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輯思維與羅胖子的「地下江湖」
合作媒體PINGWEST
採訪撰文:張信宇 編輯:駱軼航 2016-01-12 15:38

 2015年12月31日傍晚,「羅輯思維」的主講人羅振宇,即將在北京水立方進行《時間的朋友》主題跨年演講,對超過530萬的羅輯思維粉絲和社群成員來說,它是一場盛大的節日。

 

隨著日期逼近,杭州的「羅友會」,也就是羅輯思維的核心會員和社群成員組織的發起人吳明春,人稱「皮爺」,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這場盛典的籌備中。他放下了手頭的棉麻服裝生意,與「羅友會」的另外兩名靈魂人物--重慶羅輯思維社群領袖「黎叔」和「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的核心成員謝飛,聯合發起一次全國性的「羅友跨年活動」。

 

響者雲集。北京、上海、杭州、重慶、武漢、鄭州、大連、南京、內蒙古赤峰、廣東惠州、安徽蕪湖等多個城市的羅輯思維社群,各地少則10多人、多則數百人,都要跟羅振宇《時間的朋友》的跨年演講同步,同一時間在全國各地舉辦跨年聚會。

 

這是一場完全自發的全國大型民間群體聚會活動。

 

《時間的朋友》演講門票早已售罄。就像羅輯思維此前嘗試的各種銷售方式一樣,圖書福袋(幾本不同的書籍組合成的)、月餅、茶葉、會員資格,每次開放購買,都瞬間搶購一空。

 

羅振宇號稱要將跨年演講連續進行20年,直到他離不開輪椅為止。皮爺獲得的這張門票票價就印著「20年聯票」。羅振宇說這場活動面對的是「愛學習人士」,大家用「漲知識」的方式跨年,一起進行20年。

 

羅振宇真的要做20年的跨年演講?沒人知道。對羅輯思維的死忠粉絲和社群死忠會員來說,這些並不重要。羅振宇提供的那些「知識」?似乎也不重要。

 

香油錢與​​宗教儀式

 

他承認自己對羅振宇有宗教般的感情:「如果他跟我借錢,我會毫不猶豫給他,不要他還」。

 

作為一部以前知名電視人羅振宇為主講者的人文和商業影片脫口秀節目,《羅輯思維》於2012年12月21日在中國的優酷上線。8個月後,高呼「愛智求真積極上進自由陽光人格健全」16字箴言口號的羅振宇,宣布要建立「自由人的自由聯合體」,把羅輯思維變成中國最大的「知識人社群平台」。

 

為了這個社群平台,他做了一次大型社會實驗--推出了羅輯思維「史上最無理」的付費會員制:普通會員200元人民幣會費,5000個名額;死忠會員1200元人民幣,500個名額。

 

「愛,就供養,不愛,就觀望」,這是羅振宇的「會員促銷」口號。5個小時,全部會員資格銷售一空。

 

當時中國互聯網消費和用戶還很「魯蛇」,以「知識人社群平台」和提供知識型內容消費而成功的互聯網公司寥寥無幾。羅輯思維很快聲名大噪,一大群看上去「年輕、上進,有求知慾和好奇心」的人,為羅輯思維敞開了他們的錢包,送出了「香油錢」。

 

來自湖南湘潭的周天祥很「幸運」地買到了羅輯思維第一期「死忠會員」資格。在遇見「羅輯思維」前,周天祥的工作是在老家賣電動車。他生於1989年,沒上過大學,高中時數學成績非常差,但喜歡看課外書。

 

 

(從沒上過大學,在湘潭賣電動車的周天祥是羅輯思維的第一批會員)

 

「主要是看社會科學類的書,」周天祥在一家咖啡館裡跟PingWest品玩記者見面,隨身帶了好幾本書,並將一本羅輯思維訂製版的《世界為何存在》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比如那時候有一本《百萬富翁快車道》,還有像軍事類的書,還有洛克菲勒傳記之類的書,」周天祥給我列著他的書單。

 

這些書都有關快速致富、經商和成功。以前,他只能通過財經報刊的編輯推薦的精選書來買書。直到遇見羅輯思維,他的「被薦書」需求就被滿足了。「因為用語音和影片的推薦方式更好。原來我要看別人的推薦,那是一篇文章,很累的。」

 

「羅輯思維」就是靠每天一條60秒的微信語音推薦文章和圖書,以及每週一集的優酷節目,聚起了第一批用戶。

 

羅輯思維剛問世時,惠懷松還在江蘇科技大學念大四,準備畢業。因為晚了一步,他沒能買到羅輯思維第一期的會員資格,至今都覺得很遺憾。

 

惠懷松一直是羅振宇的忠實粉絲,每週四晚上,他都等著羅輯思維在優酷節目的更新,他覺得這很有儀式的感覺。

 

「就跟做禮拜一樣」,惠懷松對PingWest品玩說。

 

惠懷松說,羅輯思維重塑了他整個的世界觀和價值體系,「整個推倒了碾碎了又重新建立起來」。

 

這種世界觀是不是「愛知求真」和「自由陽光」,卻很難講。

 

惠懷松承認自己對羅振宇有宗教般的感情:「如果他跟我借錢,我會毫不猶豫給他,不要他還」。

 

