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冠廷:我要繼續當演員,把更多台灣美麗的故事呈現給大家看!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6-09 17:00

你的人生中有沒有出現過這樣子的一個人?因為無法在主流社會中得到認可,就拼了命用比較偏激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有些人做出一些事情的背後或許都有著不為人知的原因,就如同這個社會為某些人貼上各種標籤,我們是否應該放下先入為主的成見,用真心去看待每一個人呢?

 

還記得在《戀愛沙塵暴》中的菜鳥上班族、《姜老師,妳談過戀愛嗎》中的檢察官,以及《積木之家》的警察嗎?過去在植劇場的系列中幾乎都有出現的甘草人物劉冠廷這次在《花甲男孩轉大人》中搖身一變成為滿嘴檳榔,台味十足的鄭花明,喜感又充滿在地人物特色的樣貌也讓網友們驚艷劉冠廷的轉變。

 

劉冠廷眼中的鄭花明

 

 

雖然在大家眼中,鄭花明是個不學無術的小混混,但劉冠廷認為他是一個很善良、熱血,又沒有什麼心機的男生,在第二集播出的片段中,有一幕是四叔用校車載著繁星鄉的同學們一起重溫學生時光,車子開到了某個地方突然停了下來,原來那裡是他兒子花詢以前失事的地點,當時全車的人都靜默,而打破這個沈默,第一個開口的就是花明,他說:「阿詢啊!你快點上來啦!來坐到你爸爸身邊,看他有沒有超速。」

 

當時劉冠廷從劇本中看到這一段時,心中充滿溫暖,其實可以從一些小細節中看出鄭花明這個人,雖然每天嘻嘻哈哈、不太正經,但他的心中是有一塊非常敏感細膩的地方,而劉冠廷也覺得我們的社會中或許也有很多外表像花明這樣子的人,但內心其實都很善良。

 

該怎麼去詮釋一個有小孩的年輕爸爸

 

在劇中,鄭花明有一個18歲時生下的小孩,而對於那麼年輕的男孩來說,面對新生命的到來是非常不知所措,而且手忙腳亂的,所以對於如何揣摩有兒子這件事情,劉冠廷有一段時間都坐在大安森林公園的遊戲區觀察小朋友和家長們的互動,直到有一天他忽然領悟到,父母和孩子之間都有著細膩微妙的連結,其實不用特別去想怎麼樣演才像爸爸,只要相信自己是,那就是了。

 

希望自己能搭起橋樑

 

有一次劉冠廷帶著鄭花明的裝扮走在路上,收穫了不少別人異樣的眼光,而當時他才驚覺,原來刺青、髮色、嚼檳榔在社會上還是代表著某種標誌,所以劉冠廷希望大家看到鄭花明之後能夠對這類的人改觀,不要在路上看到他們,第一個反應就是反感,而對於自己就像鄭花明一樣的觀眾來說,劉冠廷希望他們能夠因此得到一些抒發,有種:「終於有人看到我們的故事了!」這樣的感覺。

 

在演出時的困難

 

 

聊起拍攝時有遇到什麼困難,劉冠廷想了一下,說道:「其實真的什麼都難!」像這樣如此寫實的小人物,該怎麼去刻劃出他們的生活,有時看似越簡單反而越難詮釋,而劉冠廷分享了之前在演員訓練時期,許傑輝老師曾經對他們說:「希望你們每一天都能拍出一顆讓導演驚喜的鏡頭。」而當時劉冠廷就把這句話放在心裡,所以在拍攝期間,他從沒有放過自己每一個可以演出的時刻,好好把握每一顆表演的鏡頭,希望能做到最好,而因為出發點是這樣,導致他認為沒有什麼事是簡單的,只有你願不願意盡全力去完成而已。

 

表演一定要在那個當下

 

每個演員都有自己的表演方式,而參與過多部植劇場的戲劇到現在主演《花甲男孩轉大人》,前幾齣戲累積的經驗讓劉冠廷更懂得怎麼在鏡頭前拿捏自己的表演,而他發現拍攝時最重要的不是去想自己該怎麼演,而是要讓自己更放鬆、去感受當下,因為演戲時很多東西都是當下發生的,所以不用刻意去想語氣要怎樣、台詞速度的拿捏,這些東西都是會自然而然產生,演員應該要做的是去感受當下的氛圍、情緒,這樣演出來的東西才能打動人。

 

踏入戲劇算是一個意外

 

 

當初會進入戲劇系是源自於一個叛逆的心態,在高三那年,劉冠廷看到大家都為了所謂的考大學而死命唸書,這種感覺讓人太不開心了!而且為什麼要用分數來定義大家的未來呢?當時學測成績出來後,因為種種原因讓劉冠廷意外進入了戲劇系。

 

在進入戲劇系之後他才發現原來表演這件事跟原本的理解有很大的落差,中間也曾經一度想放棄,因為看著美劇、韓劇、陸劇有那麼多人在看,那他們來演台劇,會有人看嗎?

