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無法理解比特幣,因為你覺得貨幣應該是實體的
合作媒體:金色財經
Maria Bustillos / 譯者:加密共識 / 何渝婷編譯 2019-05-15 21:05

自比特幣問世以來,對其價值來源的質疑從未停止過。許多人認為投資比特幣就是在投資空氣,因為比特幣的背後沒有任何權威機構或穩定資產背書,其價值完全是虛構的幻覺,高漲的價格只是只能反映投機者們的瘋狂程度,泡沫終會破滅。

 

事實上,人類社會對交易媒介的選擇一直在變化,經歷了從以物易物到商品貨幣再到法幣的更迭,然而不變的是,貨幣的價值一直來源於人們的主觀評價,因此價值從來都不是什麼具體的東西。當然,你可以把這種主觀價值理解成幻覺,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不光比特幣的價值是幻覺,美元的價值同樣是幻覺。本文中,作者亦對這一質疑進行了反駁。

 

或許有人會說比特幣是一種幻覺,一種集體性幻覺。它只是網路中的一串數字、一個海市蜃樓、像肥皂泡泡一樣脆弱的東西。比特幣背後沒有任何資產支持,有的只是愚蠢的投資者信仰,然後更蠢的投資者又因為信仰從他們手中解盤。但是你知道嗎,這些都是真的。

 

美元同樣是一種幻覺,這可能難以理解。美元也主要由網路中的數字組成,雖然紙幣和硬幣是實物,但它們所代表的美元並非如此。美元背後也是一群愚蠢的人依靠信仰將其視為支付手段並相互交易,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不同的是,美元的幻覺在現階段被更廣泛、更強烈地相信。

 

事實上,大約有90%的美元是純抽象的,這些美元沒有以任何實體形式存在。詹姆斯·索諾維爾基(James Surowiecki,著有《群體的智慧》)在2012年報導稱:「只有約1兆美元以紙幣和硬幣的形式存在,僅佔10兆貨幣供應總量的10%。」不管我們多麼不願意,我們的銀行系統都無法停止創造更多美元。截至2017年10月,M2貨幣供應量相比於1959年增加了13.7兆美元,換句話說,M2擴張了近50倍。

 

美元是所謂的法定貨幣(Fiat Money)。法定一詞來源於拉丁語fiat lux,意思是「要有光」。因此,法定貨幣的意思就是要有里拉、玻利瓦爾、美元和盧布,於是就有了這些法幣。國家領袖製造貨幣自古以來就是無法抗拒的誘惑,這樣肆意妄為的一個明顯結果就是通貨膨脹:1959年1美元的購買力還不足現在的12美分。

 

創造比特幣區塊鏈的一部分原因就是解決這個歷史難題。到2140年左右,第2100萬個比特幣會被開採出來,從此這個系統將不再產出比特幣。

 

騙子和強盜會不斷嘗試制定不同的框架,去控制或監控每一個貨幣系統,更確切地說,是每一個價值儲存手段(參見:巴拿馬文件中的各種騙局)。所有儲值手段都是目標,使用任何交易系統都可以創造或丟失財富,不論手段是否正當。但是令人驚訝的是,似乎很多人心懷好意,積極行動去防止貨幣系統完全崩潰。

 

加密貨幣與美元之間存在一些根本性的差異。例如,比特幣系統中的交易被記錄在無法篡改的帳本中,該帳本不依賴於銀行或政府的權威,而是依賴於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加入的公共網路,至少理論上是這樣。此外,比特幣的總量是確定的。但是加密貨幣的匿名性,可能並不像無標記現金的匿名性那樣強。

 

貨幣本身就是一種幻覺,一種集體性幻覺。你一直在努力賺錢,讓手中的貨幣變多,然後妥善保管它們。但即便如此,貨幣唯一的價值就是它的象徵性力量,從某個角度去看,這其實很棒。

 

我們對那張綠色的美元、南非克留格爾金幣、以太幣或者英鎊的共識,是唯一重要的東西。這種共識沒有固定的含義,它處於永恆的變化中。即便在各種調控手段面前,比如對資產設定固定的匯率,或者設定利率去控制其流通,都無法改變貨幣的價值和承載工具是不穩定並且抽象的事實。貨幣只不過是一個促成協議的網路,這個網路是不斷變化的,它代表了人們的選擇,這一直是人類信任網路中最脆弱的一環。

 

想一想資本外逃時,難民為了穿越邊境被迫承擔巨額虧損去進行交易;酪梨或咖啡的價格可能在去市場前突然發生變化;在自然災害中,人們一定會突然願意為幾桶飲用水付很多錢。那麼,貨幣的價值到底是什麼?它究竟與你工資單中無形的資金、以太網中一組字符串、銀行帳戶中的數字有什麼共同之處?