從大學到畢業,從江蘇到北京,3年來,惠懷松說他自己一直按照羅輯思維提供的「大方向」成長。他習慣每天凌晨4點起床,6點多準時守著「羅輯思維」的微信公眾號。3年以來,他只有不到10次沒能在第一時間打開羅輯思維每天凌晨推送的羅振宇60秒語音,然後2個小時內趕緊補上。

 

他會用手寫的方式,把每天的這段語音「內化」到自己的身體裡。「不是抄下來,也不是背下來。就像吃飯一樣,把它形成習慣。不是用腦子,其實是用心去看。」

 

「羅輯思維很大程度上是嵌入到了我的人格當中,價值觀也好,思維方式也好,嵌入了我。」

 

惠懷松現在是一個皮包設計師,開了一家自己的工作室,已是第二次創業。這也是他響應羅振宇「隨身碟生存,即插即用」的表現。

 

所謂「隨身碟生存」,是羅振宇向80後一代朋友提供的生存困境解決方案。總結起來是16個字:「自帶訊息,不裝系統,隨時插拔,自由協作。」羅振宇說:歷史記住的往往是一門手藝,因此掌握一門手藝,用個體的方式與外界合作,做一個快樂的自由職業者,比加入一家公司或機構要好得多。

 

惠懷松現在生活在北京,月入10000元人民幣左右。這個收入在北京並不算高,不過只要「羅輯思維」店舖裡有的東西,書、月餅、茶葉和油,他差不多都買,跟我見面的時候,也背著一個從羅輯思維店鋪上買的包。

 

他每天會轉發一篇羅輯思維的文章。他就像一個傳教士,跟我說:「我建議你可以試著參與進來,進來玩。那個跟你在外面看是不一樣的,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整個人徹底「羅輯思維」化了。

 

對那些希望獲得成功和機會,但社會上升通道有限;還有那些想獲得一些知識,但獲取知識和閱讀的能力有限的年輕人來說,「替您讀書」的羅輯思維的出現,給他們批發了散裝的智慧,讓他們與知識、與成功、與機會的距離看上去近了。羅振宇,成了他們的知識看門人。

 

但是羅振宇並不滿足於僅僅做一個「替您讀書」的人。

 

官方社群與民間結社

 

全場起立,所有人手拉手,冥想五分鐘,背景音樂放著李宇春演唱的勵志歌曲《和你一樣》。結束的時候,大家睜開眼睛,銀幕上出現了兩塊支付寶二維條碼。這些剛被改變了磁場的「信徒」紛紛掏出手機,掃碼付錢。

 

2014年,隨著訂閱用戶和會員數量的激增,羅輯思維開始組織一些「社群活動」。

 

憑藉羅輯思維的號召力,這些社群活動在很快大江南北蔓延開來。除了羅輯思維官方的會員活動,各省各市的羅輯思維粉絲,也自發組織了自己所在地的「羅輯思維朋友圈」--以信奉和熱衷「羅輯思維」為名的線上和線下社群平台。

 

羅輯思維也有了一套自己的話語體系:「吃飯不叫吃飯,叫霸王餐;聚會不叫聚會,叫思想碰撞;交朋友不叫交朋友,叫建立連接;聊天不叫聊天,叫線下High聊會,」一個匿名的知乎網友語帶諷刺地形容羅輯思維的這套「黑話」。

 

與作為一個微信公眾號語音媒體和作為一部影片或音訊節目的「羅輯思維」不同,羅輯思維的「社群活動」,從一開始就是功利的。

 

第一批「死忠會員」,沒上過大學,但喜歡讀創富類故事書,在湘潭賣電瓶車的周天祥就是羅輯思維「社群活動」的受益者。儘管人在湘潭,他卻靠QQ和微信遠程參與組織羅輯思維在全國的會員活動,從邀請嘉賓到組織志願者,每個細節都身在其中。兩年下來,周天祥參加過羅輯思維所有的線上線下活動,組織過超過10場羅友線下沙龍。

 

2014年12月20日,周天祥在羅輯思維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一條「會來事」,希望通過社群的資源,在「電子商務、社群營運、創新產品」的行業裡找一份「互聯網產品/營運管理」的工作。

 

「會來事」是一項羅輯思維針對會員推出的福利,會員有權利通過羅輯思維微信號發布訊息,會員找工作、商務合作和招聘都是會來事常見的內容。

 

「找我的人有一千多,最後面試了一百多家」,周天祥對PingWest品玩說。接著,周​​天祥輾轉深圳,來到北京,做了兩份互聯網營運工作,又開始著手自己的創業項目。

 

現在周天祥是「在行」上的「社群營運師」,主要幫人們解答「怎樣通過社群幫助你創業」的問題。「在行」是科學知識社群平台果殼出產的一個經驗交流平台,主打付費制、一對一的經驗分享。

 

周的「在行」主頁自我簡介幾乎所有內容都跟他的羅輯思維社群經歷有關:「對三年來羅輯思維發展的全部細節瞭如指掌」、「朋友圈中一度人脈3000位羅友、二度人脈約200萬羅友」、「一分鐘認識CEO和信任背書」......

