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圈中,這些邪惡的、優雅的、惹人喜愛的「封閉」!
合作媒體:愛范兒/作者:keso
鍾佩慈/編譯 2018-02-10 17:28

在科技和網路行業,開放算得上是一種政治正確,而封閉,即使不是一種罪惡,至少也是一種邪惡。

 

比如微軟,在很長時間裡,它幾乎就是邪惡的化身,它的名字經常被故意寫成 Micro$oft,以表示對這個只認錢的邪惡帝國的鄙視。

 

當然,微軟受到攻擊也並不全是無辜的,在很長時間裡,它認定以Linux為代表的開源運動是毒瘤,對企業的知識財產權構成威脅,不惜動用各種手段打擊、醜化開源運動。而且,微軟賺了很多錢,多到讓人可恨。

 

微軟證明,就算你的產品不優雅,又不可愛,只要你把原本應該開放的東西封閉起來,只要你遵循實用主義至上的原則,就可以賺很多錢。

 

但是誰能想到,如今微軟已經成為了主要的開源項目貢獻者,根據開發者網站GitHub 2016年的統計,微軟首次成為該網站開源項目的最大貢獻者。

 

(微軟高居GitHub 2016年開源貢獻者榜首)

 

對微軟不滿的,除了開源運動的支持者,還包括賈伯斯。賈伯斯對微軟偷了Macintosh的圖形用戶界面一直耿耿於懷,但他最瞧不上微軟的,是品味。「微軟唯一的問題就是他們沒有品位,一點兒都沒有,」他說,「並不是狹義上的沒有品位,而是廣義上的,他們沒有獨到的見解,也不會在產品中註入多少文化。因此,我想自己之所以感到難過的,並不是因為微軟成功了,我對他們的成功沒有異議,大部分都是他們應得的。我難過的是,他們做的確實只是三流的產品。」

 

Apple自己,是另一個封閉的帝國,其封閉程度遠甚於微軟,但它因此遭受到的攻擊卻跟它得到的讚美幾乎一樣多。這一切都要源於它的創辦人,那個有著極強控制慾的完美主義者——賈伯斯。

 

1984年,首款圖形用戶界面的個人電腦Macintosh發布,第二年,微軟發布了模仿Macintosh操作系統的Windows 1.0,基本上是給DOS加了個劣質外殼。賈伯斯對微軟的行為非常惱怒,一方面是微軟公然竊取Apple的研發成果,另一方面是竊取得如此拙劣。

 

蓋茲並不認為微軟的Windows做得有多好,他只是覺得,像Apple那麼棒的系統軟體,不應該只運行在Macintosh上,應該像DOS和Windows那樣開放授權。Apple的封閉讓蓋茲有點看不下去,1985年,他親自致信Apple當時的CEO斯卡利,力促Apple開放技術規範和操作系統授權。「這個產業發展到目前的階段,如果沒有其它個人電腦製造商的支持和信任,Apple已經不可能靠自己的創新技術去創造一個標準。」蓋茲在信中寫道,「Apple應該把Macintosh技術授權給35家主要的製造商,以推動Mac兼容機的發展。」蓋茲沒有得到回覆,因此他又寫了第二封信,推薦了一些適合製造Mac兼容機的公司,還加了一句,「我將盡我所能幫助推進授權工作。請打電話給我。」

 

直到賈伯斯被趕走後9年,1994年和1995年,Apple才授權了三家Mac兼容機生產商,那時候Windows 95都快面世了。1997年賈伯斯回歸後,立刻收回了授權。「讓其它公司在垃圾一樣的硬體上使用我們的操作系統、蠶食我們的銷售額,這簡直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他後來說。

 

這就是賈伯斯,他無法接受自己傾注心血的作品,跟任何配不上它的東西擱在一起。果凍般的iMac如果在數位商店裡跟其它「數位垃圾」堆在一起,會讓他感到尷尬、不自在,甚至是憤怒,所以他需要整潔明亮的Apple Store來供奉這些產品。2004年,Apple和摩托羅拉合作,將iTunes音樂服務裝進摩托羅拉的ROKR E1音樂手機中,從此,賈伯斯就徹底放棄了跟別人合作做手機的念頭,只能自己幹。在Flash如日中天,幾乎等於在線動畫和廣告的事實標準時,賈伯斯堅決不允許Flash進入iPhone,「破壞我的體驗,耗費我的電量,還給我的系統添加一堆漏洞。」

 

iPhone上市第一年是沒有第三方應用和App Store的,賈伯斯建議開發者基於瀏覽器開發可在iPhone上運行的web應用。那些「漂亮到讓人忍不住想要舔一舔」的精美產品,怎樣才能放第三方應用進來?同時又不破壞它的精美?如果找不到讓第三方應用優雅地運行在iPhone上的方法,Apple寧可禁止任何第三方應用。後來,Apple找到了,就是App Store,但這伴隨著的是,業界最嚴格、最變態的應用審核規定和審核流程。在iPhone之前,微軟擁有世間最龐大的開發者隊伍,它從來都沒有想過創建一個軟體商店,讓開發者把軟體交給自己審核。

 

微軟的封閉,是一個實用主義者的封閉,控制該控制的,其它不管;Apple的封閉,是一個完美主義者的封閉,不將一切置於掌控之中,會令完美主義者寢不安席,食不甘味。問題並不在於你是開放還是封閉,也不在於你是哪一種封閉,而在於你的產品是否是偉大的產品。Windows和iPhone都是偉大的產品,這是我們這代人的幸事。

 

我想說說微信,這個被悉心保護的超級應用。

 

很多人把張小龍看作是賈伯斯的精神傳人,他們都偏愛整潔優雅,討厭粗陋混亂,他們都賦予了自己太多的控制責任(沒錯,是責任而不是權力),最終,他們都為自己珍愛的花園築起了高高的籬笆,和不可逾越的律條。

 

我並不喜歡微信的很多限制,之前也表達過對公眾平台的各種不爽,但是,說開放的大話很容易,微信該如何在擁有了10億用戶、10億種不同的想法、10億種不同的慾望的情況下,繼續保持產品的簡潔和優雅?如何避免出現破窗,說實話,我給不出解決方案。

 

就像Android手機雖然在整體體驗上越來越好,也給了用戶更多的開放能力和更大的自主控制權利,但很多人還是鍾情iPhone的整潔優雅。如果iPhone的優雅和可愛是由邪惡的封閉帶來的,那麼這種封閉或許也算不上多麼邪惡。

 

(圖文授權自愛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