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威爾史密斯吧!六度分隔理論的信徒
Knowing
余宗翰 2016-11-19 10:00

2014年林飛帆在凱道上率領群眾反服貿時,為了克服示威活動「聚久必散」的命運,喊出「六度分隔理論」,向群眾喊話「以自己為中心,認識週遭7個朋友,並說服他們每星期排班表到國會抗議」。

 

依據六度分隔理論,如果林飛帆發起的群眾運動順利如有神助,全世界的人都會被圈進凱道示威抗議。因為照理論所說,透過5個人就能串起世界上任兩個人。

 

甘安捏?

 

喜歡找碴的人會想,如果有個小島其居民無法向外連繫,六度分隔理論就無法成立了。或許這個例子太極端,但就算沒有這樣的小島,在一個階級分明的地方,光是聯繫底層人士可能就會耗掉好幾個中間人。

 

比如有個國家有貴族、平民、賤民三個階級,每個階層都不怎麼往來,而其中只有貴族有較大的機會認識外國人。那麼賤民要連繫外國人的話,他得透過,認識平民的朋友 ─ 平民 ─ 認識貴族的平民 ─ 貴族 ─ 認識外國人的貴族,一個賤民光是從底層連繫到國外可能就得耗掉5個中間人。

 

(圖片取自 維基百科)

 

語言與地理隔閡也會降低效率,好比台灣達悟族人要接觸某一位中國壯族人,他得透過,懂得漢語的朋友 ─ 台灣漢人 ─ 中國漢人 ─ 認識壯族社群的漢人,一位達悟族人從蘭嶼連繫到中國西南壯族社群可能就要花掉4個中間人。

 

雖然地球村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短了,但考慮到語言的隔閡、地理的隔離、階級的分層,要串起任兩個陌生人真的只需要5個中間人嗎?

 

「六度分隔理論」出自一部電影  而非論文

 

六度分隔理論這個「想法」源自1967年一位哈佛心理學教授Stanley Milgram,他有天突發奇想,想研究「在美國人與人之間到底隔了多少個人?」於是他請160個人寄包裹給兩個住在波士頓一帶的人。而那160人的住所都離波士頓很遠。

 

因為那160個人都不認識住在波士頓一帶的兩位目標人士,所以得透過猜測,拜託「覺得最有可能認識目標的朋友」幫他轉送包裹。實驗的結果是,42個包裹成功寄達目標,中間人最少的路徑僅透過2個人。Stanley Milgram研究這42個路徑,排列所有路徑的中間人人數,發現其「中位數」(注意!不是平均數)是5.5,很接近6。

 

這個實驗畢竟不夠嚴謹,造成很多爭議,所以Stanley Milgram終其一生都未提出「六度分隔理論」。

 

 

根據《數位時代》,「六度分隔」一詞出自 1991 年東尼獎得主 John Guare 寫的一部同名百老匯劇本,且於 1993 年被拍成電影,主角是當時的新秀小生威爾史密斯。透過動人心弦的台詞,「六度分隔」這個詞才開始廣受注目。

 

下面節錄威爾史密斯的經典台詞。

 

「在這個星球上,每個人都被另外六個人所隔開,六度分隔。在我們與地球上的其他人之間 ...... 我與星球上的每位居民都隔著六個人被綁在網上...每個人都像一扇新門,開啟另一個世界」

 

(圖片取自 Will Smith臉書)

 

親愛的  臉書把世界縮小了   

 

雖然六度分隔理論一直存有爭議,不過地球村正逐漸縮小,透過越來越發達的社群軟體,尤其是號稱世界第三大國的臉書,任兩人之間的中間人正在減少。2011年,透過web算法實驗室計算,任兩位臉書使用者之間的中間人已縮小至4.74人,而今年的最新數據又縮小至3.57人,取整數就是「四度分隔」。

 

當然,因為世界上仍有很多人沒有網路可用,所以就臉書朋友所做的數據仍不能證實威爾史密斯所相信的六度分隔理論。無論如何,對於普羅大眾來說,威爾史密斯口中的六度分隔理論無疑是十分浪漫的。

 

不如,就把「六度分隔」視為一個神話吧!

 
(首圖取自 Will Smith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