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啾啾鞋:我只是單純在分享、傳遞知識,就算做業配,也要讓我的觀眾獲得些什麼!
Knowing
採訪撰文:張詠晴 2018-08-15 18:20

跟影片中能言善道的形象不太一樣,現實生活中的啾啾鞋其實不太多話,但談到頻道時,一句「我就是在傳遞知識,即使做業配也還是秉持『傳遞知識』的初衷」這句話,卻被他說得如此誠懇與篤定。

 

說話不疾不徐且有條理,這個靦腆溫和的大男孩,卻總能用堅定知性的語氣,理性又不失幽默地,以清晰的口條及思緒,將每個複雜的科學原理都整理好、再細細說清。以冷知識類型影片竄紅的知識型 Youtuber 啾啾鞋,是 Youtuber 界中,少數的理科生。

 

本名謝任杰,畢業於中央化學系的啾啾鞋,自大二開始,便經營起自己的 YouTube 頻道,從一開始玩票性質到畢業後成為全職 Youtuber,啾啾鞋歷經不少摸索,才找到現今的方向,從時事、書評到超邊緣冷知識,啾啾鞋以他一慣的知性語調,向觀眾們揭露生活中的冷知識,也在頻道上漸漸創立了鮮明的頻道風格,慢慢累積出超高人氣,目前光是訂閱數就突破 63 萬,單支影片點閱率甚至可破百萬。

 

從一開始以搞笑為軸的翻譯圖文、翻譯影片、實驗開箱影片,到後來的「冷知識」系列影片,你或許可以將這些看似無關的項目,看成啾啾鞋摸索、邁向「創作之路」的一個漸進式過程。

  

「我很清楚,要以創作者的姿態出現,就不能保留翻譯類作品。」

 

大三時,啾啾鞋以一支「給大一新鮮人的八個建議」影片而迅速竄紅。退伍後,他給自己一年時間全力衝刺 YouTuber 事業,並在不久之後與 PressPlay 合作訂閱專案。訂閱服務才上線三個月,總金額就衝到 PressPlay 第二名。 2018 年 1 月,啾啾鞋更成為台灣第 33 大 YouTuber,並穩坐知識類第一名。

 

然而其實一開始,啾啾鞋最為人所知的其實是搞笑類型的翻譯影片,但他卻在翻譯作品做得有聲有色時,毅然決然刪掉所有作品,被問及為何不繼續做搞笑類型的翻譯影片時,啾啾鞋笑答,他發現他的人格特質可能不適合這個類別。再者,翻譯類型的作品畢竟還是牽扯到「版權議題」。

 

「因為這些都不是我自己的創作。」意識到翻譯的是「別人的作品」,啾啾鞋於是憑著一股不服氣與不認輸,將過去的翻譯作品全數刪除,並開始陸續上傳自己的新影片。

 

刪掉最初爆紅的翻譯影片,不會很可惜嗎?啾啾鞋認為捨棄是「成為創作者」的必須,「我很清楚,要以創作者的姿態出現,就不能保留翻譯類作品。」因為清楚二次創作難免遊走於灰色地帶,也認知到若是頻道充斥翻譯作品,其實對頻道長遠來說並不是件好事,因此,啾啾鞋選擇轉型。

 

「給大一新鮮人的八個建議」讓啾啾鞋發現,觀眾想看的原來不只是搞笑內容,也在某方面促成了「啾來聊聊」這個單元,聊聊這個世代會關注的議題。在單元「啾來聊聊」做到十幾集時,啾啾鞋逐漸將頻道定位為「知識型影片創作」,Youtube 頻道也是在這個時期,具備了明顯的自我風格、踏上軌道。

 

我只是單純在分享知識、傳遞知識

 

問他怎麼看待作為一個 Youtuber,他說他不想被定義。

 

「我只是單純在分享知識、傳遞知識」啾啾鞋多次提到,他其實並不把自己特別侷限為一個「網路影音創作者」,不如說是在這個人人皆是自媒體的時代,做一個能「傳遞知識」的自媒體。

 