 

另一個「羅友」戚澤明,今年剛從合肥工業大學法律系畢業,看上去要比實際年齡成熟得多。2015年夏天,他成立了一家演講設計公司,專門為需要演講的人提供整套的演講設計服務。他同時也在「在行」上開了課,「如何用故事思維設計TED式演講」。

 

 

(「偏內向」的戚澤明是羅輯思維社群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戚澤明認為自己性格「偏內向」,但他確信自己仍能在短時間內結識想結識的陌生人,社交關係處理得游刃有餘。

 

「我念大一的時候就可以找到500強的人力資源總監,我也會認識寶潔的前輩,聯合利華有一個總部在合肥,跟他們關係很熟。」戚澤明對PingWest品玩說,「所有到我們學校來演講的嘉賓無一例外都會成為我的朋友,我會通過各種手段去接觸。」

 

「如果沒有羅輯思維,我可能就是進個世界500強,一級一級地往上爬。」戚澤明對PingWest品玩說,他也是羅振宇「隨身碟生存」的信奉者和實踐者。

 

他作為演講設計師的第一次工作也是來自羅輯思維社群。2014年11月剛來北京沒多久,在參加羅輯思維北京的線下活動時,戚澤明見到了著名的重慶羅輯思維社群召集人黎叔。那時公司還沒成立,他就從黎叔那裡獲得了演講設計的第一個案件。

 

他還跟黎叔一起組織了「羅友長江行」,開車從重慶出發,遍遊長江流域各大城市,拜訪當地羅友,除了吃喝玩樂,還與當地「羅友」一同舉辦各種線下High聊會。

 

「羅友是整個社會的縮影」,羅輯思維鄭州朋友圈發起人高磊對PingWest品玩說。他覺得羅輯思維的死忠社群成員在職業上有些共同性,不是那些「求知求真」的讀書人,而是「偏社交類的一些職業比較多。」

 

對這些散佈在全國各地的「羅友」們發起成立的各種羅輯思維社群和線下活動,羅輯思維官方的態度有點曖昧。

 

2014年,羅輯思維官方的角色還偶爾出現到各地社群發起的聚會上,比如羅振宇偶爾還出席個「霸王餐」的飯局。但到了2015年,羅振宇和羅輯思維的其他核心成員就鮮有在各地粉絲發起的羅輯思維社群中露面。

 

但羅輯思維的民間社群活動並未因此受到影響,反而越來越如火如荼。他們發起了長江行、楊梅節,還有這次全國各地羅友自發的群體跨年大趴--羅振宇在北京跨年開講《時間的朋友》,全國各地不在現場的朋友遠程同步開派對。

 

羅輯思維官方依然保持著和這些民間群體活動的距離,從不替它們背書。但這次杭州的羅輯思維群主「皮爺」發起策動的全國聯動跨年大趴,分別登上了12月16日和28日的羅輯思維微信公眾號「會來事」欄目。這也許仍然不算是一種背書,但至少是默許。

 

2015年10月20日,羅振宇發了篇文章《有奔頭,一起過》。宣布暫停會員招募,但支持會員資格的轉讓。對羅輯思維的會員機制和會員社群可能帶來的一些「意外」效應,羅輯思維官方開始有意控制。

 

 

(作為金融衍生品的可轉讓羅輯思維會員資格)

 

於是「會員資格」成為一項可交易的標的物。那之後的幾天,羅輯思維會員資格買賣交易在許多羅友的微信群裡如火如荼,最貴的時候一個會員資格的價格被炒到了6位數。甚至還有人每天統計普通會員和死忠會員的價格波動,製作K線圖。

 

但很快,在羅輯思維以會員機制為核心的官方社群體系之外,一個完全由羅輯思維粉絲自發的獨立的社群體系「言羅會」浮出水面。

 

「言羅會」就是討論「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羅輯思維」,同時「言」又有說的意思,大家一起討論研究羅輯思維。2015年11月,「言羅會」在廈門成立,發起者是重慶的羅輯思維社群領袖黎叔、杭州的羅輯思維社群領袖皮爺,還有「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的核心成員謝飛。「顛覆式創新研習社」是酷6網創始人李善友發起成立的學習社團,號稱專門為創業者服務。這次「言羅會」成立大會,全國各地的羅輯思維社群群主、組織者和核心人士等超過30人都趕到廈門參加。

 

這是羅輯思維的一次最大範圍的全國線上線下聯動的「民間結社」。

 

他們當中有商人、咖啡館老闆、攝影師、大學教授、公益人士、銷售人員和各種創業者,聚在一塊兒,圍成一張圓桌,分享社群玩法、交流社群管理經驗。每個社群管理者被稱作一個「連接點」,表現形式主要是建立了很多各種主題的微信群。這些人每個人都至少有一個羅輯思維的會員資格,這是他們在羅輯思維江湖中地位的標識,但這次的「言羅會」與羅輯思維的會員體系無關,大家都決定要再做一套。

 

 

(廈門,各地羅輯思維社群領袖討論成立獨立的「言羅會」)

 

「在羅老師宣布不再招新會員的那天,我們就聊,怎麼把這些活躍的社群連接起來,」言羅會的發起人、重慶羅輯思維社群群主黎叔對PingWest品玩說。

 

他們在一起聊怎麼玩社群,準備把自己變成更大的連接點,讓羅友全國大聯動。還在廈門就地發起High聊會,一起參加「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社群成員舉辦的論壇。

 

