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常輝:演員就是去呈現一個聲音,為角色道出他的心聲與情緒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7-18 11:00

每個人會在成長的過程中慢慢被社會化,懂得禮貌、懂得防備、懂得虛偽,這或許是生存在這個社會中的必要條件,在普世價值中,我們可能會對與自己不相同的人產生輕蔑、質疑的態度,但或許他們的天真、樂觀才是大眾所缺乏,甚至是遺忘的。

 

還記得在《花甲男孩轉大人》中與花慧愛得轟轟烈烈的阿輝嗎?從外表來看,這是一對視覺強烈惹眼,充滿性格的情侶,但他們對彼此的炙熱與深情讓大家相信有種愛情叫做阿輝與花慧,雖然最後阿輝因癌末而離世,但他們曾經經歷過的種種、生活過的點滴都不會因此而消失。

 

從深情浪子變身天真大孩子

 

 

而當這樣的深情浪子轉變為行為舉止停留在五歲的大孩子,或許你會訝異於江常輝的反差,但他卻認為自己本身的性格反而跟《五味八珍的歲月》中的阿繁更相似,「阿繁比較像是我的太陽星座獅子座、阿輝則是我的上升星座巨蟹座,我是講真的!」江常輝說。

 

每當談起自己的性格,江常輝總是給人一種矛盾綜合體的感覺,平常與人相處時,他都會習慣退得很後面、隨時隨地與人保持距離,甚至之前在QPLACE的受訓過程中也曾經被老師說他太置身事外,但是江常輝的本性其實是很樂觀也願意相信人性本善的。

 

 

所以這次飾演到阿繁這個角色,除了讓他重新認識自己之外,也學習到信任別人的美好,因為以前的江常輝總是習慣先去看別人不好的一面,甚至覺得電視上的那些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都會發生在現實生活中,但現在他了解到,願意相信別人,好像也會有好的東西回饋到自己身上。

 

飾演阿繁最大的困難就是無法做準備

 

在飾演這樣天真、樂觀,心智年齡停留在五歲的角色,江常輝覺得最大的困難就是沒有辦法做準備,以他過去的習慣,一定會把角色功課做到極致,不管是人生歷程、每一場戲的起承轉合、內心獨白都絕對會詳詳細細寫出來,但是面對阿繁這個角色,真的只能完全憑直覺去反應,但偏偏阿繁總是戲份很多、台詞很少,所以在鏡頭內無處可躲卻又不能想那麼多的情況下去展現自己的存在感,真的讓江常輝很困擾。

 

 

幸好在拍攝一場情緒很重的戲時,江常輝試著專注進入阿繁的狀態,結果竟然意外被他找到了感覺,那時候導演要求他從頭到尾都不可以有什麼表情,但又要看起來好像是知道了什麼,又不知道什麼,這聽起來很複雜,但很幸運地讓他找到了對的狀態,抓到了感覺也就自然而然進入阿繁的內心,「用個比較有趣的講法,我就是抓到了阿繁的美麗與哀愁。」江常輝笑著說。

 

阿繁在那個年代代表著人性的光明面

 

 

阿繁所在的年代是1950年,現代人可能難以想像當時的人是如何生活的,江常輝認為人在越困苦的時候,越要充滿愛,因為人性在窮困的狀態會充滿著很多的不確定性與攻擊性,畢竟大家討生活都來不及了,當然只能管好自己就好,「當大家都自掃門前雪的時候,人性會被降到最低,而阿繁在那個年代代表的就是一種人性的光明面與希望,我覺得人是需要這些東西的。」江常輝說。

 

在現代這個物質充裕的年代,其實很難去看到人性真正的模樣,因為我們都吃得飽穿得暖,不用為了生存而爭奪,經歷過阿繁所在的環境,江常輝才發覺以前自己會覺得生活好辛苦,甚至抱怨現況,但他遇到的困難跟以前的人相比根本就微不足道,「現在想起來,我人生的一切都是在無病呻吟,以前的人連飯都吃不飽了,誰還會跟你談什麼夢想?」江常輝說,不過也因為這樣的體悟,讓他更懂得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每個人都應該試著找回當初最原始的初衷與快樂