自媒體,顧名思義就是「自己的媒體」,啾啾鞋說,這時代話語權已經分給了世上的每一個人,有工具而不善用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自媒體也帶來思考能力的進化,促進媒體識讀的能力,因為很多時候,即便畫面清楚出現,但經過蒙太奇或關鍵內容的剪接,身為單純觀眾很難察覺什麼是「拍攝者想呈現」的,什麼又是「真正的真相」。自媒體時代,觀眾漸漸會開始思考真相是什麼,也能開始反思新聞報導的真實性。

 

無論是知識型網紅或者娛樂型網紅的出現,最根本原因是源於「人類大腦對知識的需求」,因此滿足求知慾及觀眾對資訊的需求,是啾啾鞋最在意,也一直在做的事。

 

就算做業配,我也要讓我的觀眾獲得些什麼

 

因為「群聚效應」的緣故,廣告公司往往會先看到經紀公司及其旗下的網紅們,這也成為了獨立創作者的劣勢。談到如何將化影片的內容與流量為收入,啾啾鞋說自己雖是獨立接案,接案量不比有經紀公司的網紅,但他物慾低,這些從集資平台、Youtube、業配、演講而來的收入,基本上都能維持生活中的基本支出。

 

啾啾鞋坦言,YouTuber 廣告收益對大多數的 YouTuber 其實不太夠,因此大多數人會選擇接業配。但啾啾鞋對於業配類型的影片卻有著自己一套堅持,他認為觀眾的「觀感問題」很重要,「就算做業配,我也要讓我的觀眾獲得些什麼,讓不需要這項產品的 99% 觀眾也能透過影片有所收穫。」啾啾鞋指出,當然不可能每支影片都是業配,但就算是業配,啾啾鞋也堅持提供頻道原有的價值_傳遞知識。

 

 

冷知識影片如何發想?「觀察」是關鍵

 

「你知道牛排的血水其實不是血,是肌紅蛋白嗎?」「配眼鏡時驗光儀裡面的農場/熱氣球圖片有什麼用途? 」「路上撿到隨身碟,你會...?」啾啾鞋總是能從生活中那些不會有人特別注意到的小細節,發想出不為人知卻有趣的冷知識。談到影片企劃,啾啾鞋說影片發想很隨機,可能來自生活經驗、觀眾提供、或是本身追蹤的科技相關部落格網站,甚至是一些有趣的專題報導,都來自生活中的觀察。

 

啾啾鞋的冷知識影片廣受好評,然而隨之而來的,是知識型影片必須面對的「知識密集度」比重問題,因為資料很多,但影片時間及觀眾黏著度有限,有些議題雖然觀眾有興趣,但仍須在講解的「點」上做取捨。

 

隨著經驗及時間的累積,啾啾鞋觀察到有關時事、特立獨行、越罵越紅等類型的影片,因為都是些「觀眾意料之外的內容」,通常都會頗受觀眾歡迎,啾啾鞋以冷知識為例,「冷知識也是在敘說一些觀眾從來沒想過、從來沒發現的事情。」多方探索後,啾啾鞋開始發現,有些沒講什麼內容的影片,觀眾反而點閱率較高,從一開始不著頭緒的摸索觀眾喜好,到現在已經能預期一支影片會得到怎樣的回應,啾啾鞋說:「這也是創作者的一種樂趣。」

 

台灣的知識付費能做到怎樣的程度?

 

在 PressPlay 跟啾啾鞋洽談合作前,啾啾鞋其實也有考慮過朝國外的知識付費網站發展,但卻因跨境處理的費用太昂貴,也考量到對台灣使用者來說,要跨越「語言門檻」畢竟還是有一定難度,而打消念頭,轉而與 PressPlay 合作,並創下高訂閱金額。

 

談到目前內容創作者的商業模式,啾啾鞋觀察到,目前中國大陸在直播及知識付費產業的發展,比台灣要來的還快,「所有產業都在調整速度,讓人能更快吸收知識。」啾啾鞋指出,在中國大陸有邏輯思維課程、有聲書書摘、網紅主題樂園,甚至還有直播產業直接租一棟房子,讓每個直播主都能在屋裡頭直播。