在PingWest品玩記者參加的這場由羅輯思維核心群主和顛覆式研習社核心成員發起的論壇上,一個台灣來的禪宗大師李淙瀚,正在做《人生就是一場修行,在互聯網時代也是一樣》主題演講。李大師表演了幾個「意念可以改變磁場」的魔術,進而要求工作人員把燈光關閉,拉上窗簾,營造一種全黑的環境。李大師讓全場起立,所有人手拉手,冥想五分鐘,背景音樂放著李宇春演唱的勵志歌曲《和你一樣》。

 

結束的時候,大家睜開眼睛,銀幕上出現了兩塊支付寶二維碼。這些剛被改變了磁場的「信徒」紛紛掏出手機,掃碼付錢。

 

皮爺的羅式「行騙」

 

沒有被「騙」的羅友紛紛在微信群和朋友圈裡表達失望和遺憾。

 

在「言羅會」和羅輯思維其它的民間社群活動中,杭州羅輯思維社群領袖的皮爺和重慶的社群領袖黎叔成了重要的發起人和連接點。被羅友的江湖圈裡稱為「東皮爺,西黎叔」,是兩個重要的堂口老大。他們有能力,也有意願整合羅輯思維在全國各地的分散社群,形成一股力量。

 

黎叔組織過羅友長江行,皮爺在浙江青田組織過楊梅節活動,包括在廈門的言羅會,都是對社群從地域性升級全國性的嘗試,他們在這些活動裡投入大量精力、金錢,對社群的影響力也自然形成。

 

皮爺原本是一個皮衣生產加工商,所以叫「皮爺」。開始玩羅輯思維社群以後,轉做了棉麻服裝,但「皮爺」這個稱號越叫越響。PingWest品玩記者幾次見到皮爺,都是一身自己生產的素色棉麻穿著,搭配他標誌性的「泡麵」髮型。

 

皮爺是典型的「浙商」,中小企業主,從農村出來到杭州定居,做皮製服裝起家,有房有車,「基本需求是解決了,但也不是土豪。」他自己這麼自嘲。

 

皮爺不到40歲,相信個人奮鬥的價值,也有冒險精神;他想讓生活更豐富、更充實一點。他是羅輯思維的二期會員,2014年底開始參與到羅輯思維社群活動和社群平台建設中。

 

對羅輯思維的「社群效應」,他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因為生意,他有時需要跟政府部門談合作,他發現那些地方縣市的領導仍然對中小企業主擺出一副高姿態,這讓他感覺不爽。但做社群就不一樣,大家可以自助和互助。「我做社群,並不需要求著你跟我合作,」皮爺對PingWest品玩說。

 

「既然我覺得羅胖蠻厲害的,他的思維也很好,我為什麼不離他近一點呢?我離他近一點的唯一途徑就是我幫他幹活,幫他做事。」皮爺就這麼成了羅輯思維第三期會員的引薦人,通過這個認識了很多「羅友」。

 

「大家就在社群裡面玩,也看到很多人最後不玩了,也看到很多原先不玩的人後來慢慢玩了,但是我自己覺得,從去年開始玩到現在,每一次活動都讓我成長了。」皮爺對PingWest品玩說。

 

 

(成功借助羅式「魅力型人格」在羅輯思維社群裡「行騙」的棉麻衣服商人皮爺)

 

這一年馬不停蹄地參與各種社群活動中,皮爺自稱「虧進去30多萬」,往裡面投入了很多金錢。以他在羅輯思維社群裡的影響力和個人品牌,要拿回來也很輕鬆。

 

他也這麼嘗試過,在朋友圈發起過兩次「行騙​​」活動。

 

2015年11月5日,皮爺心血來潮,發了一條朋友圈:「受羅胖的影響,我也想做個實驗,每人200元,我給你個驚喜(摀嘴笑表情)記得用微信轉帳哦(大笑表情)。」

 

這條朋友圈一發出,皮爺微信上的羅友們,立刻開始給他錢。37個小時,有204位「上當受騙者」通過微信轉帳及微信紅包給皮爺的錢共計40800元。

 

皮爺收到這些錢後,號稱這些錢用來「吃大餐已經花光了」,所以,他不可能給「上當受騙者」什麼回報。接著,皮爺發了篇文章,召集「好心人」安慰這些上當受騙的人。所謂的「安慰」,就是讓這些「好心人」賣貨給上當受騙的人。誰有商品和貨物需要推廣,皮爺來進行連接,然後把這些貨物免費分發給那些上當受騙者的人--也就是給皮爺打了錢的人。

 

但這不符合正常的商業交易邏輯。皮爺先收錢,再找貨物發放給金主,在收到貨物之前,對方並不知道自己會收到什麼東西,甚至不一定有回報,很多人心甘情願地給皮爺打錢。而那些提供貨物的「好心人」,目的是為了把自己的產品在社群內做推廣,如果推廣效果不理想,皮爺會給他們一點金錢補償。

 

但這麼做竟然沒有引起「上當者」的怨言和法律訴訟。其實這是非常典型的模仿羅振宇在羅輯思維上售賣產品的一種模式--事先不告訴你賣的是什麼東西,愛就供養,不愛就觀望,先交錢再說。2014年6月,羅輯思維就曾賣了8000套「事先不告訴你是什麼」的圖書福袋。

 

