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Libra遇上中國央行:Libra的潛力、風險和央行應對措施都在這裡了
合作媒體:巴比特資訊
kyle/張詠晴編譯 2019-07-09 16:15

 

2019年7月8日,「數字金融開放研究計劃」成立大會在北京舉行。這個計劃由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螞蟻金服集團研究院、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經濟研究院、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和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共同發起成立,旨在加強學術界和業界深度交流和合作,共同推進中國數位金融的學術研究和實踐發展。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貨幣經營局負責人王信應邀出席會議並發表演講。他不僅介紹了中國人民銀行對央行數位貨幣方面的觀點,還表達了對Libra的關注,闡述了Libra可能會對全球金融穩定性、金融政策和金融體系的影響,並且還提出了中國央行如何應對Libra。

 

以下為巴比特整理的講話內容(略有刪減):

 

Libra對金融穩定性:金融脫媒風險加大,帶來監管套利風險

 

對金融穩定的影響,比較集中的考慮是在幾方面,可能會使金融脫媒的風險加大,帶來監管套利的風險。因為我們很多從事數位金融的機構,它並沒有完全的在當前的金融監管之下,不同的監管部門還有不同的國家對相關的監管也不同,這會造成監管的套利,或者帶來監管的空白,這些可能都會帶來風險的產生和擴散。尤其是現在國際上也在討論BigTech的問題,就是科技巨頭的問題,它事實上也成為一個不能倒的例子,所以對於金融的管理、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防範都會帶來直接的影響。

 

金融科技可能更具有隱蔽性、破壞性、系統性,大家在看到它好處的同時,對它迅速發展的很多方面的領域也要給予足夠的關注。還有數據風險和訊息安全風險相互的強化。

 

Libra對國際金融體系:法定數位貨幣和少數數位穩定幣並存的格局?

 

大家就會猜Libra背後,到底美元會起多大的作用,是不是一籃子錨定的貨幣走向,實質上錨定美元的情形,美國在這個過程中如果說最終是形成一種在數位領域,在虛擬貨幣的領域,最終也是跟美元密切相關的話,那麼國際貨幣體系,就有可能形成一種過去的法定貨幣和以美元為核心的這種數位貨幣的並存的局面,但是最後很可能大家認為它都只是一個老闆,那就是美元、是美國。如果是這樣的話會帶來一系列的不單是經濟金融的問題,甚至是國際政治、政治經濟學一系列複雜的問題。所以這方面就比兩個月之前大家所討論的維度要廣泛得多。

 

首先,關於加密數位貨幣,尤其是Libra為代表的穩定幣。因為過去的比特幣波動過於巨大,現在大家關注的焦點是首位的穩定幣。尤其是Libra,會不會形成法定數位貨幣和少數數位穩定幣並存的格局?

 

當然從一開始可能是一個群雄逐鹿的情形,但是從貨幣的使用來講它最終應該在比較快的時間,透過市場淘汰也好、透過政府有意的影響也好,它應該會作為從支付工具或者貨幣來講,因為它有網路的外部性,它是只有極少數的支付工具或者貨幣才能夠存在下來,這樣才能減少市場交易的成本。

 

大家知道貨幣的背後是利益、是權利、是政治、是國際政治、是外交,所以如果說一種支付工具,甚至它在相當程度上還發揮貨幣職能的話,必然會衝擊法定貨幣,從而會對一個國際的貨幣的調控、金融的調控,甚至各方面都會帶來直接的影響。所以一方面是在科技的發展,它可能會使得很多過去有疆域的限制、有產業的限制,在數位時代可能都不存在了。從網路的外部性來看,支付的工具或者貨幣也是越少越好,這樣才方便,這是市場本身的內在需求。

 

但是我們現在還繼續在一個主權國家的大的格局下,而且在現在還有未來的一段時間,大家都可以看到全球化有某種停滯,甚至在一些方面有某種逆轉,大家採取內部的政策、封閉的政策等等,是不是能在貨幣這個最重要的金融領域涉及到權利、涉及到國家主權的領域,它就能夠敞開胸懷迎接所謂的某種國際的貨幣或者超主權的貨幣,這是需要打一個很大的問號,但是可能技術、市場,還有國家主權的某種衝突,會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一直存在。

 

本文為巴比特資訊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當Libra遇上中國央行:Libra的潛力、風險和央行應對措施都在這裡了