 

啾啾鞋稍作停頓,然後慢慢的說:「台灣很難做到這樣。」他表示,有的話頂多就是賣周邊商品,如阿滴英文、蔡阿嘎、這群人。啾啾鞋也指出台灣知識付費平台要帶動其他產業的局限性,「目前平台上的幾個成功案例都是對價性較高,也幾乎都是談『理財投資』的付費影片,搞笑、科普類型的影片相較之下較不易成功。」

 

開始新階段是想做做做看「一個人難以做到的事」

 

「專案改版主要還是希望金額能夠衝高。」三月,啾啾鞋在頻道上一次發佈了兩個新消息,一是 pressplay 專案將改版,二是啾啾鞋將在台中開設工作室。

 

最近針對 pressplay 專案的改版,主要是源於贊助金額的下降。「因為信用卡扣款是一年,超商繳費也有所限制,一年期限其實是付費平台的一個 Gap。」啾啾鞋在意識到這點後,便針對付費專案加入Podcast、有聲書及電子書摘等回饋項目,對於回饋項目的修改,他也坦言,畢竟最近要開工作室,希望金援能更穩定。

 

而開工作室這個決定,則是希望能分擔工作量。啾啾鞋表示,現在的一週兩支影片、各式訪談、演講以及其他商案的龐大工作量,讓啾啾鞋決心將自媒體生涯推上另一階段_開設工作室。

 

「希望能擴大經營,完成許多一個人難以做到的事」啾啾鞋於是在幾個月前,開始籌劃招募新血,找尋能發想有趣新企劃、激盪出創意主題,及一同做資料研究的一群夥伴,提到工作室最近新招募到的夥伴,啾啾鞋得意的說:「這個具理工科背景的企劃,他的專業知識比我還厲害。」

 

我希望有天能退居幕後

 

啾啾鞋短期目標就是做好每支影片,然而在談及長期目標時,啾啾鞋竟和許多網紅的想法背道而馳,「我希望有天能退居幕後。」啾啾鞋說,人總是要想後路,處於螢光幕前就要有某天總會被看膩、會過氣的心理準備,「希望有新面孔」於是成為了啾啾鞋決定開設工作室的其中一個原因。

 

另一個原因則是「希望有人能分擔製作影片的龐大工作量」,啾啾鞋表示,製作影片包含了企劃、主題發想、資料蒐集、影片拍攝及剪接製作等瑣碎業務,若是能有人幫忙,不僅能能讓影片品質到達新高度,自己也能有更多時間發想新點子,嘗試一直想做做看的「科技產品」領域。

 

 

我覺得自己是個常常以理性克服感性的人

 

在 YouTuber 生涯中,啾啾鞋坦言,其實也有碰過低潮期,啾啾鞋說:「碰到我很喜歡的影片但點閱率卻不高,且點閱率、訂閱數持續低落了兩三個月時,我就會開始有點低潮。」

 

「我覺得自己是個常常以理性克服感性的人」對啾啾鞋來說,與其把時間花在低潮,不如開始思考問題的解方。相較於許多 YouTuber 常會在頻道上跟觀眾分享生活、或工作的甘苦談,啾啾鞋卻是一個鮮少將「線下」情緒表露於頻道,一個會壓抑工作上不順遂的人。

 

「我認為『刷存在感』跟『洗版』是很不必要的。」因為個性關係,啾啾鞋說自己其實很少分享心情,就算是有興趣或是想回覆的內容,也會在自己有十分地把握、或是已經 follow 很久之後,才會給出回應。啾啾鞋笑著說:「但或許這樣的個性在『社群經營』上,並不算一個很好的範本吧!」但或許正是作為一個並不會特別敘說困頓與低潮的人,讓啾啾鞋在沈潛後,對創作及生命經驗都有更多的想法。

 

我選錯了科系,該怎麼辦?

