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頹廢散記」。喝高更
Knowing
吳仁麟 2018-01-11 10:00

我毫無疑問是個任性的賣酒人,最在乎的並不是能不能賺到錢,而是享受每一次和朋友的共飲。

 

向人介紹自己進口的酒是件快樂的事,因為可以邊喝邊聊,也聽聽各種不同意見和評價。

 

於是一瓶酒就在飲用和對話的過程中活出了自己的個性,如同任何品牌都是由消費者所創造出來那樣。

 

「這瓶酒讓我想起原住民少女的皮膚,看來油亮光澤,摸起來結實水嫩」朋友在喝了第一口之後竟然給了這樣充滿創意的評價。

 

我相信忠厚老實的他並沒有真的摸過原住民少女的皮膚,但是這些形容詞卻讓我想起了高更(Eugène Henri Paul Gauguin)和他所畫的那些大溪地少女。

 

高更這位名字永遠被寫在藝術史裡的後印象派大師,不止留下了傳世作品更寫下傳奇人生。在1891年到了大溪地之後開始放浪,和未成年的原住民少女談戀愛,思考人生為何而來又該如何去活,晚年為梅毒和病痛所苦,在困頓的歲月裡畫出一幅幅藝術史。

 

就像這瓶Trillol Prestige 2014,雖然和與五大酒莊齊名的Palmer同一個老闆,但是這家酒莊卻選擇了走一條完全不同的路,以平實的價位和結實純靜的口感找到自己的定位,就像當年決定遠離巴黎到大溪地尋找自我的高更。

 

未來,這瓶酒會像高更那樣受到肯定嗎?這樣的故事在葡萄酒的世界裡其實並不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