有不是社群和羅友的老朋友不理解「行騙」,以為皮爺是遇到了困難,給他打了6000元錢。皮爺認為這是一件好玩的事,這更加堅定了他要學習羅振宇「商業思維」的想法。

 

1個月後,皮爺再次「行騙」。這次的單價是1000元,名額100個。一天時間,「上當受騙者」爆滿,10萬元人民幣躺在皮爺的微信錢包中。對爆滿後仍然打錢過來的羅友,皮爺都陸續退款了。

 

這兩次「行騙​​」活動中,沒有被「騙」的羅友紛紛在微信群和朋友圈裡表達失望和遺憾。

 

廈門會議期間的一個凌晨,剛參加完一場High聊會的皮爺跟我清晰說明了他的「行騙」活動:「你要是去模仿他的活動的組織方式,因為你資源跟他是不一樣的,有可能他能成,你就不能成。但是他的思維方式告訴你,我們其實可以這樣玩、那樣玩,用這種方法、那種方法去做商業,跟之前不一樣。以前我們做商業,肯定會非常嚴謹,但是現在我們做商業,有可能我們不會很嚴謹,但是我們會知道,只要我把這些事情都做得很圓滿,它最終的結果就是圓滿。」

 

在皮爺的身上,已經隱約體現了羅振宇所謂的「魅力人格體」。他投入數十萬,短期內不求金錢回報;他投入大量精力和時間,擴大自己的影響力,提高自己在全國社群範圍內的知名度;社群成員願意信任他和尊敬他,他已經具備一定的靠這些信徒的變現能力。隨隨便便行個騙,就那麼多人主動來投懷送抱。

 

那接下來他會做什麼?

 

黎叔的羅式道義

 

我的「爽爽雞」完全是基於羅輯思維的才有的。

 

與浙江的皮爺不同,重慶的黎叔是另外一個羅輯思維社群領袖典型​​。

 

黎叔本名黎強,是重慶羅友社群創客公社的社長和發起人,也是有上千畝地的養殖場老闆,身家以千萬計。在羅輯思維的龐大社群裡,他給自己貼了三個標籤為其他羅友熟知:一個「做雞」的男人,一個愛學習能執行的農民,一個重慶典型的「袍哥」。

 

黎叔覺得自己「從小學習的意願和態度都比較強烈」,從知識性談話節目《曉說》到《羅輯思維》,從微博到微信,快40歲的黎叔一直對互聯網,對互聯網上的知識和文化保持著好奇心。

 

 

(用羅輯思維成功推廣了兩個食品品牌的重慶羅輯思維社群領袖黎叔,他覺得羅輯思維的知識功能很難說)

 

開始參與羅輯思維的社群活動後,由於喜歡交朋友,講「江湖道義」,黎叔慢慢成為了重慶羅輯思維社群的領袖人物,名聲遠揚。他發起成立了一個「創客公社」,後來各種名義的社群越來越多,十點讀書會、吳曉波讀書會和錘子手機等社群,都會到黎叔的創客公社來做線下的活動。

 

「我們的場地免費提供給其他社群來做,他們會傳播創客公社的場地,會傳播這個社群。」黎叔說,「他們要的是利,我們要的是名。」

 

黎叔沒算過自己在羅輯思維社群裡投入了多少錢,「肯定比皮爺多,」他說。

 

他常把一句座右銘掛在嘴邊:「付出不計回報,付出總有回報。」除了付出金錢和場地,他也喜歡像堂口老大那樣,在羅輯思維的社群裡捧紅新人,讓新人跟著他走。

 

前面提到的戚澤明就是黎叔提攜的「後輩」之一,因為在北京參加羅輯思維的活動認識了黎叔,自己開的演講設計公司第一的案子就來自黎叔的介紹。此後黎叔還在不同場合推薦和捧過戚澤明,讓他的生意做的更多。

 

「澤明現在影響力很大,也是我不停在捧他,」黎叔對PingWest品玩說。「在我們這個圈子,知道我的基本上都知道澤明,因為他有一個演講設計的特長,這種可以叫匠人,可以說是一種手藝,不是每個人都學得會的。所以我覺得這種有手藝的年輕人就該捧。羅輯思維特別倡導隨身碟生存。」黎叔對PingWest品玩說。

 

戚澤明跟著黎叔發起了跨區域的羅友「長江行」。黎叔已經成了羅輯思維民間勢力的一張招牌。很多羅友無論是出差還是參加羅輯思維的社群活動到了重慶,都會求見黎叔「拜碼頭」,好客的黎叔有時間就會見一見,求見的人太多也只好推掉了事。

 

為人豪爽,並不意味著黎叔不精明。他認為自己是羅輯思維的受益者,是「社群裡面出來的為數不多的能把商業邏輯講清楚的」。他通過羅輯思維的線上社群,分別建立傳播了「爽爽雞」和「有它小麵」兩個食品品牌。

 

黎叔對重慶的傳統食品行業非常熟悉,他的養殖場年產值超過1600萬人民幣,參加社群活動對他來說「更多是一個廣告」。包括他在社群裡推廣的「爽爽雞」和「有它小麵」品牌,由於是大眾速食消費品,「必須要規模,規模越大,品質越能保障」,而羅輯思維社群就是他現在做廣告的一個重要管道。

 

