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人隨筆。那些嚴凱泰教我的事
Knowing
吳仁麟 2018-12-05 10:10

聽到他過世的消息,我也再一次明白,有些謠言可能是預言。

 

前陣子陸續有醫界朋友在傳他病情,本來只當是八卦閒言,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多年前曾訪談他,那時的他已經把裕隆從谷底拉了上來,意氣風發,顧盼自雄。

 

「我是007的粉絲」他得意的展示腕上的名表,我其實並不知道這表跟007有什麼血緣關係。但是他的帥氣笑容卻讓我嚴重懷疑,此人該是詹姆斯龐德失散多年的兄弟。

 

我們聊起馬屁精,他說他從小在一堆馬屁精裡長大,身為集團太子,可以想像那些太監宮女會如何費盡心機討好他。

 

「但是你要小心,有些馬屁精會假裝忠臣孝子,用另一種技倆來討好」他說這種人最可惡,好像不聽他話的老闆就是昏君,陷老闆於不義。

 

我馬上當場在心裡反省,向來習慣和主旋律唱反調的我,是不是隻潛意識流的馬屁精。

 

「但我不是昏君,不需要忠臣孝子」他自信的說,對這些人他是不會客氣的。

 

我於是順著話問他和幾個近臣的故事。

 

「聽說那個人要走的時候,您跪下來求他?」我引用媒體報導問他。

 

他馬上點頭,說自己真的跪過求過這個人。

 

「這人有這麼好嗎?竟然值得您跪?」我有點驚訝他這麼坦白。

 

「你知道嗎?他是很有學問的人,讀過兩千多本書」他說。

 

我忽然有點問不下去了。

 

因為那時我讀過的書早就不只兩千本。

 

這些點子值三億: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99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