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辦公,除了空間還能提供什麼?
合作媒體--界面
李岱芸/編譯 2017-12-06 08:00

近年來,隨著技術崛起、產業結構轉型以及創業浪潮的來臨,聯合辦公空間(co-working space)作為新興辦公業態加速升溫。

 

高力國際發佈的《2017年靈活辦公空間展望報告》顯示,隨著租戶對辦公空間靈活性的要求日益增強,聯合辦公空間將保持每年30%的增長率。到2030年,30%的辦公空間將會是聯合辦公空間。

 

根據互聯網辦公服務平臺「好租網」發佈的《2017年聯合辦公資料報告》,2017年以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出現了眾多聯合辦公品牌,其中,北京、上海都呈現一倍以上的增長,目前全國共有20萬個工位,相比去年多增10萬個工位。

 

在TechCrunch國際創新峰會2017(上海站)主論壇上,作為聯合辦公的「獨角獸」公司,裸心集團創始人兼集團主席高天成、優客工廠首席戰略官張鵬分別探討了關於聯合辦公空間如何融合人際關係以及如何幫助新創公司的問題。

 

「能夠讓我們的工作更加簡單、更加開心,而不只是給你提供一個空間而已」,這是張鵬對於聯合空間的定義。對於聯合辦公空間和地產公司的區別,張鵬認為,地產公司專注空間本身,而聯合空間滿足了職場人對於空間以外的需要,包括工作環境。「在更加有趣的空間內開展工作,可以發揮主觀能動性」,他說。

 

既是聯合辦公空間,也是互動社區

 

在現代社會中,人與人之間是互相關聯的。在傳統的辦公模式下,人們割裂開來,阻礙了溝通和分享,而聯合辦公將被割裂的人際關係融合,重新回歸網路互通。高天成認為,聯合辦公就是在最好的辦公環境中進行最好的資源分享,這樣的體驗,是傳統辦公室不能賦予的,而如何建立聯合辦公空間內群體的互動,是他思考的問題。

 

高天成介紹,裸心集團通過線上和線下兩種方式融合人們之間的關係。線下即通過設計舒適的實體空間,當人們進入空間後,便可開展社交互動。「我們用技術進行設計,讓一切得以發生」,線上是通過技術應用發佈APP,試圖打造一個智慧的辦公空間,「認識他人,非勾搭他人」是APP的設計理念。高天成認為,中國人性格內向,不善社交且朋友圈狹窄,他希望幫助用戶擴大社交圈,結識相同愛好的群體。「技術是未來的核心,我希望通過技術幫助人們擴展社交空間,找到你喜歡的,同時也喜歡你的人」,他說。

 

羅新集團創始人兼集團主席高天成

 

創業者,貴在堅持

 

優客工廠針對創客群體提供聯合辦公空間,張鵬表示,對於新創公司來說,尋找合適的辦公空間以及合作者是較困難的。而聯合辦公不僅降低了尋找辦公空間的時間成本,也提供了交流平臺,通過媒體行銷,與大學合作等方式,逐步建立起新創公司社群。「為新創公司創造更多的價值,他們有更多的權利」,張鵬說。

 

在聯合辦公的發展中,人才的需求及培養是重要因素。張鵬表示,在畢業生中,大概有80%的學生想要創業,30%的學生有強烈意願成立屬於自己的公司。但是目前學校對於創業的教育關注不足,難以應對千變萬化的市場。對此,優客工廠幫助學生們瞭解創業公司狀況,樹立創業的信心。「我們要幫學生打好創業這場戰役,儘管他們沒有衣服進入戰場,儘管有100%的可能會失敗」,他說。

 

然而,很多學生認為創業是件時髦的事情,甚至不瞭解創業本身就盲目投入創業的大潮當中,遇到困難後便輕易放棄。對此,張鵬認為創業是需要犧牲個人的自由時間的,所以創業者應當具備責任心,對團隊、客戶、合作夥伴負責,「創業不是遊戲」,他說。

 

對於新創公司如何在盈利和擴大規模當中找到平衡,張鵬表示,首先需要鞏固核心業務,而不是盲目的擴張;其次公司的策略是關鍵環節,決策者的商業邏輯思維、對市場的應變能力以及對於創業的態度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優客工廠首席戰略官張鵬(右)

 

聯合辦公發展任重道遠

 

對於聯合辦公在中國的發展,張鵬表示,「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他認為,儘管聯合辦公的概念很早就出現,但對於中國來說還是一個很新的概念。目前中國聯合辦公空間占整體空間約0.4%,且只存在於一線城市,尚未進軍二三線城市,房租、團隊的組建以及產品的開發是聯合空間所面臨的難題,而當下任務是鞏固基礎性服務。「鞏固基礎性服務,是聯合辦公重要門檻」,他說。

 

高天成認為,目前的聯合辦公市場挑戰性與日俱增,日後將會出現更多的創業公司。同時他也坦言,在裸心集團發展的過程中,面臨最大的問題在於,如何提高辦公空間的環保性以及空間的利用率,「並不是簡單放置一台咖啡機就能進入這個領域,這是一個門檻非常高的行業」,他說。

  

以上圖文由界面新聞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