「我在羅輯思維上發了4次會來事,上了很多次公眾帳號,給我帶來了一些名聲,為我做產品帶來很多無形的廣告。現在會來事的商業價值大概在30萬到50萬一次,」黎叔對PingWest品玩說。

 

談到社群商業化的時候,黎叔的邏輯極強,他能一條一條地解析羅輯思維社群能給它的產品帶來怎樣的影響,又是怎樣通過社群來給產品引流,帶來廣告和宣傳,他甚至可以通過數據算出來:羅輯思維社群傳播的衰減度大概在70%。

 

黎叔說,他現在隨便在朋友圈上發點什麼,點讚和評論人數都能過百。但對用社群影響力和魅力人格體「行騙」的做法,黎叔並不贊同:「如果我真的想騙人,要騙300萬、500萬,我覺得不難,但是你的一生就這麼過了嗎?不是這樣的,沒有意義。互聯網會把這個放得很大。」

 

但無論是黎叔還是皮爺,他們共同的煩惱在於微信好友的上限只有5000。這是扁平化的微信用來做社群營銷方式的問題,黎叔只能通過人工退群和刪好友來盡量保持好友質量。

 

「我現在微信裡有很多大咖。」黎叔認為社群的價值大於勞動的價值,因為勞動是加法,社群是乘法,有可能倍增,「我為什麼熱衷於到這麼多社群來分享,其實都是有成本的,它實際上是把我們傳統的廣告成本縮小了,」他說。

 

對黎叔來說,羅輯思維並不是一個「求知求真」和「自由陽光」的知識工具,而是一個社群化的,能讓人們信奉和追逐他的產品的生意管道。

 

「我覺得羅輯思維對當今的中國最大的貢獻,它不是篩選了一些書,也不是篩選了一些產品,也不是每天60秒語音,也不是每個禮拜40多分鐘的影片,而是他把一群人篩出來,把這群人篩出來以後形成了社群,這些社群自生長,」黎叔對PingWest品玩說。「我去上海、北京、甘肅,去哪個城市,如果說我要找,都能找到他們,這種感覺特別舒服。」

 

 

(來自全國各地羅輯思維的社群群主)

 

「羅輯思維對我個人的價值,它是有意義的,以前有很多人攻擊羅輯思維,他會覺得羅輯思維很空,落不下地,我正好是一個落地的,我的爽爽雞完全是基於羅輯思維的會來事才有的,」黎叔說。

 

「求真求知」的羅輯思維,最終被各種各樣的粉絲和社群們,用到了月餅、精油、雞肉和小麵上。

 

「釋迦牟尼是個社群」

 

他準備在功德箱上貼支付寶二維條碼,方便信眾捐香油錢。

 

有用羅輯思維模仿羅振宇的「魅力型人格體」玩「行騙」遊戲的,有把「求真求知」的羅輯思維當成生意工具的,也有用羅輯思維弘揚佛法的。杭州南山講寺的住持昌樂法師就是這麼一個人,他是羅輯思維社群裡一些人的「精神領袖」。

 

昌樂法師生於1976年,年少出家,先後求學多所佛學院,是地道的佛學科班出身。2005年被佛教協會派往南山講寺,從事「人間佛教」的探索實踐工作。

 

張貼在南山講寺裡的昌樂法師簡歷上寫道:「在網絡發達的今天,法師積極探索網絡弘法,從早期的寺院網址、QQ、日誌、博客;到近年的微博、微信、微信公眾號;以及正在開展的移動網站、優酷影片弘法、微信語音弘法等。」

 

顯然,這個40歲的法師試圖用羅輯思維的打法複製一個「弘揚佛法」版的羅輯思維。也許,就是這種打法,最適合宗教傳播。

 

昌樂的網齡不短,2002年左右開始上網,當時他還在佛學院教書,一天到晚在QQ和新浪聊天室泡著。到南山講寺後,電腦和互聯網是他區別於其他法師的標配。現在,南山講寺的微信公眾號運營了兩年,積累了一萬左右的用戶。昌樂效仿羅振宇每天早上發一條語音分享,還準備做一部影片訪談節目,塑造一個自己的「魅力人格體」。

 

2015年12月初的一天,PingWest品玩在杭州拜訪昌樂法師。昌樂所在的南山講寺,院子的很多角落都貼著微信二維條碼,掃一掃就能關注「南山講寺」的微信公眾號。昌樂法師本人用的是一部iPhone 6手機,後殼上也貼著一塊二維條碼。他解釋說這是因為要加他好友的人實在太多了,打開掃一掃都太麻煩,直接在後殼上掃描了事。

 

昌樂法師對PingWest品玩說:他準備在功德箱上貼支付寶二維條碼,方便信眾捐香油錢。

 

剛聽​​說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了這麼一個「魅力人格體」的昌樂法師之後,杭州羅輯思維的舵主皮爺嚇了一跳:「這個和尚怎麼也這樣亂搞?」

 

2014年,昌樂加入了羅輯思維的社群。他自己弘揚佛法,自成一體,與皮爺治下的杭州羅友會互不統屬,井水不犯河水,但他也為杭州羅友會的日常線下社群活動提供南山講寺的場地,順帶給羅友們講課弘法。

 

 

(用羅輯思維的方式弘揚佛法的昌樂法師)

