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葛特曼引言的歐威爾,曾以「新語言」引起大眾對思想控制的反思
Knowing
余宗翰 2018-10-08 18:30

(喬治‧歐威爾;圖片取自 維基百科-Branch of the National Union of Journalists )

 

對台北市長柯文哲提出嚴重指控、《屠殺》一書的作者伊森‧葛特曼今天(10/8)早上六點從桃園機場離境,接受媒體訪問時,他以上世紀英國名作家喬治‧歐威爾的名言對近日的口舌紛擾做總結:「自由代表人民有權利說別人不想聽的話。」(原文為:如果自由真的有什麼意義,就是告訴人們所不想聽的)

 

誰是喬治‧歐威爾?

 

喬治‧歐威爾是上世紀英國著名的左翼人士,是記者、評論家與作家,他的言論傾向反對政府對人民的控制,因此對於在蘇聯鐵幕之下的世界多所批判,被視為反蘇聯、反共的重要人物。其傳世著作《動物農莊》、《一九八四》對後代產生很多影響,小說裡面的用語,如老大哥、犯罪思想、雙重思想也經常被學者、政治人物引用;而想當然爾,其著作在共產國家長期被查禁。

 

《一九八四》歐威爾的嘔心瀝血之作

 

《一九八四》是成就很高的反烏托邦小說,小說虛構一個嚴密控制人民思想的政權 ─ 大洋國,大洋國政府利用「犯罪思想」等名目去迫害個人主義。歐威爾曾寫信跟朋友說他相信極權主義的思想已在每個地方的知識分子心中紮了根,所以他試圖從極權主義思想出發,通過邏輯推理,寫出其發展下去的必然結果。《一九八四》是歐威爾寫來警戒世人極權主義可能會採用的手段。《一九八四》在1949年出版後的隔年,歐威爾病逝於倫敦。

 

《一九八四》裡提到許多有趣的想法,比如大洋國政府成立一個部份專門去修改歷史,比如重新編寫過去的報紙,以符合政府的宣傳路線。另外,為了消除人們心中「不正確的思想」,極權政府創立一個「新語言」逼迫人民使用。新語言意圖消弭任何會讓民眾意識到「對抗老大哥」的任何想法。新語言盡量將明顯負面的詞彙用較溫和的新字取代,比如用「不和平」取代「戰爭」、「不好」取代「壞」。

 

新語言十分簡單而粗糙,使其使用者無法藉以表達較複雜的思想;新語言也會簡化詞彙,讓人民看不出原來詞彙裡的意思,因而無法理解詞彙做更深的思考。在簡化語言的進程下,人民使用的字典越來越薄。語言不斷簡化、人民的思考能力弱化後,民眾漸漸無法反思、反抗,「思想犯罪」自然而然地減少了。

 

歐威爾在《一九八四》創造的「新語言」的實驗性概念後來成為許多反對極權政府、反對洗腦的人士所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