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微疼:追夢不一定會成功,但我保證至少不會後悔!
Knowing
採訪撰文:鄭寧 2017-11-13 17:30

你常覺得生活不順利或心中常吶喊「真倒楣」嗎?以「衰」而爆紅的微疼,因為生活中遇過太多衰到值得記錄下來的經驗,於是在升大三那年因車禍而一段時間無法打工的情況下,開始了他的繪畫創作旅程,將當兵及生活經驗以漫畫的方式呈現,成功獲得網友好評,粉絲專頁更有超過九十萬名粉絲追蹤。

 

「對於搞笑作品,我希望可以讓人看了大笑;而恐怖,就真的要讓人嚇到閃尿。」以《微不幸劇場》、《不要笑當兵的人》爆紅的網漫家「微疼」在繼《大學微微疼》系列後,這回有別於平常的搞笑風格,首次推出恐怖作品《怪奇微微疼》,讓不少粉絲驚嘆「原來微疼也有暗黑的一面!」

 

究竟他是如何扭轉自己的人生?透過KNOWING專訪帶你進入微疼的世界,一起談談他的生活以及他的夢想。

 

關於《怪奇微微疼》

 

微疼說雖然他的作品多半都在搞笑,但其實他很早就想畫恐怖鬼怪類型,腳本也早就想過好幾遍,只是先前想說以自己「拿手的」題材為主,等讀者比較熟悉、也開始期待有不一樣的東西出現時,他才推出了恐怖類型的《怪奇微微疼》。

 

而問起《怪奇微微疼》中的題材來源,微疼透露題材主要是來自於朋友的真實親身經驗,自己再將某些情節放大,加上自己的一些幻想,進而包裝出整篇故事。

 

 

不怕沒靈感,只怕故事不如先前精彩

 

對於創作者來說,無論是寫作或是繪圖,最擔心碰到的就是「沒靈感」,但微疼直言自己其實不擔心沒靈感,而是比較擔心所畫的作品沒有之前的好笑、精彩,他知道讀者會想看更好笑的東西、口味也會越來越重,「可是微不幸系列的精隨就是在於它貼近生活」微疼坦言這兩者中間很難拿捏,因為有些人會覺得太過真實很像在寫日記,所以對他而言,最困難的不是沒靈感,而是要如何將靈感包裝成「富有生活真實感的漫畫」。

 

「我不喜歡以太短的故事來決勝負!」微疼說自己的笑點比較偏向以堆疊的方式來呈現,他進一步解釋,整體故事看下來,讀者會發現前面已經有了幾個梗,最後再來一個爆炸的笑點,微疼認為就算最後的笑點不是讀者喜歡的,但前面至少會有一個笑點讓讀者笑出來,此外,他也從讀者習慣的角度分析,微疼發現現在資訊接收速度很快,在三篇故事中,讀者只要有兩篇不喜歡,很可能就會直接忽略這個創作者,所以微疼寧願將故事拉長,用故事好幾個的點來打中讀者的心,相對也能讓讀者多注意他一些。

 

堅持發一篇圖是我給自己每天的作業

 

微疼從2010年部落格時期就開始創作,對於部落格與臉書之間的差異,微疼說改變的不外乎就是「內容是否符合大眾」以及「發文速度」,他也坦言現在會變成創作者去配合讀者的時間發文,不像過去部落格是讀者要不時上去看創作者是否更新。

 

接著聊到與粉絲的互動,微疼說因為工作關係,所以變得比較少會回覆粉絲留言,但無論是畫自己的故事或是心情小語,他仍有個每天粉絲頁至少要發一篇圖的堅持,「讓大家知道我還活著!」微疼笑說。

 

 

小確幸都是假的!

 

而談到微疼當初會畫微不幸系列的契機,微疼說當時很流行「小確幸」這件事,但他認為「小確幸都是假的!」,那只是將生活中小小的事情放大,讓我們自己覺得生活沒有那麼難過而已,「但其實每天都很難過啊!」微疼也舉大家愛看負能量之類的粉絲專頁為例,所以他就將他自己的倒楣經驗畫出來,微疼說:「至少我倒楣的好笑,大家看了也開心,那就好了!」

 