 

昌樂覺得杭州羅友會跟南山講寺有相同的地方,就是好玩和有趣,不同的地方在於目標不一樣。昌樂覺得杭州羅友會沒有共同目標,但南山講寺有,就是弘揚佛法。「目標就是短期內難以實現的東西,」昌樂法師對PingWest品玩說。

 

昌樂平日裡弘揚佛法,講的都是網路用語。這讓他很快成為一些羅輯思維社群成員的「精神領袖」。現在昌樂每個月都會出差四五次,全國各地的寺院做講座,還去企業做佛法培訓。這一套在二三線城市的民營企業甚至國有企業,很吃的開。

 

「我們接受任何人的邀請,」昌樂法師說。如果出差目的地在3個小時車程以內,昌樂就會跟小和尚一起,開著他那輛灰色的skoda轎車,插一根天線在車上,用喜馬拉雅FM聽羅振宇的《羅輯思維》或高曉松的《曉說》。

 

通過各種培訓和掃碼付香油錢,南山講寺的收入基本上能維持營運。昌樂不太在意收入,「我管流量,管客訪量,這才是我們的工作重心,和互聯網公司一樣。」

 

PingWest品玩問他怎麼考量寺廟的「流量」,他說看吃米的情況。因為提供齋飯,所以香客和來參加社群活動的人都會在南山講寺用餐。「比如我買1000斤米回來,這個月吃了多少,眼睛看一下還剩多少袋就行了,」昌樂法師說。

 

昌樂很善於把佛學跟當代互聯網聯繫起來。「釋迦摩尼是媒體人。」他說,「因為他把每一個參與到身旁的人都進行了角色轉換,變成了他的形象代言人。」

 

「那他是一個社群嗎?」我問。

 

「當然是一個社群,僧團不是社群是什麼?他的社群不是以簡簡單單的興趣為黏合力,甚至他不是以信仰為黏合力,而是以個人成長,所謂的覺悟為黏合力。」

 

這個說法,釋迦牟尼同意嗎?

 

失控和逃離

 

我們現在跟羅輯思維已經沒太大關係了

 

顯然,有著龐大粉絲和社群基礎的羅輯思維,其社群核心成員平日裡所做的事,正在離羅輯思維「知識型社群平台」的願景越來越遠。

 

最早的時候,羅振宇打出廣告詞,「讓我們來進行互聯網試驗」,他希望集齊10萬「愛知求真,積極陽光」的小伙伴,組成一個大社群。但是羅輯思維社群的發展逐漸形成了一套脫離其知識傳播路徑的內在規律,越發展壯大,越興旺蓬勃,越與知識無關,越去知識化。

 

2013年以來,羅輯思維一共招募了3期會員,前兩期非常搶手,共25000名付費會員資格,很快就銷售一空。第三期的時候,羅輯思維希望它本身是一個「以真實的人際關係而連接起來的社群」,於是採取了引薦人的製度,發動第二期會員「引薦」發展第三期會員。

 

很多原來的羅輯思維粉絲和死忠會員,從這個時候開始分化。

 

宋波是河南安陽的一個醫生,2013年底,他花1200元人民幣買了羅輯思維死忠會員資格。過了一年,第三期會員招募的時候,他不再繼續繳費,於是被從官方的羅輯思維微信群踢了出來。

 

「這個感覺,和被傳銷群踢出來,差不多,」宋波在知乎上評論說。

 

宋波確實進過傳銷組織,發現裡面其實都是充滿夢想的年輕人,不安現狀,想自力更生回報父母。到醫院上班後,他對一些現實社會中的潛規則不認同,屢屢碰壁,一直在書籍和互聯網尋求心靈和思想上的安寧。「羅輯思維」的出現,讓他產生了一絲期待。他對PingWest品玩說,他希望看到羅輯思維「在不違背自己價值觀的前提下,取得商業上的成功。」

 

但看過的羅輯思維節目越來越多,他發現羅振宇的語言風格非常有煽動性,羅輯思維的銷售模式是「耍猴式的搶購」,這都讓對傳銷十分敏感的宋波無法認同。在QQ空間和知乎上,他表達了自己的遺憾和憤怒。

 

羅輯思維社群的當紅炸子雞、開演講設計公司的戚澤明也經歷過購買羅輯思維會員的曲折。當時他還在湖北恩施的鄉村學校裡當老師,晚上去學生家家訪,回不了宿舍,就在學生家住。8點多睡覺,定了半夜11點50分的鬧鐘。但半山腰手機沒信號,羅輯思維又特別嚴格地要求只能用微信支付,戚澤明穿好衣服出來跑了老遠交會員費,第一次交錢交不上,他以為賣光了,上微博才知道系統故障,12點40分左右才成功把錢交上。

 

像知乎這樣的社群平台成為了質疑羅振宇及羅輯思維的主要陣地,問題「為什麼知乎上有一些人對《羅輯思維》的評價很低?」吸引了6000多人關注、700多人回答,最高票的答案得到了3000人同意。

 

在那條3000個讚的答案中,有這麼一段話--

 

