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守弱:易經與心理情境】在鹿港小鎮二手書店,遇見憂鬱且清澈的文學巨人
Knowing
編輯部 2018-01-11 14:20

(首圖為示意圖/取自pixabay)

 

這幾年,書寫這一系列「易經與歷史英雄」,已近尾聲。多年來,總有人好奇問我怎麼開始動筆?寫誰?寫哪一個卦?是什樣的靈感?這個答案,不容易回答,因為總隱約察覺在冥冥之中,有一種低沉呼喚:「現在寫我吧!」

 

初冬,因為拍攝了公視行腳節目《浩克慢遊》,這一集專題是「糕餅」,我們先走訪了豐原小鎮,採訪了三家糕餅店,從清領時期的「綠豆椪」、日治時期的「小月餅」到光復後受到美國文化影響的「西洋派食」。三爿店家,三種不同時期的糕餅美食,這是一趟饒富趣味的歷史美食之旅。

 

第二天,錄影團隊轉往鹿港小鎮,這是一座清領時期非常豐饒的城市,卻又文風鼎盛,富而知禮,令人喜歡。除了走訪了百年老店「玉珍齋」餅鋪,我們也前往了一座老屋修建的二手書店,我剛跨過門檻,店內迎來一整排側躺的舊書,一眼就看到《鄭板橋外傳》,信手翻閱,即看到鄭板橋「夢回揚州」篇章: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我知道這位憂鬱且清澈的巨人在呼喚我了。

 

回到家,開始大量閱讀鄭板橋的詩詞。我知道一位完美藝術家,創作過程一定為曲線,絕非一直線前進,而一定有其動人的跌宕過程。在面對花甲之歲的前夕,鄭板橋自己也總結了「少年遊冶學秦柳,中年感慨學辛蘇,老年淡忘學劉蔣」,這是他一生的美麗創作曲線。

 

我今年也是花甲之年,也學得把自己這六十年的學習與心思,轉折與起伏,做了相同地反省。生命中的一些念頭,在《易經.賁卦》裡找到答案,在「難得糊塗」哲學裡讓自己「心裡明白」。

 

鄭板橋曾送一幅長卷給好友,卷中畫著一叢搖曳有致的蘭花,幾竿清瘦孤標的勁竹,或直或斜,幾塊石頭錯錯落落地擺置,之間再穿插數株荊棘。鄭板橋於畫上題著:「滿幅皆君子,其後以荊棘終之,何也? 蓋君子能容納小人,無小人,亦不能成君子,故棘中之蘭,其花更碩茂矣!」

 

本文節錄:【英雄守弱:易經與心理情境】一書/下圖來源為有鹿文化提供

 

 

作者簡介:

 

王浩一

 

學的是數學,喜歡的是建築,醉心的是歷史。對於知識的輸入,像是油井的挖井工人,從一個點鑽入之後,一直深入到最根底處開採。對於文字的輸出,則像是一位數學家的橫向思考,習慣把不相關的東西,找到新關係。

 

雜學的文字工作者,也是中年過動兒;寫古蹟建築,總先拭去歷史塵痕,尋訪古人的風水與文化密碼;寫食材美食,喜歡帶著筷子,用胃來上地理、歷史課;寫城市旅行,總從菜市場小農的夏瓜秋果開始,記錄古廟老街和文創小店;寫珍貴老樹,往往另闢蹊徑,探討昔日種樹人的心思;寫歷史筆記,則是把各種英雄的智慧,對照《易經》每個卦的心理情境;寫心理哲學,孤獨心事總在一個人的旅行之後,開始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