 

所有反對比特幣、加密貨幣、以及支撐它們的區塊鏈技術的觀點,總是沒有將常規貨幣的不穩定性和脆弱性考慮在內。凡是認為貨幣是真實的、實體的,認為其背後有具體的東西支持,而不是依賴人們對不穩定機構的信任,都無法理解加密貨幣。美元的背後正是美國的信用和人們對美國充分的信心。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如果你拿著一美元紙幣去向美國財政部兌換,他們會給你一張相同的美元,或者你願意的話,也可能是4枚25美分硬幣。(譯者注:現今的美元已經失去了承兌性,你無法用手中的美元兌換出美聯儲手中的資產)

 

一個事實是,發生在希臘、委內瑞拉和西班牙這樣不穩定政府的貨幣危機,已經在加密市場引發了一系列投資高峰。當賽普勒斯政府試圖透過削減7%的公民存款,來解決該國2013年的銀行業危機時,比特幣的價格大幅上漲,可能是因為當時南歐許多歐元持有者認為在政府被債務纏身時,將其財富放在比特幣中,會比放在賽普勒斯銀行更可靠。西班牙的銀行儲戶那時一定在想:下一個會不會是我的銀行?

 

簡單來說,我們現有的金融機構存在嚴重缺陷,並且永遠傾向於腐敗,而且這種情況在投資者們發現獨具特色的比特幣之前就已經存在很久了。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在代表了比特幣起點的創世塊中寫到:「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這是2009年1月3號當天《泰晤士報》的頭條,意思是財政大臣處於第二次援助銀行的邊緣。比特幣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具有政治動機的項目,擺明了要建立一個新系統,提供防篡改的數位交換方式,從而更好地替代我們現有的銀行系統。

 

包括比特幣在內的所有加密貨幣背後的理論是:儲存在分散式網路中的記錄可以防止篡改,因此理論上可以保證貨幣的健全性,好過政府提供的貨幣。到目前為止,儘管道路上存在很多巨大的障礙,但區塊鏈系統多少證明了這一理論。自2009年以來,超過100萬枚比特幣被盜,但比特幣記帳系統所依靠的分散式帳本至今仍保持穩定和可靠。

 

在比特幣發展初期發生的許多盜竊讓人聯想到電影《碧血金沙》,這是1920年代表現貪婪和腐敗的精彩劇集。毫無疑問,瞬間膨脹並且幾乎觸手可得的財富可能會讓人瘋狂。但請注意,貪婪導致的犯罪和精神錯亂並未導致黃金價值蒸發,同理也不會影響比特幣的價值。

 

真正的風險是比特幣帳本的不可侵犯性,但它已經被保持住了。不僅是因為分散式系統、或是因為多麼智慧的加密防護措施,更因為在項目初期搖擺不定的階段,每一個開發者都保持了信念和善意。如果沒有Gavin Andresen的冷靜,在許多危機的早期有效地處理,這個項目可能早就失敗了。即使在今天,眾多分叉幣和網絡擁堵像壓力測試一樣仍然困擾著比特幣系統。在我看來,目前許多人不信任比特幣核心開發者,認為他們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制定戰略,不僅會對比特幣造成持續的傷害,也會損害區塊鏈技術的本身的承諾。

 

另外一個問題是,早期的加密貨幣投機者面臨著被收割的風險,因為存在兩方面的困難:一是安全儲存的困難;二是開發法幣與加密貨幣出入金系統的困難。因為2014年門頭溝(Mt.Gox)被發現丟失了80萬枚比特幣,這一災難使整個加密貨幣生態系統深陷夢魘。公眾的印象是比特幣本身被駭客攻擊了,而實際上是最大的交易所被駭客入侵了。就像去年孟加拉國中央銀行在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帳戶內的6300萬美元被盜走一樣。

 

因為某些壞人的詐欺行為就說比特幣是騙局,這和因為傑米·戴蒙的摩根大通公司幹了壞事,就說金融服務業是騙局一樣。比特幣被用來在暗網中交易毒品!沒錯,但大多數一百美元的現鈔都帶有古柯鹼的痕跡,所以如果你拒絕在帳戶上接受美金,那麼請把多餘的美金都送給我吧。法幣會因為它被用於違法交易就失去合法性嗎?不會,事實上法幣生來就是污染了的。

 

用不了多久,現在用於保證比特幣交易的區塊鏈系統將演化並與其他系統整合在一起,因為它的價值是無法估量的。不論是華爾街精英還是普通的投資者,都已經在區塊鏈業務上投入了大量資金、時間和精力。不論是否已經發生,每個人都應該確信的是,區塊鏈技術可以提供給我們一個無法篡改的資訊。無論中本聰在2009年發布的系統有多少缺陷,它至少證明了人們在完全不依賴銀行或政府等外部機構的情況下,有辦法創造可信的交易記錄。這個趨勢是不可逆的。

 

為任何貨幣爭取穩定性都是一個失敗的過程,因為只要有機會對一筆交易做些手腳,人性就會驅使人們去作弊。即使發達國家相對穩定,也需要無數有原則的人保持警惕,因為沒有任何事情是絕對的。有關「貨幣是實體的」幻想永遠不會停止,然而這個幻想也永不會成為現實。

 

本文為金色財經授權刊登,原文標題「你無法理解比特幣 因為你覺得貨幣應該是實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