我吐槽羅輯思維。因為這些東西跟我認為的愛智求真實在差別太大。我無法接受。水平的高低都是其次。「用一種確定性的態度來對待不存在確定性的東西」不是愛智求真,你可以叫信仰,宗教,但絕不是愛智求真。我不喜歡羅輯思維,就是因為它雖然愛智求真,但其實是《卡內基成功學》,《猶太人的智慧》,《商場裡的成功哲學》式的愛智求真。不是我所理解的把求真本身作為目的求真,是像人生導師演講,牧師講道那樣的「愛智求真」,而不是課堂式的求知式的愛智求真。其實很多人都提過羅輯思維是一套成功學,我一直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聽的時候總是在那兒跟這個節目較勁,越聽越火。

 

類似的質疑變多了之後,羅振宇在2015年8月31日的微信公眾號語音推送中亮出了自己態度:我從來都公開承認自己是商人,是生意人,是買賣人,如果您覺得我不是,那是您的誤解。

 

印證的是,PingWest品玩近期接觸的所有「羅友」,無論是皮爺和黎叔這樣的堂口老大,還是昌樂法師這樣的佛家弟子,還有依靠羅輯思維社群平台紅利發家的演講設計師戚澤明,賣電動車出身的社群平台營運師周天祥,每天像做禮拜一樣對待羅輯思維的個體創業者惠懷松,他們都對羅振宇經常使用的詞句瞭如指掌。「勢能」、「隨身碟生存,即插即用」、「愛智求真」、「自由人的自由聯合體」、「魅力人格體」、「有種、有趣、有料」......張嘴就來,就像語錄一樣,隨時引用,隨時背誦。

 

 

(《羅輯思維》第一本書裡的插圖)

 

但他們從來沒有人跟我們討論羅輯思維的某一具體言行,或者羅輯思維批發的某一段散裝知識,其中的訊息和邏輯正確與否。他們當中的所有人,更多考慮的是這些言行和這些道理,是否有用,有什麼用,能產生什麼效果,有什麼地方值得借鑒。

 

在羅輯思維體系內呼風喚雨的黎叔也對PingWest品玩承認,羅輯思維帶給整個社群的知識性收穫是「很難的」。因為「真正喜歡讀書的人好靜,社群活躍的人好動,它本身是衝突的。」

 

而對鄭州羅輯思維社群平台的發起人高磊來說,羅輯思維給他帶來的影響都是「正面的」。做第三期會員引薦人的時候,高磊為羅輯思維引薦過200多位會員。以鄭州為例,許多羅友在社群中賣貨、找對象、找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他認識的羅友中,最小的不到10歲,跟著爸爸聽羅輯思維已經3年了;最大的已經年近古稀,一個60多歲的老大姐,整天跟他們談奇點大學。

 

但是在廈門「言羅會」和「顛覆式創新研習社」組織的論壇上,來自台灣的李大師帶著台下的眾多羅友手拉著手冥想「意念正在改變磁場」,聽著李宇春的勵志歌曲《和你一樣》,睜開眼看著身旁的眾人著了魔一樣地掃著屏幕上的二維條碼付錢,經歷了整套「法事」,從會場走出來之後,高磊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高磊認為羅輯思維如果在美國,就沒有在中國的作用大。「因為美國經歷過大量理性的、文藝的洗禮,西方文藝復興,各種運動,人的很多基本權利、義務、人性的東西都已經梳理清楚了。」他對PingWest品玩說,「中國在快速發展,特別是近些年互聯網的發展,很明顯能感覺到我們在精神上還是有所欠缺的,羅輯思維迎合了這種時代的需求。」

 

「羅輯思維一直是提倡自由主義的。他提倡的那些東西,很多人批判他是互聯網成功學,說陳安之、劉一秒和羅振宇他們是一樣的。但是陳安之、劉一秒我都研究過,劉一秒都幾乎成仙了,他喝剩下的水別人都想去喝,陳安之又太低端了,而羅振宇是很深刻的。」高磊對PingWest品玩說,「但真正的讀書人是不屑於羅輯思維的。」

 

羅輯思維社群的杭州領袖皮爺就不思考這些「終極問題」。在羅輯思維的社群裡他成功學習和實踐了羅式「魅力型人格」,行了兩次收效不錯的「騙」。他覺得現在羅輯思維的社群是什麼,跟羅輯思維的影片節目和文章推送有什麼關係,他都不在乎了。

 

「我們現在跟羅輯思維已經沒太大關係了,你看我們現在的名字叫什麼?叫皮皮圈。為什麼叫皮皮圈?我覺得就是我皮爺的圈子,就是我周邊的這一幫人,我們就是一家人,我們就叫皮皮圈。那幫傻子進來說這個名稱要改,要叫「皮皮圈的傻子群」,一個個自嗨,說這個群是我們的,我們被你騙了錢,我們跟你玩,我們就是傻子。」皮爺對PingWest品玩說這番話的時候,很得意。

 

而昌樂法師仍在跟羅輯思維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羅輯思維的「愛智求真」是什麼對昌樂法師不重要,昌樂法師的「智」和「真」是弘揚佛法和寺廟的流量與收入。「不管是佛家、儒家還是羅胖說的東西,本質上是存在共通之處的。昌樂法師對PingWest品玩說。「你要跟時間做朋友的事」,昌樂用了羅振宇的話解釋。

 

「跟時間做朋友的事」,正是羅振宇這次跨年演講「時間的朋友」的主題。而這場跨年演講,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弘揚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