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單方面地「對創新開放」 從六個問題切入探討Airbnb條款
Knowing
專欄作家黃柏翰 2017-07-17 16:00

(示意圖/來源為Pixabay)

 

日前行政院頒佈新規範,無照的日租旅館如果在網路上攬客或打廣告就要開罰,被認為是「衝著 Airbnb 來的」,再加上之前的 Uber 爭議,許多人質疑台灣政府總是「防礙創新」、「不知變通」。 我認為在要求政府「為創新作出開放」之前,應該先全面向地去討論。

 

1. 政府有沒有必要針對旅館業作出消防等營業空間規範 (並審發執照)?

-- 消費者自己有眼睛會看、會挑,政府不要管太多?

-- 或是消費者會來不及挑(從外地來)、或不會細看,真的需要政府監管?

 

2. 同樣是將房舍讓他人居住而獲利,政府沒有對「租屋」作規範,卻對「旅館」規範,是否公平?

-- 或者說,是否旅館住宿者對消防等項目更難講究,而真的需要政府規範?

-- 那,這些規範要如何適用於「日租」的新興商業模式? 也就是租屋及旅館的限制如何劃分?

-- 又,如果連「日租」都規範進去,要怎麼避免波及到政府無意規範的「只是借住」?

 

3. 於是,政府目前的管理原則,是以「向不特定對象招攬」為分界,如果只是讓認識的人「借住」則可不必受上述法規限制、處罰;但如果誰來住都好,就要受規範。

-- 而又以「廣告」作為「向不特定對象招攬」的象徵;如果沒有打廣告,政府反正也很難知道你在經營日租,那就算了;如果讓政府發現你有打廣告,那你就會被以「旅館」看待。

則此類施政原則,是否有缺點? 太嚴? 或是有哪裡不符合新型態 租/旅 商業行為?

 

4. 如果上述的規範你都同意,包括政府把規範、開罰與否的關鍵放在「廣告」一事;

那麼,簡單來說,airbnb 作為「借宿平台」要如何在新法中自處? 行政及立法單位又要如何與之共存?

-- 一種可能是,既然「真的只是借宿」,那就不准涉及到金錢。

(這樣規定,上 airbnb 刊登的業者就會大幅縮水了) 

(又,「以工換宿」的話又該如何看待? )

-- 另一種角度是,與是否有金錢無關,該平台就是在向不特定人招攬,就是名為日租、實為旅館業者 B to C 的行銷窗口,在其上招攬者都該視為旅館。

-- 如果「房東也住在裡面」是否可以視為「更像是借住、而非旅館」?

-- 如果「一個月只出租十天以內」是否可以視為「更像是借住」?

 

5. 在這裡額外要留意的是,法規目前開罰的仍然不是「平台本身」,也不是「只要招攬就一定罰」;而是「上平台招攬就被視為旅館」。

只是在台灣要經營旅館,需要「主動申請執照」;而很多日租業者都沒有這麼做。

-- 所以,一種因應「日租/借宿」普及的新社會型態的可能是,「保留對旅館業的規範,但床位小於n床的業者,可以不需「執照」-- 改以抽檢、舉報為主。

但這麼一來旅客無法透過執照的有無,來檢查業者是否合格 (但好像大家也沒在看執照)?

又,另一配套是,業者曾經通過檢查,可以得到有效期三年的證書,免於下次的檢查、也會登記在主管單位處。

這麼一來,業者在 airbnb 平台刊登廣告時,就不再是「因為沒照,有刊就會被罰」

-- 如果其實合格,那有刊只是會被查而已。

但,一則是,這樣增加的行政、稽查成本是否划算?

其次是,會不會「問題不是執照」而是許多業者根本不願、或難以符合旅館的法規? 

那如果真是這樣,那是業者根本不該經營日租、還是法規太嚴?

 

6 當然,也可以考慮「直接對新創產業優待、開放」,但,為什麼要?

這個新產業對台灣的好處在哪裡?

就好像自然資源一樣,法規的保障也是一種無型資源,要對一個產業開放不是不行,但就是要確認這麼做的好處何在。

新商業型態,是開發出新的產值、或讓地下經濟檯面化,又或者,只是讓業者找到一個可以規避法規的縫口?

 

以上,大家可以想想,其實早從「民宿」興起之後,旅館的規範、管理就有類似的問題。

我個人也不滿意現狀這種「管得很嚴,但抓得很鬆散」的情況。

也許規範是可以開放;又也許是需要「新的稽查準則、技巧」,甚至是擴大稽查人力?

但我想,不會只是「在台灣創業很可憐」而已。 在哪個國家創業,都要符合它的規範;但如果規範本身有問題,就該針對這些問題去討論。

 

(本文授權自 黃柏翰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