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史迪格里茲:傻子才會相信Facebook的Libra
合作媒體:金色財經
碳鏈價值 / 何渝婷編譯 2019-07-09 11:25

Facebook的Libra項目在全球掀起了一波熱烈的討論浪潮,其中以肯定其技術創新性、擔憂其對全球金融系統之衝擊的聲音為多。然而,諾貝爾獎得主約瑟夫·史迪格里茲卻宣稱,只有傻子才會相信Facebook的加密貨幣,因為Libra在監管和隱私上存在兩難。他斥責Facebook稱:「當Facebook的領導層,面臨錢和承諾之間的選擇時,他們一遍又一遍地選擇了錢。而創造一種新的貨幣,就是為了幫他們把更多的錢塞進自己的褲帶。」

 

史迪格里茲的斥責,為我們提供了評判Facebook加密項目的另一個視角。

 

 

Facebook和它的商業夥伴突發奇想,認為這世界需要多一種加密貨幣。為了達成這個目標,Facebook決定動用自己手中豐富的資源,開發一個全新的加密貨幣。

 

Facebook這樣大膽的想法,其實揭露了21世紀美國資本主義的種種問題。

 

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在這個時間點發行一種全新的貨幣,確實存在一些疑點。在過去,傳統貨幣的主要問題就是它們的不穩定性,不可預測的、迅速的通貨膨脹,導致傳統貨幣的儲存價值較低。但是現在,華爾街提供的美元指數、歐元對美元指數、美元對日元指數、美元對人民幣指數,都還比較穩定。由此看來,世界上大部分的傳統貨幣都比較穩定,人們不再擔心通貨膨脹,反而更加擔心通貨緊縮。

 

短短的幾年中,Facebook的信譽一直在下降,嚴重程度與銀行業在特殊時期的信譽下降程度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全球層面上,金融體系變得更加透明,想要利用銀行系統的漏洞來洗錢,或者進行其他非法活動簡直難上加難。另外,技術的發展允許我們在幾秒之內就完成交易,而且安全性能也有保證。我們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非法活動的孵化器,如果Facebook的加密貨幣投入使用,它很有可能成為懼怕的孵化器。

 

缺乏競爭力的支付途徑

 

我們現有的貨幣和金融體系的問題,就是控制交易的公司之間的競爭和監管不足。造成的後果就是消費者(尤其是美國的消費者)需要支付更多的手續費,而每年都會有數十億的額外收入進入大企業(比如Visa,Mastercard和American Express)和銀行的口袋。

 

從《德斌修正案》到2010年的《多德·弗蘭克金融改革法》,這些條規對銀行向金融卡用戶收取高額手續費的做法,只能起到很小的限制作用。並且,這引起了更大的問題——銀行對信用卡交易收取了更多的費用。

 

其他國家,比如澳洲,在這方面比我們做得好太多。澳洲法律明令禁止信用卡公司之間透過合約來限制競爭,形成一個類似於壟斷的局面,這樣有利於他們抬高收費。但是美國的最高法院對此類事件,似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沒有做出明確的表態。

 

但就算美國決定擁有一個非競爭性的二流金融體系,歐洲乃至世界都是不會認同的:就像川普近期所說的「支持良性競爭並不代表反美」。

 

有的人可能會好奇:Facebook的經營體系到底是什麼樣的?為什麼這麼多人會對它最新的這個加密貨幣項目如此感興趣?可能是因為他們也想佔有這塊交易平台利潤的「大蛋糕」。他們認為更多的競爭並不會使利潤下降為零,由此可見,這些公司對自己的市場影響力有足夠的信心——還有,他們也有足夠強大的政治靠山,認為政府不會反對他們這份額外的收入。

 

美國最高法院想要削弱美國民主程度的想法蠢蠢欲動,Facebook認為這對自己沒什麼大影響。但是,監管者不僅僅有維護經濟穩定性的責任,也有促進市場中良性競爭的責任。他們是時候站出來了。

 

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也許有個地方對美國的科技強盛和反競爭行為並不感興趣。

 

Facebook的套利獲利

 

假設說,新的Libra貨幣可以有一個相對固定的價值——與世界其他政府貨幣掛鉤。這樣一來,Facebook有可能多了一種盈利方式:透過不支付「存款」的利息(傳統貨幣兌換Libra)卻收取「存款」的利息,Facebook可以實現套利。

 

當公司可以將自己的資產投資在更安全的美國國債中時,怎麼會還有公司願意給將資產放在零利率的Facebook呢?(記錄每筆交易發生時的盈利和虧損,都要轉換成傳統貨幣,而且現有的稅收體系也是Libra加密貨幣交易的阻礙。除非Facebook認為自己可以凌駕於稅收體系之上,就如它蔑視隱私和競爭一樣。)

 

對於Facebook經營體系的問題有兩個明顯的答案。其中一個答案就是那些進行非法交易的人(甚者可能包括美國的現任總統)都非常願意支付高額費用將自己的非法活動(比如腐敗、逃稅、販毒、恐怖襲擊)隱藏。

 

我們在防止人們透過金融系統犯罪的這條路上,艱辛的走了這麼久,為什麼任何人,更別說是政府或者經濟監管者,會允許像Libra一樣的犯罪工具。難道僅僅是因為Facebook給Libra貼上了「科技產品」的標籤嗎?如果Libra的經營體系確實如Facebook所說的那樣,那麼政府應該立刻勒令他終止項目。至少說,Libra應該和金融產業的其他貨幣擁有相同的透明度。但是,他可能就不是一個加密貨幣了。

 

破壞安全性和隱私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參與Libra交易的用戶資訊很容易被Facebook盜取,就像他曾透過別的途徑盜取用戶資訊一樣。這些資訊可以增強Facebook的市場勢力,保證他有一筆可觀的收入,但這卻是以侵犯用戶隱私為代價的。Facebook(或者Libra)可能會向你承諾絕對不會重蹈覆轍,但是又有誰會相信呢?

 

那麼關於信譽的問題來了。世界上的每一種貨幣都建立在信譽體系之上,儲戶們相信自己的血汗錢存入銀行,並且能在自己要求的時候順利取出。私營銀行在這方面證實了自己有多麼的不可信,所以法律法規是如此的必要。

 

但是短短的幾年,Facebook的做法,讓他的不可信程度比這些私人銀行還要嚴重。

 

當Facebook的領導層面臨錢和承諾之間的選擇時,他們一遍又一遍地選擇了錢。而創造一種新的貨幣,就是為了幫他們把更多的錢塞進自己的褲帶。

 

只有一個傻瓜會將自己的錢財託付給Facebook。但,Facebook掌握著每月24億活躍用戶的資訊,他清楚知道,其中有多少的傻瓜願意支持他的做法。

 

本文為金色財經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諾獎得主斯蒂格利茨:傻子才會相信Facebook的Lib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