除了想要將幽默好笑傳達給讀者以外,微疼提到自己在許多有相關經驗的節日時,也會畫一些相關的故事給讀者,他也以自己在高中時曾被勢利眼的老師針對的故事為例,他會將自己在學校所遇到的不平等的經驗畫進作品裡,他認為這不只是他的故事,而是台灣教育的縮影,因為在從小到大的教育中,一定有很多人像他一樣遇到類似的差別待遇,「有些事情不是發生你身上,不代表它不存在過。」微疼希望讀者如果有一天,看到別人遇到這樣的事情時能夠挺身而出,而不是冷眼旁觀。

 

「我遇到每件衰事其實都感到很憤怒啊!」微疼感嘆地說,自己並非一直都那麼樂觀,只是最近「有錢賺」、「能夠寫故事」了,才讓他能笑著接受這些衰事。

 

 

問到微疼在創作過程中所遇到的困難,微疼認為最大的困難是「你明明覺得已經做的很好了,卻沒有人來肯定你。」他說自己有點像線上版的藝人,還是需要別人的掌聲,但若已經付出了比原本報酬還要多很多的努力,卻完全沒有掌聲或認同時,他就會開始懷疑還要不要繼續做下去。

 

當將興趣轉變成工作時,很多人會開始對原本的興趣感到厭倦,但微疼即使工作遇到很煩悶的事時,他都會想「至少我不用做別人不甘願做的事」,因為煩悶的原因可能是合約書、寄信等不是自己業務的事,而不是畫畫本身。

 

我不喜歡「後悔」與「認輸」

 

除了樂觀以外,微疼之所以堅持畫下去的另一個原因就是「不服輸」,「當從小到大別人都看衰你,長大後就會想要翻平,讓別人知道其實我做的到!」微疼說,別人都說這行不穩定,自己就會想要生存下來給別人看,即使最後真的沒辦法,起碼自己也盡了全力過,「我可不想老了在公園裡下象棋時,跟別人說著『要是我現在很年輕,一定會怎樣怎樣…..』的那些後悔的話」。

 

他也舉告白經驗為例,微疼說自己若確定喜歡對方,他不會用傳簡訊的方式,而是會直接在對方面前向她告白,無論最後對方喜歡與否,他都覺得「試過了」,就算輸也要輸的心服口服,而不是有一堆的「早知道」跟「想當初」。

 

我希望粉絲能夠更了解我!

 

雖然起初希望讀者能來按讚,但隨著讀者人數越來越多,微疼希望讀者能夠更了解他,而不只是看過他的作品、笑過就沒了。「我希望讀者能夠更了解我!」微疼說自己在簽書會時,都會將簽名時讀者屬名的小紙條留著,下次簽書會他就會認得粉絲,微疼希望讓讀者知道他在乎他們。

 

而面對平台趨勢的改變,微疼認為圖文創作者的風格必須相當明確,慢慢累積人氣,再來則是要抓住讀者的口味,看是要針對小朋友還是成年人的讀者,最後則是要選擇長期合作的品牌,讓自己的作品能夠多方發展,不要只是依賴一個平台,以免有一天成也它、敗也它。

 

先準備好「工具」,並且有「餓死」的決心

 

除了短期目標是希望大家在看到微疼這個角色都能叫的出名字以外,在長期目標上,微疼也希望未來在國外都能有穩定的發展,像是品牌的合作,或是跟當地異界聯名。

 

而對於有什麼建議可以給也想創作的人,微疼說要先準備好工具,因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再來就是要有「餓死」的決心,最後則是「不要讓家人擔心」,微疼說他有句名言「你現在不追夢,你以為靠22K你會發財嗎?」他也會跟讀者說,在追夢的前提是能養活自己,而且不會讓家人擔心,如果確定了那就去做,雖然他沒有辦法保證追夢一定能成功,但他能保證的是「至少不會後悔」。

 

 

最後問到想對讀者說的話,微疼透露自己每次在簽書會回家時都會想,很多人當年再怎麼喜歡、再怎麼珍貴的簽名CD,最後都有可能會被擺在二手CD上賣,所以他想向讀者說:「為了讓你們覺得簽書會時所拿到的簽名很有意義,我會努力做好現在你們喜歡的我。」

 

而對於還不認識他的人,「如果有機會,希望你們可以了解我,如果了解我、喜歡我的話,也很歡迎你們留下來,但如果不喜歡我的話也沒關係,至少你願意了解我,我就很開心了!」微疼笑說。

 

 

(圖片來源皆為時報出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