 

 

就如同導演要求江常輝在飾演阿繁的時候什麼都不要多想,其實身處在忙碌匆促的生活步調中,我們是不是也遺忘了小時候的單純與天真呢?江常輝在飾演過這個角色之後,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簡單會不會真的比較好?」因為現在的人都太複雜了,其實有很多事我們都不必太在意,但因為現代的環境導致我們太在乎那些浮雲,曾幾何時我們的想法變得越來越複雜,慾望也越來越強烈,那些曾經讓我們快樂的東西已經滿足不了我們,回想起來,確實令人感到可惜,或許每個人都應該試著找回當初最原始的初衷與快樂。

 

小時候的江常輝個性非常尖銳,導致他跟人們一直都處在格格不入的狀態,所以他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去把自己磨平一點,而在大學時期,江常輝遇見了一個對他而言非常重要的朋友,那位朋友教會他遇到所有的事情時都不要先發表立場,而是要先問是不是自己的問題,江常輝認為這個習慣對他幫助很大,尤其是之前在模特兒這一行,會接收到很多人對他的批評或意見,每個人想的都不一樣,他不可能全盤接收,所以就要花時間與自己對話,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式,並且變得更好。

 

這群Q演員是心靈支柱

 

在剛進入QPLACE的時候,江常輝依舊習慣性地把自己退得很遠,但在這裡,他發現他遇到了一群跟他一樣熱愛表演,並且願意為了表演燃燒生命的朋友,他們了解彼此的掙扎、痛苦與快樂,對他而言,那是一種照應,更是心靈支柱,所以江常輝漸漸把自己的心房打開,甚至發現他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原來做自己,還是有人會懂他的,「所以在這些Q演員面前,我就變成阿繁了!」江常輝大笑道。

 

演員就是去呈現一個聲音

 

演員必須去經歷一個又一個不同的角色,而江常輝認為扮演一個角色就像是替他經歷過一個片段,他分享了梅莉史翠普曾經說過的:「當你去演戲的時候,你是去替你的角色發聲,你是去呈現一個靈魂。」江常輝也從這段話中瞭解到,演員就是去呈現一個聲音,替這個角色說出心裡的話以及表達他的情緒,所以他也希望觀眾能從他的表演中感受到角色的掙扎、痛苦、快樂與夢想。

 

表演是我唯一想做的事

 

 

許多人都說專職演員真的很辛苦,必須經歷過一段不知道會維持多久的無名時期,也不一定能被看得見,究竟是什麼東西能支撐他們走到今天呢?江常輝曾經做過各種工作,他甚至形容自己在地獄中翻滾了十年,才終於在這兩年做到他真正想做的事,而過去這麼長一段時間到底是怎麼撐過來的,他其實也不清楚,或許是對表演的熱忱還有信念吧!

 

「當演員真的很辛苦,每天都要面對很多的質疑與心中的徬徨,當然並不是沒有退路,但除了表演,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江常輝說起對表演的熱忱時,散發出無比堅定的眼神。

 

下一次說不定會更好

 

在面對低潮期時,每個演員都會用不同的方式去療癒、激勵自己,而江常輝通常都會去看一場電影,不管這部電影好看或難看,只要看完一場電影,他都會覺得自己有種被淨化、洗滌,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的感覺。

 

而這麼多年來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情,江常輝總是告訴自己「下一次說不定會更好(maybe next time)」,人生中偶爾會碰到崩潰、難過的關卡,雖然還是會先被自己的悲觀性格給摧毀,但他本質的樂觀性格又會適時地出手拯救他,並告訴他:「不要放棄!下一次的狀況和結果一定都會更好的!」

 

《五味八珍的歲月》第二集預告:

 

 

(照片及影片皆由植劇場提供) 

 

【就想演戲】新媒體獨立出版計畫 

  

連結網址: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17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