 

其實啾啾鞋在大學時,並不是很喜歡化學系,在課業上的失利,讓他對化學領域逐漸失去興趣,成為啾啾鞋在大二下開始經營 YouTube 頻道的契機,內容是翻譯外國影片,John Cena 惡作劇電話便是他前期的代表作。

 

現行教育體制下,進了大學後有多達一半以上的人會覺得自己選錯科系。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但上了大學發現選錯科系了該怎麼辦?啾啾鞋說:「如果還來得及的話就轉系,來不及的話就先念完吧。」

 

啾啾鞋說,千萬不要認為浪費一、兩年重新讀很吃虧,因為一旦出了社會,其實沒什麼人在意年紀,「培養未來派得上用場的能力」才是需要付出時間跟精力的重點。

 

「其實很多人現在所做的事,跟過去大學所學不見得相關。」啾啾鞋建議還在就學的大學生可以多去聽聽系外的課程,他以自己修習「創意學程」得到的收穫為例,說明多嘗試、多培養能力並多方自我探索,才是大學期間最應該做的事。

 



關於把 YouTuber 做為一個職業,你得要再想想

 

大二下就開始將作品上傳到頻道,啾啾鞋雖然作為一個學生 YouTuber,但他對於 YouTuber 這行業的見解卻意外地實際:「或許我只能很老套的建議:學生要以課業為重」啾啾鞋說,YouTuber 這個新興行業雖然現在很紅,但難保是泡沫,對於剛興起的行業一切都不能說死。

 

啾啾鞋指出,在學期間,學生當以目前所學為重,但課餘時間可結合所學,多多發揮。若是有考慮將 YouTuber 當作職涯選擇的畢業生,也要有心理準備,「 YouTuber 聽起來很浪漫,但創作到後來會變成例行性工作。」啾啾鞋邊笑邊說。

 

另外,他還提到了「自制力」是 YouTuber 必須具備的能力,因為 YouTuber 等同於自己當老闆,打混摸魚、沒有紀律、甚至影響個人品牌形象等行為都須避免。「我已經成為了一個全職的YouTuber,要是已經在做自己喜歡的事了還在抱怨,很容易產生自我懷疑及罪惡感,觀眾的觀感也不會太好。」作為一個透過影片傳遞知識的人,啾啾鞋表示,你甚至不被允許表現出很累的態度。

 

這裡有幾件年輕人應該知道的事

 

「不要太聽從成功人士的建議。」啾啾鞋指出,自己早期也看很多『十大金句』類型的建議,但後來發現,多觀察比什麼都來得重要,如果想學習成功人士特質,那就先去觀察身邊的同學吧,這些特質其實不少人都有,所謂成功,其實就是這些特質,加上「很多的運氣」。

 

「語言能力很重要,學好英文有助於你的資料判讀能力!」啾啾鞋指出,若是只認得一種語言,眼界會變狹隘,在資訊爆炸時代下,也可能會跟不上資料變遷的速度。對此啾啾鞋表示,以英文獲取資料在速度及正確度上,還是較佔優勢的,甚至能解決資訊上的不平等。作為一個以傳遞知識為初衷的人,啾啾鞋每天都花很長時間在閱讀資料上,但也因為資料繁多,在篩選和判讀上,就會變得很重要。

 

閱讀,作為一個差異化的契機

 

「有些資訊還是只有在書中找得到的,當資訊與有落差時,就是個很好的契機。」頻道上的「啾讀」單元,是啾啾鞋不定期與粉絲們分享近期好書的一個頻道。意識到人們獲取知識管道的改變,啾啾鞋也順勢在 PressPlay 的付費專案中,增添了「精華書摘」及「有聲書」兩個選項。

 

從大學起,啾啾鞋便養成了找資料一定找到「源頭」、仔細閱讀原文資料的習慣,在成為全職Youtuber 後,為了製作出讓觀眾容易理解的科學影片,啾啾鞋往往會花上 10 到 20 小時在閱讀文獻與設計講稿上。閱讀在啾啾鞋的生活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對此,啾啾鞋也觀察到,這時代的年輕人不太讀書,因此會願意從書本中找內容、有閱讀習慣,對年輕人來說,就是個優勢。

  

(圖片由啾啾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