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熙:表演使我得到快樂與滿足,而我想堅持一輩子
Knowing
採訪撰文:何渝婷 2017-03-10 17:00

植劇場的首部靈異恐怖戲劇《積木之家》給觀眾一種毛骨悚然卻又想繼續追下去的衝動,雖說是這類型的戲劇,但《積木之家》卻是以家庭、親情這種對每個人來說再寫實不過的題材做為基底,在家庭中有人須一肩扛起責任、有人願意犧牲奉獻,人與人之間並不是非善即惡,有太多太多的因素會導致變數的產生。

 

宜娟就像一杯水

 

在劇中飾演吳宜娟的演員林子熙認為宜娟就像是一杯水放在那裡,不張揚也不突兀,但卻是每個人都最需要的,雖然一開始林子熙會擔心「全然的溫柔」以及「為愛犧牲奉獻」這個個性跟自己很不像,但冷靜思考之後發現其實只是面向的不同,「因為我也有屬於我自己的溫柔,所以在面對宜娟這個角色的時候,我會把溫柔的百分比開大一點,把比較冷靜的自己轉小一點。」林子熙說。

 

因為宜娟,讓我變得更柔軟

 

 

 

當時導演給林子熙一項功課,就是每天進劇組都要主動跟大家打招呼,並且要跟每個人講到話,因為原本的林子熙會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忙,去找別人聊天講話會不會打擾到他們?所以漸漸地就覺得把自己管好就好了,而當時這樣子的訓練確實有幫助到林子熙更容易進入角色,這些過程也讓現在的林子熙變得更柔軟、更圓滑。

 

林子熙認為她從宜娟身上學習到的是「善」與「愛」,因為宜娟這個角色在《積木之家》中代表的就是善,她比較少有負面的狀態,遇到任何問題都不會逃避,而是會想要正面解決,「這對我來說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個性,因為我自己比較怕負責任,遇到事情都會希望責任不要落到自己頭上,雖然宜娟也不是想要當個領導者或是帶頭的那一個,但她會想要把事情做好,而且做任何事情的起點都是基於善念、包容和愛。」林子熙說。

 

林子熙的家庭背景比較保守,家人之間從來不會把「愛」這個字說出口,但他們心裡都知道彼此深愛著家人,所以在飾演過宜娟之後,林子熙變得比較能靜下來聽別人說話、情緒反應不會那麼快,跟家人之間的溝通和相處也有所改善。

 

小時候的陰影改變了個性

 

前面提到林子熙不喜歡被矚目,也害怕事情落到自己身上,這其實跟小時候的她相差十萬八千里,小時候的林子熙是超級活潑的孩子王,不僅當了六年的班長,因為從小學了很多才藝,所以各種書法、歌唱比賽都得到第一名,雖然風光,卻被別班的人以班級為單位討厭,他們甚至威脅林子熙說如果之後去讀他們那邊的國中,就要找人去打她。

 

這對當時的林子熙來說既是委屈又感到很害怕,「我就很疑惑這些都不是我特別去求來的,我也沒有在炫耀,為什麼要這樣被別人霸凌?」林子熙說,但當時的耳語實在太強烈了,聲音大到讓她喘不過氣來,所以上國中之後,林子熙的個性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再求表現也不當頭,從那個時候開始變得太敏感、太過在乎別人的感受,甚至害怕去競爭。

 

跳舞跟演戲的差別

 

林子熙整整學了17年的舞蹈,在跳舞時,舞者要共同呈現出一個作品,他們會把肢體放到最大,因為舞者必須用肢體來表現情緒;但在影像上,演員要把自己縮到很小,只用細微的表情或一點點肢體,讓觀眾知道演員在想什麼,「因為跳舞其實表情不需要這麼多,我們是用肢體在訴說故事,但影像上我就要縮到只有臉,這是最大的差別,但戲劇在之於舞蹈的感受力,我覺得要放到更開,毛細孔的感官或是接收訊息也都要非常快。」林子熙說。

 

我從來不後悔放棄舞蹈

 

 

在舞蹈圈的競爭非常激烈,林子熙希望自己能成為一位頂尖舞者,但是在沒有考到自己理想的舞台,又受不了各種高壓的試鏡,林子熙漸漸開始問自己一個問題:「到底做這個要幹嘛?」

 

畢業後林子熙為了考舞蹈碩士而先到美國讀了一年的語言學校,但在這一年中她發現:「以前跳舞就是我人生的全部,但是不跳舞我好像也能過得很好,我也可以過得很開心!」這個心境上的轉折讓林子熙毅然決然和舞蹈一刀兩斷。

 