 

這個疑問以及不安感一直到劉冠廷確定要演《花甲男孩轉大人》之後終於有了改變,當時他去借了這本小說來看,沒想到竟然讓他邊看邊掉眼淚,因為裡面有太多的故事都讓自己切身感受,很多的畫面都在腦中浮現,當時有一個想法萌生:「對!我就是想要演這個!」劉冠廷覺得台灣這片美麗的土地還有很多的故事應該被看見,而這個屬於台灣的東西需要靠在地的演員共同把故事講出來,觀眾看了也才會更有同感,甚至能為他們找到一個出口。

 

所以那時候劉冠廷除了重新找到想要當演員的熱忱之外,還產生了一股使命感,「我要繼續當演員,即使我的力量很微小,我也要把這些故事講出來讓大家知道!」劉冠廷說。

 

其實當演員都必須考慮很多現實的問題,但是直到現在,一直牽引著自己不放棄表演的原因就是那個使命感,能夠跟一群熱愛台灣、願意把在地故事講出來的人們共同呈現作品,這種感覺實在太澎湃太感動了,而劉冠廷也期待自己能成為像阿米爾.罕那樣的演員,他主演的作品不管在哪種議題上都發揮了極大的影響力,甚至還擁有「印度的良心」這樣的稱號,所以劉冠廷希望自己身為一位演員,呈現出來的作品也能帶給觀眾一些正面鼓舞的力量,甚至導正一些觀念,讓整個社會變得更美好。

 

不要因為分數就否定自己

 

 

在確定當演員之前,劉冠廷曾在一間國中擔任體育老師,一開始因為從來沒有用過老師的角度去看待學生而花了一點時間摸索,因為一個班上如果有三十幾個學生,就代表著他要面對三十幾個家庭,所以他會努力去了解每個學生的個性和行為背後的原因。

 

我們的社會中仍然存在著一種成績好就一定是好學生,愛搗亂就是壞學生的觀念,但劉冠廷認為或許那些愛搗亂的學生是因為他得不到認同、想得到大家的肯定,才用了不對的方式去證明自己的價值和存在,但這並不表示他們的本性是壞的,他們需要的應該是更多的理解和愛。

 

劉冠廷很慶幸這間學校的老師都非常有愛,也對學生很有耐心,他時常會跟學生說:「你不喜歡讀書沒有關係,去找找你的興趣、發揮自己的專長吧!」但他也同時強調:「你可以去發展自己喜歡的興趣,但你願意花多少的決心和毅力去完成它,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其實每個人都應該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而這不應該取決於考試和成績上。

 

以前總是會遇到一些學生因為大考沒考好而哭得很傷心,劉冠廷都會告訴他們:「你現在會覺得這是一件大事,但是當有一天回過頭來看,你會發現這件事情根本只是人生中很小的一件事,不需要為它太痛苦,一定要相信自己未來會更好,人生中所有的經歷和起伏都是最好的安排,不管是好的壞的都是緣分,是老天爺要我們學習和經歷的。」所以前陣子有一位學生到粉絲團來留言:「老師,謝謝你當初鼓勵我,我現在在跳舞的路上很開心!」當下劉冠廷覺得非常感動,不僅僅是因為這位學生在喜歡的領域找到自己的價值,他也覺得自己有能力去影響別人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如果你想要,那就去做

 

 

就如同以前在當體育老師的時候,劉冠廷時常鼓勵學生想做什麼就去做一樣,他認為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必須先問自己一句:「做這個很辛苦,你確定你要做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別再猶豫了,人都有無限的可能性,差別只在於決心和毅力,發揮所長,努力往自己的夢想邁進,這不是一件很熱血又很幸福的事情嗎?

 

《花甲男孩轉大人》第三集預告:

 

 

(照片及影片皆由植劇場提供) 

 

【就想演戲】新媒體獨立出版計畫

 

網址: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17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