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如何理解「代幣經濟學」?奧派經濟學家可能會這麼說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藍狐筆記/Jackson Laskey/realthinkbit/張詠晴編譯 2019-10-04 17:40

 

隨著區塊鏈項目的演化,更多場景的探索,加密經濟模型也在不斷進化,一是考慮符合法規的問題,二是考慮如何透過代幣來促進網路的發展,進而捕獲網路價值。這裡面有很多的細節需要探索。而奧派經濟學也許會給我們一些啓示。

 

為了理解「什麼是代幣經濟學?」,首先應該瞭解該領域與現存的經濟學流派(包括應用派及學院派)之間的關係,然後再探索代幣經濟學工程師,在區塊鏈早期試圖解決的特定問題。

 

在經濟研究的各種流派中,奧地利學派在理解代幣經濟學方面提供的知識最多。奧地利經濟學派名列前茅的大經濟學家,包括路德維希·馮·米塞斯(Ludwig Heinrich Edler von Mises),弗里德里希·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和默里·羅斯巴德(Murray Newton Rothbard)。他們以獨特的方法來發展其經濟理論,以及對穩健貨幣和國家在經濟中作用的觀點而著稱。

 

假如奧地利學派的偉大經濟學家們活躍在2018年,我認為代幣經濟也會是他們的主要興趣。奧派學人,是最早指引我們看到穩健貨幣的未來在我們眼前開創的。這些創造了商業週期理論的經濟學家們,將立即看到可互換穩健貨幣可以促進人類福祉,如比特幣等。

 

奧派學人可能還會發現透過使用智慧合約,而無需經濟強制性的經濟設計潛力。如今,透過智慧合約、側鏈以及分叉進行的經濟實驗,為發現提供了一個舞台,同時又不限制個人權利。

 

可能不太明顯的是,需要奧派的行為學方法論,來引導第一代區塊鏈項目取得成功。行為學是對人類行為的研究,人類為達成目標而進行有目的的行為。與以數據為驅動力的芝加哥學派和理想主義的凱因斯學派不同,奧派會使用基於激勵的演繹方法,從而在創建模型方面蓬勃發展。對於沒有歷史數據的創新且複雜的環境,這是一種合適的方法,特別是對於規模經濟而言。

 

代幣經濟學是人類行為學+科技

 

關於人類行為的理論,個人對不斷變化的激勵如何做出反應,並不是一項新的嘗試。畢竟人類行為學起源於古希臘。代幣經濟學並不是一個新領域,它只是將人類行為研究應用到新技術中。

 

對於這種技術的一個例子,尚不清楚米塞斯和海耶克是否會考慮如何分叉一種經濟體,即當個體能夠參與其中的一個,兩個或兩個都不參加,產生的結果會影響這些經濟中各個生產階段的成本。

 

研究人類行為的新技術包括區塊鏈、智慧合約和開源實踐/分叉。從更廣泛的意義上講,基於信任的去中心化活動的發展速度(我們希望),是代幣經濟學家必須考慮對現有模型的折衷。此外,在這些經濟體中運作的非人類的自治可信實體的能力,為在各方之間組織經濟活動提供了可能性,而激勵措施離不開這些實體。

 

其他新技術實際上只是重啟。考慮類似質押的事情,這是代幣經濟的共同特性。代幣質押,無論是作為抵押品形式,還是只為某些特權支付的一種方式,都是區塊鏈技術所促進的一種實踐,但並非區塊鏈獨有。出租物業的保證金與代幣質押相當類似,以確保避免不良行為。

 

一位奧派經濟學家可能會告訴你,如果承租人突然發現客廳中的油漆呈黃色陰影,如果重新油漆的價值,超過租期結束時收回保證金的價值,他們將決定是否將房間油漆為他們更喜歡的藍色。當意識到黃色是一種可惡的色調時,距離租約結束的時間越長,房間被粉刷的可能性越大。

 

我們認為區塊鏈企業家並未對如下的方面,進行足夠適當的考慮:例如質押的真實經濟成本以及阻止不良行為所必需的抵押數量。他們將更多的關心,放在了炫目的技術和籌款工作上。(藍狐筆記:作者的意思是說,質押的真實經濟成本跟惡意行為的成本相比,這方面考慮還不周到)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如何理解「代幣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