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成避險資產?讓我們從廣場協議說起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比特幣凱撒/張詠晴編譯 2019-05-15 17:29

 

有一句說的好:炮聲一響,黃金萬兩。歷史金融規律總是驚人的相似,在中國央視嗆聲美帝國主義一句「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開啟全面應對貿易戰,拉開大國對弈的大幕,幾乎就在同時,比特幣、外匯和黃金應聲大漲,特別是比特幣尤其明顯,避險屬性再次顯現。

 

 

不妨我們打開想像力,從2018年12月8日,中美貿易談判划定90天緩衝期(上圖中長方形框定區域),比特幣一路築底橫盤,避險屬性銳減。2019年以來中美談判就一直沒有斷過,越接近90天約定時間點,全球投資者的避險情緒日益升高,從比特幣和黃金的走勢不難看出都有略微上漲的趨勢。

 

直至關鍵時間點來到了5月9日,由中國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中國代表團,計劃於週四抵達華盛頓,與美國官員舉行為期兩天的會談。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此前在聯邦公報草案中證實,美方擬於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貿易摩擦陡然升級。

 

最近約五個月以來,中美官員一直都在密集舉行談判,並在中國採購美國商品和協議執行等一系列問題上取得了進展,然後由於雙方的核心利益始終在原則上無法達成一致,美方提出的條件太過苛刻,另中方無法接受,於是導致談判破裂,造成貿易緊張局勢。

 

廣場協議的細節

 

世界局勢發生的巨大變化,僅僅只對進出口貿易產生影響嗎?

 

全球化的今天,每一個貿易決策幾乎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回過頭來看看當年美日貿易大戰的幾個細節,也是親歷者行天豐雄《時運變遷》書中的內容,我們一窺端倪。

 

第一個細節是:1985年,美國國會裡的保護主義情緒上升,僅僅1985年,就提出了400項保護美國產品的議案,包括徵收進口附加稅。其中,因為存在對美國的巨大貿易順差,日本首當其衝被批評。那一年9月,雷根總統認為,日本對煙草進口實行限制,是貿易不公平,於是,授權美國政府部門對日本進行報復。

 

第二個細節是:日本政府內部對於同美國發生摩擦的擔憂日漸增加,於是想要努力增加進口,以降低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當時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提了一個有意思的建議:每一個日本人都應該購買價值100美元的進口商品。中曾根康弘帶著電視台的記者,到一家百貨商店訪問,買了兩三條高檔領帶。不過,後來發現,這些領帶是法國進口的。

 

第三個細節是:日本銀行總裁前川春雄卸任之後,撰寫了一份報告,呼籲日本經濟政策重新定位,以內需驅動經濟成長。這份報告在日本國內廣為傳閱。報告內容強調,要充分抓住日本國內的巨大市場和基礎建設的機會,大幅提高國內需求。同時,也要減少進口商品的正式和非正式壁壘。

 

行天豐雄評論說:「他明確的結論在今天和在當時一樣中肯。但有一點也是確定的:把那些觀念轉變為現實,是一個緩慢和煎熬的過程。」

 

1985年9月,發生了那個後來被很多人視為是日本經濟轉折點的事件。當時,美國、德國、英國、法國和日本五個國家,在廣場飯店簽訂了廣場協議。兩個新興經濟大國德國和日本,根據協議,調整馬克和日元對美元的匯率。

 

其實廣場協議並不是直接導致日本由盛轉衰的最重要的推力。

 

因為從1986年底開始,對日元升值的抵制聲音開始減少。越來越多人意識到,一個強勢日元,其實也有很多好處。比如,在依賴進口能源和原材料的產業,強勢日元意味著更低的成本。強勢日元還意味著,進口商品的價格更便宜因此消費者更滿意。日本企業在海外投資併購時,處於更有利的地位。強勢日元帶來出口成本上升,可以倒逼出口型企業優化業務削減成本。

 

從GDP的成長數據來看,1986年,日本GDP成長了3.33%,1987年成長了4.73%,1988年甚至達到6.79%。與此同時,國內需求對經濟的成長超過了出口對經濟的成長,成長模式開始從出口拉動轉到內需拉動。

 

在行天豐雄看來,真正的問題其實出現在兩國各自的決策過程裡。

 

幾次的日元升值,以及跟貿易相關的財政決策,都跟受到外部壓力有很大關係。日本甚至專門出現了一個詞叫「外壓」。它指的是,「日本的政治體系可以在外部政治壓力下行動得更快」。

 

如果單純從結果來看,日本在外壓下採取的大部分措施,無論是擴張性的財政政策,還是對多個產業的解除管制,結果都是好的。

 

行天豐雄說:「在這個意義上,日本不能抱怨發生過的一切。」

 

對比現在中美兩國的情況,其實非常類似,主要是美國的偉大復興夢和中國的強國夢,兩條發展進程發生了衝突。

 

對於國家來說,調整好國民心態是至關重要的,短期影響不大,中期必將受到經濟壓力,長期還是非常樂觀的。

  

對個人來說,放開心態、擁抱新的避險資產是當務之急,我們需要明白,保護好自己的財富不受損害才是重中之重。昨天有人說白銀不是避險資產嗎,凱撒回覆他,我怕你是活在農業社會,即使工業時代黃金才是作為最主要的資產,而比特幣作為新興資產,勢必成為互聯網時代最重要的避險資產。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比特幣:亂世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