,楊傑宇接了很多舞台劇,但迫於現實的壓力,他除了賣衣服、當攝影師,甚至連古董鑑定都做過,而在接了好幾部舞台劇之後,楊傑宇慢慢發現自己的熱情正在被消耗,雖然表演當下永遠是享受的,但他意識到自己一直沒有在進步,也看不見自己更多的可能性,所以選擇暫時休息。

 

剛好在決定暫時離開舞台劇時,Qplace的機會出現了,「進入Qplace絕對是我人生中的轉捩點!」楊傑宇說,在受訓的過程中,不僅學習到很多,對於表演的熱情也被重新點燃。

 

和以前相比,楊傑宇認為他更了解了自己是什麼樣子,「有時候演員上課不是在學表演,而是走入一個心理治療過程」,有太多的人即使到了四、五十歲,都還不認識真正的自己,其中的原因就是他們不願意面對自己的脆弱,而楊傑宇覺得每一個演員一定最能感同身受「演員是最脆弱的職業」這句話,因為自己總是必須要赤裸裸地被看見,但換一個角度來看,他們也是最會和自己對話、相處的人。

 

希望觀眾能看見隱藏在角色背後所堆疊的原因

 

 

第一次以較為吃重的角色身份出現在電視劇,楊傑宇希望觀眾能從他的表演中感受到真誠,就如同薩提爾的冰山理論,把人的內在和外在分為水面上和水面下,水面下代表著應對方式、情緒、觀點、期待、渴望、自我6個區塊,層層往上堆疊後才形成水面上表現出的行為,這也可以同理於表演上,露出水面的冰山角角可能是這個角色的一句台詞,但形成這句台詞的原因有太多太多,這背後才是導演和演員想要表達的,「我期待我的表演能讓觀眾看到角色的背後,他講的每一句話、做出的任何行動,其背後的原因存在我心裡面,這不是靠表演就表演得出來的,因為這個背後是由內而外傳達出的氛圍。」楊傑宇說。

 

除了希望每一年都有戲可以拍之外,楊傑宇把目標放在大螢幕上,因為他認為觀眾花了錢去電影院,就等於那一、兩個小時必須坐在位置上專注欣賞電影,所以可以從前面開始慢慢塑造角色、慢慢鋪陳,這個起承轉合可以比較完整,而這也是楊傑宇比較喜歡的表演呈現方式。

 

關於表演,和自己的狀態,還是有很多需要去面對和學習的地方

 

 

在之前的訪問中,楊傑宇曾說自己很常心情不好,每次到這種狀態時,就會自己關起來,「我的人生課題就是我找不到一份安全感」楊傑宇說,雖然很想要改變,但天性使然,還是需要花時間慢慢去調適,也需要時間等待能夠能把他從黑洞拉出來的人生導師出現。

 

楊傑宇在最後分享了心理學家阿德勒講的目的論,先以決定論來舉例:「今天你為什麼會害怕幽閉?如果是以佛洛伊德的角度來說,因為你小時候可能被關在廁所過,所以長大後會很害怕幽暗的密閉空間。」而目的論的說法則是:「因為你小時候被關在廁所裡面,所以會害怕幽閉,你的目的是想要得到人家的同情,所以只要釐清這個事實之後,你就可以沒有幽閉症,因為一切都來自於別人怎麼看你。」

 

所以楊傑宇強調「選擇」的重要性,當下的選擇決定了情緒和事件的意義,所以面對任何事情都應該理性面對,並且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夢裡的一千道牆》 第五集預告:

 

 

(照片及影片皆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