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陰影下的摩蘇爾兒童:「我砍了他的手」!
合作媒體-界面新聞
郭珈寧/編譯 2017-07-17 15:15

 

生活在伊拉克摩蘇爾的伊亞德(Ayad)成為「伊斯蘭國」(ISIS)士兵時才12歲。他是庫爾德人,來自慘遭ISIS屠殺的雅茲迪教派。

 

在被ISIS擄走、帶進訓練營之後,伊亞德成為了一名ISIS「娃娃兵」。

 

「我們每天早上4點起床,洗漱禮拜。禮拜之後,我們讀《古蘭經》然後開始訓練。訓練的內容是如何埋設爆炸物。」

 

「埋爆炸物只是基礎訓練,他們說在和炸彈打交道時,你的第一個錯誤就是你的最後一個錯誤。如果我們不學,他們會用電纜抽我們。為了讓我們跑快點,他們會對著我們的腳開槍。」

 

成為了「娃娃兵」的伊亞德隨後被送上了前線,與自己的族人庫爾德人作戰。

 

現在的伊亞德14歲,成功逃到難民營的他在接受澳洲SBS電視臺Dateline紀錄片「ISIS兒童」採訪時說:

 

「我失去了童年。」

 

 

哈迪雅(Hadya)、法迪(Fadi)和沙迪(Shadi)是三姐弟,最大的11歲、最小的只有5歲。他們和妹妹、母親被ISIS關押了兩年。

 

有一天,ISIS將一名眼睛被蒙住、雙手被綁的男子帶到姐弟面前。11歲的哈迪雅說:

 

「他(ISIS)對我們說『你砍掉(男子的)一隻腿,你砍掉一隻胳膊,你用刀砍他的臉。否則我就把你們從媽媽身邊帶走,把你們都殺了。』」

 

哈迪雅說,這之後ISIS給了他們幾把砍刀:「我不得不砍下男人的手,我砍了。」她的兩個弟弟分別砍了男子的腿和臉,他們的母親也參與了整個過程。

 

 

這段經歷給姐弟三人造成了嚴重的心理創傷,特別是5歲的沙迪。

 

哈迪雅說在這之後沙迪曾拿著刀想要割妹妹的脖子。在被哥哥制止後,沙迪大叫著「我要割她的脖子,她是我的」。

 

還有一次,沙迪試圖放火燒掉全家人在難民營中的帳篷。哈迪雅說,當時沙迪喊道:「必須要把這個地方燒了,就像ISIS說的那樣。」

 

 

在接受Dateline採訪時,已經進入摩蘇爾的伊拉克士兵稱他們經常會遇到「娃娃兵」發動的自殺性爆炸襲擊,這些小孩的年齡基本都在10到15歲左右。

 

除了逼迫兒童參加戰鬥,ISIS在佔領摩蘇爾時還通過更改課本,向兒童灌輸聖戰思想。

 

幾名學生透露,在上數學課時,ISIS教他們的都是「一顆子彈加一顆子彈等於兩顆子彈」。一名逃離了摩蘇爾的數學老師稱,連課本上的圖都被ISIS改了:用來做數學練習的咖啡杯和動物的圖示被換成了機槍或者砍刀。

 

 

然而,摩蘇爾兒童經歷的苦難遠遠不止這些。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男子在逃出摩蘇爾時偷偷帶出了兩部ISIS士兵的手機。

 

手機的聊天記錄顯示,來自其他教派的女孩在被ISIS綁架之後,被當做性奴或者僕人在ISIS士兵中間出售,最小的只有6歲。

 

其中一條資訊顯示:「出售女奴、13歲、非處女,身材:苗條、高。價格:9000美元。」

 

這名男子說,ISIS士兵會對女孩競價,直至女孩被賣掉為止。

 

 

為了從ISIS手中解救這些兒童,志願者在摩蘇爾和ISIS「首都」拉卡成立了一個名為「解放者」的地下組織,負責把遭ISIS綁架的兒童偷運出來,送到難民營或者家人身邊。

 

6歲的朱瑪娜(Joumana)就是該組織從摩蘇爾救出的兒童之一。她的雙親已經被ISIS殺害,目前與遠房親戚住在一起。

 

朱瑪娜的叔叔認為小女孩在被ISIS關押期間遭到了虐待,「她曾經幾次想要自殺,想要自焚」。

 

為了治療朱瑪娜的心理創傷,叔叔定期帶她去看心理醫生。心理醫生說朱瑪娜不愛說話,但從她畫的畫可以看出她的心理狀態:「她畫的小人臉上的表情代表著恐懼,小人的眼睛瞪著、雙手向外伸開,代表著求救。」

 

 

認為自己已經「失去了童年」的伊亞德現在準備前往德國與家人團聚。雖然前方有了新生活,但他認為想要忘記發生的一切是「不可能的」。

 

「他們給我和整個社會造成了巨大傷害。未來幾代人都不會忘記這個災難、這些屠殺。」

 

當記者問伊亞德今後能否從這些經歷中走出去時,伊亞德回答:「只能看看。」

 

7月13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伊拉克副代表拉馬札尼(Hamida Ramadhani)發表聲明指出,雖然伊拉克政府宣佈解放了摩蘇爾,但摩蘇爾的65萬名兒童還迫切需要援助和保護。

 

拉馬札尼稱這些兒童在過去三年裡「一直生活在摩蘇爾暴力的噩夢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有過很多恐怖的遭遇」,而他們在身體和心理上的創傷還需要很長時間來治癒。

 

 

首圖取自US Air Forces Central Command

以上圖文,由界面新聞授權。

界面新聞只服務於獨立思考的人群,據說全中國最牛的記者都在這裡寫稿。想勾搭他們就速速下載「界面」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