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數位經濟發展  詹宏志:對新創產業政府要wait and see
Knowing
余宗翰 2017-03-23 22:00

今天(3/23)國民黨立委許毓仁召開《數位經濟基本法》第二次立法公聽會,邀請民間團體與各相關政府部門就第一次公聽會的彙整內容再次探討。《數位經濟基本法》旨在促進數位經濟產業的發展,制定原則性的上位法讓政府各部會在處理數位經濟時有法源可循。

 

與會的PChome Online董事長詹宏志認為日前政府修法重罰Uber一事為「兩種文化的傲慢相遇」,政府是家長式的管理文化,Uber是創業者的傲慢。雖然兩敗俱傷,但Uber是一個啓發,因為每一種行業都隱藏著Uber化的可能性,可以透過平台搓合來釋放非專業的業餘力量。

 

(由左至右分別為詹宏志、許毓仁與蔡玉玲 圖片由 許毓仁辦公室提供)

 

另一個類似的例子是網路C2C交易平台,同樣也釋放了業餘者的能量。C2C交易平台出現時有些國家,比如中國,信用卡並不普及,因而很快地發展第三方支付。詹宏志回憶,當時台灣因為信用卡交易普及,所以相關主管機關不認為第三方支付須要發展,沒有意識到新的交易行為正在發生。

 

詹宏志表示「要在適當的時間做適當的事」,但台灣的法律沒有一個大策略上的觀點,沒有一個上位的政策,所以很多東西在法律上繞不過去。

 

(詹宏志與許毓仁 圖片由 許毓仁辦公室提供)

 

雖然《數位經濟基本法》裡面納入了監管沙盒的概念(Regulatory Sandbox,一個由英國政府發明的管理機制),給予新創公司安全空間,讓他們盡情在限定範圍內嘗試新的模式與服務;然而,詹宏志表示,雖然監管沙盒的概念很重要,但前提是新創公司取得安全空間的條件要更開放才行。據他觀察,在數位創新領域能量最大的美國與中國並沒有監管沙盒的制度,中美兩國促成創新產業最重要的力量是「行政部門不輕易動手」的概念,也就是wait and see,如果新創產業對社會沒有明顯的威脅政府行政部門都袖手旁觀。

 

詹宏志認為《數位經濟基本法》的目的是提供態度上的宣示,讓行政部門在發展其他政策或規劃時可以參考這個基本法的精神。《數位經濟基本法》要把目標提示得更鮮明,所以立法要更概括性才好,而具體的手段留待下位的法律去進行。

 

(首圖為詹宏志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