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人隨筆。日常三帖
Knowing
吳仁麟 2019-09-11 11:45

1.離婚勝利組

 

她給我看一張全家福照片,前夫和兩個兒子一家四口排排站,大家看來都笑得自在開心,怎麼也看不出來兩人已經離婚三年。

 

她說照片是前幾天幫小兒子過生日聚餐時拍的,最近有個蠻談得來的對象,目前發展得不錯,正在考慮進一步交往。

 

離婚之後,她談過幾次戀愛,也開始學習如何和男人相處。從小讀女校,走出大學校門不到兩年就結婚,就這樣走過十五年的婚姻。

 

「現在感覺自己是個『離婚勝利組』,正在走向全新的人生」她說美麗和快樂是每天的必修課,刻意保養身心讓自己越來越年輕,朋友都說她怎麼也看來不像個四十四歲的女人。

 

她說離婚前忙著照顧小孩和工作,回想起那時候的她自己實在好蒼老。現在一個人過,小孩由夫家接手照顧,離婚所得到的贍養費再加上穩定的收入,日子想怎麼過就怎麼過。

 

她說得越輕鬆自在,我越能想像那過程有多痛苦,結束二十多年的感情該有如老樹斷根。

 

「我曾經在離婚之後問過前夫,如果時光倒流,我們再從結婚之後再走一回,有沒有辦法讓兩人不到走到離婚這條路?」她說。

 

她前夫在認真想了想之後老實回答她,沒辦法。

 

2. 面子與銀子

 

企業家朋友邀了一位藝術家到飯局裡演講,大家聊得蠻開心。

 

藝術家談了許多理念,卻刻意不談賣作品,可能是怕被認為在自我推銷,也覺得談錢俗氣。

 

企業家要我幫忙問問藝術家作品價格,我隨口問了,藝術家也告訴我。

 

企業家馬上在飯桌上拿出現金,同時遊說其他同桌朋友跟進。藝術家也笑著欣然收下,把一把鈔票用慢動作放進口袋之後,繼續吃喝談笑風生。

 

那一晚之後,我一直回想這件事。如果我是那位藝術家,能不能像他一樣,自在大方的收下一把鈔票?

 

應該會吧,面子和銀子都很重要。

 

3. 惜緣

 

那位日本朋友馬上就要飛來台灣談合作,另一位日本會計師朋友提醒我,要特別注意智財權的處理。

 

他說,這個案子的核心是我的創意,但是在商業法令裡,這些知識財產必須由公司持有。

 

我其實完全不介意這件事,再好的點子如果沒辦法實現就沒有價值。馬上決定把這個點子的智財權送給公司,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反而是認為大家在協助我來實現創意。

 

這案子從無到有發展了半年,很強烈的感覺到日本朋友對人和人之間緣份的珍惜,好像每個人都有一種信念,相信自己遇到的都會是好人。對於我的任何提議和請求,這些朋友都大方的提供了協助。面對這樣的信任和友善,反而讓我更小心,凡事都坦誠相告,深怕對方高估我的能耐。

 

「世界那麼大,我們能相識相知就是有緣,要珍惜這樣的緣份」幾位日本朋友都說過這樣的話,說只要大家惜緣,共同努力一定能做出好成績。

 

這些話也讓我了解,那些創意和點子其實並不屬於我,而是隨著這些緣份而聚成,自然也該奉獻給緣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