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法國央行副行長:央行應發行自己的數位貨幣
合作媒體:金色財經
Jean-Pierre Landau / 深鏈財經 / 譯者:梁艷裳 / 何渝婷編譯 2019-07-03 12:05

2019年7月3日 ,前法國央行副行長Jean-Pierre Landau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

 

數位化改變了我們溝通、組織、互動、移動和貿易的方式。如今數位化正在改變貨幣。基於智慧型手機的電子支付已變得跟現金一般:非接觸、廉價且容易製造、個人對個人,還能跨境。沒有銀行帳號的生活變得可能,在沒有銀行而手機普及的地區,這有利於金融惠及普羅大眾。

 

很多公司在尋求利用貨幣與數位經濟中,各種平台的協同效應。在中國,騰訊(Tencent)和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將無數用戶的支付,整合到社群和商業活動中。Facebook和27個合作夥伴,宣布計劃推出數位貨幣Libra。

 

對於政府和央行而言,貨幣數位化提出了新的挑戰,國際清算銀行(BIS)本週警告稱,這一天來得「比我們想到還要早」。

 

首先,作為交換媒介的實體貨幣可能在消失。對銀行的信任,依賴於人們認為存款能夠兌換為現金。在無現金社會,公民無法直接接觸到主權貨幣。存款將不再可兌換,可能對金融穩定產生不利影響。

 

其次,貨幣體系可能會變得更為分散化。網路和平台的經濟邏輯意味著,它們有動力將用戶數量最大化,也有朝封閉體系發展的傾向。這可能會創造「數位貨幣區」,在這裡,參與者保持在一起,原因是他們共享和交換同一種數位貨幣。

 

第三,由於數位貨幣具有天然的跨境屬性,它為新的貨幣競爭形式開闢了道路,包括Libra等等。一些政府可能試圖利用數位支付網路將其貨幣國際化,還有一些國家將面臨外幣以數位形式進入其國內經濟的風險,即「數位貨幣美元化」風險。這有可能顯著改變全球貨幣體系的面貌。

 

主權政府有保護其貨幣的能力。他們能夠決定哪些貨幣是法定貨幣,以及必須以哪種貨幣交稅;他們能迫使私人支付系統透過技術兼容保持開放;他們可以要求社會接受現金;他們能夠嚴格監管電子貨幣發行者,就像中國在2018年開始做的那樣。

 

他們還應該採取更多措施。不管技術如何變革,普通公眾都有權保持對央行資金的接觸。如果現金被淘汰,應該用「央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取而代之。

 

瑞典央行(Swedish Riksbank)以及其他央行,已在考慮央行數位貨幣對於貨幣政策和金融穩定的好處和危險。一方面,央行數位貨幣可能會透過允許以這種貨幣支付利率(包括負利率),來增強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另一方面,它們可能透過提供一種富有吸引力(無風險)之取代銀行存款的選擇,危及金融穩定並加大擠兌風險。

 

然而,有一個更根本的論點,央行數位貨幣將保護公共資金在數位化經濟中的支配地位。這種貨幣將保證私人資金有效兌換為公共資金,並防範「數位貨幣美元化」。

 

因此,央行數位貨幣應盡可能地接近現金。它應該是銀行存款的一種補充,而不是替代。它不應有利息。它是否應匿名(目前現金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匿名的),是一個根本的社會選擇。這個問題必須拿出來公開辯論,因為貨幣數位化,迫使我們重新考慮和反思,隱私在我們生活中的地位。

 

本文作者是前法國央行(Banque de France)副行長,現任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高級研究員

 

本文為金色財經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前法國央行副行長:央行應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