其實這之間鬧過一場家庭革命,即使到現在回想起那段時光,林子熙仍然哽咽:「其實我並不會為自己感到可惜,但是我完全感受得到當初我放棄舞蹈時我父母有多受傷多失望,他們覺得栽培了我十幾年,我說不要就不要,也許這曾經是他們很為我感到驕傲的事情,我卻沒有一句商量就放棄了.......」但即使如此,林子熙還是很慶幸自己放棄了舞蹈,而且至今從沒後悔過,她不敢想像如果當時還硬逼著自己堅持跳舞,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在決定放棄舞蹈之後,林子熙選擇去服飾店打工,並且計劃開一間屬於自己的服飾店,去打工之後她發現自己比較敢接近人了,以前在學校的時候都會覺得把自己管好就好了,但是打工後,林子熙的個性出現第二次轉折,變得比較敢跟別人說話,在那時也慢慢接觸到一些經紀人,陸陸續續開始拍廣告、拍mv,林子熙發現自己非常喜歡表演,並且從那個時候確定自己想要走演戲這條路。

 

不過有段時間一直在拍mv和廣告,讓林子熙又陷入了困境中,「其實去QPLACE之前我已經快要放棄了,因為一直達不到自己想要的目標,我不知道要怎麼跟別人證明我會演戲,在沒有一個好的作品之前,別人不會相信你會演,而這樣的狀態讓我一直卡在一個瓶頸中。」林子熙說。而當時的狀態就有點像之前因為達不到自己心目中頂尖舞者的樣子而陷入瓶頸的她,所以林子熙就告訴自己:「我已經放棄過舞蹈了,這一次我不能再放棄任何事,而且我是真的很喜歡演戲!」

 

當時QPLACE徵選算是一個契機,而受訓過程對林子熙來說是她成為演員的時光中最療癒的一個時期,經歷了這麼多挫折,終於有個地方能修補她慢慢轉向正面,積極面對未來的挑戰,「很多人會問我在QPLACE在學什麼,但我都會覺得學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為什麼這堂課老師要叫我們做這些事情,我會去思考、去感受才是最重要的東西。」林子熙說。

 

一定要做能讓自己得到滿足和成就感的事

 

 

除了演戲之外,林子熙也成功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服飾店,雖然開店會有壓力,但每次看到客人購買自己設計的衣服滿足的表情,或是聽到客人稱讚她的衣服很漂亮、很實穿,對林子熙而言都是心靈上很大的滿足,「這跟演戲上帶給我的感覺很類似,就是很大的滿足跟成就感。過去當舞者的時候,因為我自己認為最頂尖舞者的狀態我做不到,所以慢慢地找不到快樂和成就感,我就沒有必要堅持下去;但在演戲和服飾上面,我覺得我都可以看到別人很開心、自己也很快樂的滿足感,這點對我來說很重要。」林子熙說。

 

只要在演戲的你是開心的,那就夠了!

 

因為家人一開始的不支持,林子熙一度很著急地想讓自己快點有好的作品或成就,因為她想要向父母證明她選擇這條道路是對的,而且她絕對不會後悔。

 

就這樣自己一個人硬氣地在台北生活著,一直到去年,林子熙的父母在她拍攝《積木之家》時特別到台中去找她,並告訴她:「我們希望在演戲的你是開心的,這樣就夠了,如果你因此而感到不快樂,我們就不希望你再錯下去。」當時林子熙覺得很感動,感覺她的父母好像把以前的事情放下了,開始全心支持她演戲,即使嘴巴上不說,這對林子熙來說是莫大的鼓勵。

 

而現在慢慢累積了一些影視作品,和以前相比,林子熙會開始告訴自己不要急,因為以前的她真的很急著想要證明自己,但現在她會提醒自己:「根本不需要那麼急,很多事情都是緣分,慢慢等,一定會有屬於我的角色出現,等我接到這個角色時,我要好好努力呈現他、把作品拍好才是最重要的。」

 

扮演一個角色就像看完一本書

 

 

林子熙認為扮演完一個角色就像是看完一本傳記的感覺,不能說是活過角色的人生,「我會覺得我好像閱讀了他的人生,閱讀完他,看得津津有味,有得到一些體悟並且放在心裡面,就把他擺回書架上,有一天我突然覺得我好像遺失了某一些片段,就可以再把那本書拿出來看。」林子熙說。

 

在面對演戲,林子熙是個能夠冷靜切換感情的演員,「雖然演員在戲中的感情絕對是真的,但我會把這個感情放在心裡很深很深的地方,而腦中會一直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我必須要進去,但要趕快出來』,所以一喊卡我都會馬上變回來自己的個性,表演對我來說是腦跟心共用的概念。」林子熙說。

 

有趣的是,不允許自己陷入角色情緒的狀態竟是基於太為別人著想的初衷,林子熙擔心如果自己在角色上不能快速切入和跳離,可能會為別人帶來困擾,「我不希望周遭的人會擔心我是不是還在那個狀態而感到不便」林子熙說。

 

每個人都該覺得自己是特別的

 

當一位演員很容易有脆弱、低潮的時期,林子熙常常告訴自己:「我是特別的,我絕對擁有別人沒有的東西」,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在面對事情時第一時間會先質疑自己哪裡不夠好,但林子熙認為每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特質在身上,所以不要急著否定自己,帶著那個特別走下去,一定會有人看到你不同的地方,而這個理念不只適用於演員,其實每個人都該相信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並且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

 

《積木之家》第三集預告:

 

 

(圖片及影片由植劇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